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, 2015的文章

色即是楓,楓即是色 — 大棠楓香色彩

圖片
  舟車勞頓遠征大棠,忙了整整一個下午,拍了一堆楓香照片回來,興致勃勃給家人看,只換來一句:「車!都唔夠紅!人地喺韓國影嗰啲幾紅呀。」一般見識不懂欣賞,只好嘆句無奈。 這陣子到訪大棠,即使只是初到貴境,也不用擔心沒有嚮導;只要跟着背相機的人走,楓景自然會展現眼前。沿途留意到,賞楓客最闗心、最多談論的主題,依然離不開楓葉是否夠紅。事實上,香港的郊野景色素來欠缺紅橙黃,也難怪人們對紅葉特別嚮往。然而,正當眾人翹首以待紅葉指數達到A級之際,我倒欣賞楓香未全紅時的色彩繽紛。 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,但「過渡期」的大棠楓香充滿色彩,又確是事實,先來個例證:就在楓香林「門口」旁邊拍攝的;即使只是小小的一叢,甚至一小枝,已是紅橙黃綠俱備。 偌大的大欖郊野公園中,大棠楓香,只不過是萬綠叢中的小片紅。在此拍楓,絕對不愁色彩單調。首先,未全轉紅的楓香,就比全紅的多出幾分細緻的色彩變化。再者,缺了鮮紅,只有金黃與橙紅的楓香,又顯得格外的清秀脫俗。 遠觀如是,近攝特寫楓香,色彩更堪細味。誠然,像先前例子那樣集萬千色彩於一枝的,只是少數,過渡期的楓香葉,大多仍離不開黃、橙、淡紅,然而不要忘記,我們還可以有色彩多樣的背景配襯。這應該多謝香港的亞熱帶天氣,深秋之際,楓香林周圍的樹叢,依然不乏翠綠;天空,沒雲時蔚藍,有雲時泛白;遠山,綠中帶藍;也別忘了此刻正是身處楓香林,要選大片的橙紅,大片的金黃作背景,輕而易舉。再加上日間不同時段光照的色溫變化,拍攝時只要不老是盯着主體,多留意背景,多考慮背景與主體在色彩型態方面的配合,便不難有所收穫;和諧的,鮮明的,強烈的、細膩的、愉悅的、沉鬱的 ……,真箇是萬千色彩,任君演繹。 以長焦鏡特寫手法拍攝楓葉,和拍攝花卉差不多,背景很重要。虚朦背景的形態不容易掌握;鏡頭少許移位,拍攝出來的效果已有天壤之別。或者高手們在取景時已可明察秋毫,但平凡之輩如筆者,遇上可做之材,惟有多拍幾幅;遠的、近的;清晰一點、朦朧一點 …… 。 白色也是一種顏色,留白,是中國畫常用的手法。筆者小學時繪畫,最喜歡留白;留白背景好使好用,既省氣力又環保,奈何老師說一定要在整張畫紙上填滿顏色。白畫紙上塗白色?到現在也不明白為什麼要多此一舉。 斜陽夕照,為所有景物染上金黃;雖然色調偏向單一,但階調依然豐富。逆光拍攝,色彩表現自有其獨特的韻味。 色即是楓,楓即是色 ,色楓相映,形影隨楓。拍攝楓香,無

碧水疊翠千層染

圖片
  香港沒有湖,卻不乏湖光山色。因為,香港有不少水塘、水庫。 若數香港「湖」光山色的表表者,城門水塘定必穏佔一席位。而在城門水塘多彩多姿的景色中,若要選出最有特色、最具代表性者,筆者認為非大城石澗附近一帶的白千層林區莫屬,姑且稱之為「大城石澗白千層景區」。相信不少讀者都曾在網上或其他媒體圖片中看過城門水塘著名的「水浸白千層」勝景,當中絕大部分都在這一帶拍攝。令人感到意外的是,知道這勝景的人不少,但曾經親身體驗的人並不多;即使曾多次到訪城門水塘的人,以致不少風景攝影愛好者,都未必知道其確切位置。有此現像,大概離不開兩個原因:首先,一般遊人都沿環繞水塘邊的主要林道走,較少探索旁道小徑;其次,水塘水位高漲時,大多是在炎熱多雨、遊人較少的夏天,而在秋冬行山旺季,卻正值水塘乾涸之時,即使走到這一帶,也未必意會得到此處正是勝景之所在。 然而間中也有例外,今年就是其一。或者是拜厄爾尼諾現像所賜,十一月中旬過後,水量依然可觀,「水浸白千層」仍依稀可辨,雖不及水極滿時之動人心魄,但也足以展現這景區寧靜優雅的獨特景致:淺灘高樹,漣渏輕波,綠葉林蔭,倒影浮光 …… ;置身於此,不難體會到何謂美景醉人。就連筆者這小學雞文學水平的,也禁不住要堆砌兩句:碧水疊翠千層染,詩影相逢一瞬間。 到訪「大城石澗白千層景區」絕不困難,從菠蘿壩82號小巴站起行,沿自然教育徑,再接水塘林道,朝大城石澗方向走,約大半小時便可到達;全程都只是家樂徑難度。倘若你一時間仍未能動身到此一遊,也不打緊,以下就讓我們循着照片的足跡,輕鬆自在地在屏幕上瀏覽這一帶的優美景色吧! 整個景區大致可分為三個半景點 (見下圖)。為甚麼是三個半?稍後自有分曉。圖中可見,各景點靠向水塘的一邊都有大片荒漠似的地帶,那就是水塘漲滿時會被淹浸的範圍。 景點一像個小型半島,島上景致豐富多樣,單是這裡,便足以讓拍友忙上好半天。 >> 沿林道旁的小徑落到水邊,放眼一望,已是一派盎然詩意。   >> 白千層林邊斜着一抺翠綠,似有無盡的說話,要向碧水傾訴。 ; >> 枝葉一橫,石頭幾塊,彷彿在守護藏於水底的碧玉。 >> 單看水面塘邊的景緻,已教人心醉;此刻更添上淡淡的藍天。   >> 站在淺灘旁,隨意按下快門;百分之一秒間,奇石、清水、碧波、翠樹 ...... 便滿滿的裝了一籃子。 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