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, 2018的文章

歳月的故事 ─ 沙田王屋村古屋

圖片
  電視節目《長命百二歲》之中,節目主持方東昇說過:歲月才有資格催人。然而,歲月並沒有催人的義務,它大可以靜悄悄地溜走。 因某些事情要到沙田富豪花園的商場。預先知道此事情分上下半場,中間會有個多小時的空檔,出門當然背上了相機,須知對攝影人而言,只要有機在手,世間便沒有無聊事。 相機是帶上了,拍攝卻是漫無目的。這城門河附近都是自己熟悉的,也不期望會拍到甚麼特別的東西。誰料離開商場走不了多遠,就「發現」了足以輕易消磨個多小時的題材。緊挨着富豪花園近麗豪酒店的一側,就有這麼的一間「王屋村古屋」。發現一詞要加上括號,是因為這古屋所在位置並不隱閉,不論是乘車走路騎單車,途經必然會看到。心裡頓時掛上一個大大的問號:這麼多年經常在附近出沒,怎麼會忽略了這古屋?   古屋是典型的客家民居,別小覷它規模細小,卻是沙田區唯一的法定古蹟。但正因為其典型,坦白說,參觀這類客家古屋博物館,若非對古物、古建築有相當認識,或者很認真地細閱導賞說明,只會覺得天下古屋差不多。儘管如此,儘管筆者幾近歷史白癡,還是樂於參觀,樂於拍攝。無他,就是喜愛那氛圍,那光影,那彷彿可以觸摸得到的歲月沉澱。   相比本港其他的客家屋古蹟,這屋的規模明顯較小,只是二進式的設計,第一進亦沒有閣樓。天井,就只是那小小的一個丁方。   根據導賞文字記述,十九世紀之時,王屋村曾是商旅雲集之地,而王氏族人亦是經濟富裕。但可能由於大廳沒有陳列展示甚麼傢俱的緣故,現時看來,不也是一樣的家徒四壁?完全沒法感受得到昔日的顯赫。倒是那屋裡屋外的壁畫,除了常見的吉祥像徵之外,畫作文字之間,流露着幾分儒雅的書卷氣。   逗留只一小時,難以兼顧拍攝與閱讀導賞。多得管理員做的份外事,客串了部份導賞的工作。讓我即時可以知道多一點這屋的歴史,還有那屋頂疊瓦的特色,門戶少見的拱形設計。   臨走時接過管理員遞上的小冊子,隨意翻閱,才猛然醒起自己早己看過這小冊子的初版,而且曾經有過到訪拍攝的念頭。那大概是古屋成為博物館的初期,有關方面為宣傳而於某些途徑派發的。從有意到訪,到逐漸遺忘,到視而不見,到拍下照片,相距竟已超過四分一個世紀。期間,歲月沒有催人,它只是悄悄地,悄悄地,溜走。 王屋村古屋建於1911年。 1980年代中期,王屋村發展成為休憩公園。 1985年,筆者遷居沙田。 1986年,沙田麗豪酒店開業。 1989年,王屋村古屋列為法定古蹟。 201

