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, 2016的文章

淡妝濃抺總相宜,大棠楓香未紅時

圖片
  大棠楓香,教人又愛又恨。愛,是因為這裡有全港最多最集中的紅葉;恨,是因為這些紅葉質素只是麻麻地。 《紅樓夢》中,林黛玉被形容是「心較比干多一竅,病如西子勝三分」;大棠楓香紅葉,大都是佈滿破洞,何只多一竅。此外,更不乏點點「雀班」,還未來得及紅光煥發,已是乾枯殘縐,樣子可憐。病態,毋庸置疑;至於是否比西子還勝三分,則見仁見智。 今年冬天,境況更是低於平均水準。雖已時届冬至,山頂涼亭旁邊幾株地標楓香,色澤依舊淡然無味,加上拍攝當日,驕陽欠奉,反差奇弱,面對一片淡紅,不禁想起蔡琴名曲,林志美所唱廣東版本中的一句:淡淡然掠過,神秘又美麗。 去年也曾到大棠拍過兩次楓香。第一次,雖然同是葉未算紅,但天色晴朗;第二次,葉是紅了,只是殘葉更多,而且天色灰暗。而今年的這一次,可說是是集去年兩次的大成,── 葉色比去年的首次差,天色也不見得比去年的第二次好。無論如何,輾轉馬鐵東鐵駁西鐵,一程巴士一斜坡,千里迢迢來到此處,總得想想辦法,對自己有個交待。當下高舉相機,在楓香林中尋尋覓覓,但求有所發現 ......。果然皇天不負有心人,靈感伴隨影像,穿越光圏透鏡,寫下「淡」、「彩」二字。結果,就是一輯嫣紅缺如,但淡濃相交的大棠楓香。 回想起來,當時選擇以色彩方向演繹,相信是要在心理上接受大棠楓香的「病如西子」。只要將注意力集中在色彩方面,對葉子上的瘡疤雀班,便可以視而不見。若以色彩運用手法來劃分,這次拍攝的照片大致可以分為幾組。首先的一組,葉色平淡和諧,色彩與明暗的對比都不強烈;淡淡然有幾分像水彩畫。 第二組,色彩依然走和諧路線,用色不多,但明暗對比明顯。 第三組,色彩與明暗對比都強烈;拍攝時特意選擇主體與背景色彩對比明顯,又或者整體色彩豐富的場景。 最後的一組,色彩雖濃,但不鮮艷,帶點古典西洋畫的味道。為了達到這效果,後製時將伴隨調高反差時「附送」的色彩飽和度刻意降低。 相片的表現很多時就是這樣奇妙,當中某個元素強調了,突出了,往往能夠掩飾其他方面的弱點。細心看,以上照片中的葉子、枝幹,以至形態,很多都不見得漂亮,但由於不論是淡還是濃,色彩表現的意圖都相當明顯,觀者很容易被引導朝色彩方面觀賞,從而忽略了枝葉上的瑕疵。這種「誤導」觀眾的方法,在拍攝條件未如理想的情況下,不論任何題材,都可以發揮功效。但前題是,你必須尋找到一個強而有力的表現方向。 關於後製的一點分享 拍攝紅葉,一般都愛用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