蓮苑台瀑布 @ 小夏威夷

圖片
  論高度,她比不上梧桐寨。論名氣,她比不上新娘潭。可是論美貎,她足以將兩者比下去;至少以近兩個月的狀態而論是如此。她,是蓮苑台瀑布。 今年春天是異常的缺水。往年差不多這個時候,應該多少會遇上牆壁流着「汗水」的高濕度日子。但今年,霧少,雨也少。三月底至今,接連走訪了好幾處的瀑布,結果是名氣愈大,失望愈大。號稱全港最長最高的梧桐寨主瀑,看不到飛流直下一百呎,見到的只是一道垂直懸掛的小溪。新娘潭瀑布,有氣無力,似乎有着如泣如訴的淒怨;這倒與傳說中瀑布名字的由來相配襯。 ▲ 梧桐寨主瀑 (左) 與 新娘潭瀑布 (右) 唯獨是相對名不經傳的蓮苑台瀑布,即使經歷如此乾旱的春天,水,還是嘩啦啦地瀉,嘩啦啦地流。奇怪,這水從何而來? 很多人會將蓮苑台瀑布與小夏威夷瀑布混為一談。這也難怪,因為兩者位置相近,前者雖不是緊挨着小夏威夷徑,然而相差也只不過幾分鐘的路程。說是小夏威夷瀑布相信會有更多人知道,然而稱為蓮苑台,該可以讓人有更美麗的憧憬。而這亦是本文以蓮苑台作為標題的原因。哈哈! ▲ 小夏威夷瀑布,其實是個小型水壩的缺口。 雖然到訪不用收費,蓮苑台瀑布絕對可以用價廉物美四字來形容。從港鐵寶琳站步行前往,到小夏威夷徑的下段入口,大概只需十五分鐘;從這裡上行前往瀑布,不需十分鐘便到了。不想爬石級的,可從西貢井欄樹由上而下。若中途不停留小夏威夷瀑布的話,大概二十多分鐘便可抵達蓮苑台。沿途小徑難度極低,比家樂徑還要家樂徑。 ▲ 地圖上紅色實線標示的是小夏威夷徑。蓮苑台瀑布位於小夏威夷徑下行至近尾段的支路上。 支路一邊往瀑布及澳頭,另一邊往魷魚灣。路旁有清晰的路牌指示,不用擔心會走錯。 蓮苑台瀑布大致可分為幾層。站在小路上,正對的是下層,之上有一小段不大明顯劃分的的勉強算是中層,再上的就是上層。下層雖然不高,但由於位處密茂的樹陰之下,澗石顏色亦深,具份量的水流急瀉而下,於深沉的色調中揮灑出片片亮白,煞是好看。 相比下層,上層的結構較為複雜。近頂部是嶙峋的天然石階,然後來一大級的跌宕,流水兵分幾路急瀉,落在下面斜度較為平緩的大石上,然後再曲曲折折地灌注水潭,稍為停息之後,再往瀑布中下層進發。 除了以上描述的正規瀑布,小路的下方,亦有大幅的水流淌過寬闊的石面。斜度不大,不知嚴格來說是否可以稱為瀑布,然而亦相當可觀。 接連幾層的瀑布流水,範圍大概都只在百米之內,景觀密集。加上交通方便,容易抵達,

千色火燄 @ 春城無處不飛花

圖片
  據說,女人是水做的。那麼,火做的,會是甚麼?或者簕杜鵑是其中之一。 以火來比喻簕杜鵑,人們可能一下子便聯想到那火般燦爛的一叢接一叢,然而這只是相當片面的一部份。正如以水比喻女性不一定是指柔情,善變才更貼近水的本質;李小龍闡述其武術哲學時就曾指出「water can flow, or it can crash」。同樣地,火般的不限於熱情;火,還有很多的感性形態。例如萬家燈火,就是散落於寒夜中的點點溫馨;一點燭光,是無助中的半點希望。假如你試過於聖誕聯歡BBQ熱鬧過後凝視燒烤爐中的餘燼,也許會發現,原來火光裡頭也隱藏着淒清。就善變這一點而論,水火是相容的。 認為簕杜鵑似火,不只是因為花的顏色與花瓣形狀,更多是因為它如火般多變。盛開的、吐着嫩芽的、花園裡的,掛在門前的,攀附籬笆,以至鐵絲網上的 ……,無論是艷陽高照下的鋪天蓋地,還是挽留落日餘輝的零星落索,都同樣觸動心靈。 不能否認,筆者對簕杜鵑有所偏愛。世間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,但存在着解釋不了的愛,偏愛就是如此。若然那些在室內觀賞的綠色盆栽不計,兩株簕杜鵑,就是筆者唯一以真金白銀購買,以塘泥瓦花盆栽種的花卉。還記得初種的幾年,花開得茂盛。花盆放在客廳窗外的花槽,卻特意走到旁邊的房間從側面觀賞,因為兩盆盛放的花朵混在一起,更有睇頭。此外,有時走到街上,亦不忘回首向26樓家的窗戶仰望;尤其喜愛那既如瀑布飛瀉,又似放下身段的親民姿態。 花無百日紅大概是個真理。不知甚麼原因,年復年,窗外的似錦繁花漸變疏落。也記不起是哪一年,春霧的滋潤再沒有喚醒兩株簕杜鵑半點的嫩芽。之後再過大半年,書架上便留着筆者珍而重之的兩截枯枝,以及一個無厘頭的感悟:激情捉喺手裡面會化為灰燼,反而藏喺心底可以歷久常新! 原來簕杜鵑的美,除了多變之外,更在於無處不在;除了視覺上的觀賞,亦可以透過心靈感受。從此以後,自覺是更懂得欣賞簕杜鵑了! 相關連結 - 黃花風鈴 @ 春城無處不飛花 玉蘭春曉 @ 春城無處不飛花 木棉花開 @ 春城無處不飛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