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, 2018的文章

木棉花開 @ 春城無處不飛花

圖片
  站在美孚天橋,看不見英雄,看到的,只是木棉。 木棉,又稱英雄樹。據說因為長得高大粗壯而得此稱號。然而長得比木棉更高更大更壯的樹木不少,為何偏偏選中木棉冠此美名,不得而知,也不打算考究。反正以花喻人,自古以來都是文人雅士的喜好。於是乎,各花各格對號入座,綴上了不同的人性標籤,附庸風雅之輩學人賞花,不知不覺間已接受了文化洗腦。倒是像筆者這等文化膚淺的人,賞花基本上只憑直覺,省卻不少思想包袱。正因如此,筆者拍的木棉,不總是白底黒幹紅花英姿勃發,更多的是紅綠映襯,鐵漢柔情。   觀木棉而看不出英雄氣概,除了筆者的欣賞水平未夠火候之外,另一原因相信是關乎觀賞角度。 香港彈丸之地,環境狹窄,不容易找到合適的宏觀角度觀賞木棉。 相反,近距離的位置卻不少,攝影圏中著名的美孚天橋就是一例。 木棉樹貼近天橋生長,站到天橋上拍攝,木棉花幾乎伸手可以觸及。 近距離的認知,往往正是英雄形象難以建立的原因。 須知英雄和偶像類近,適當保持距離,才不會破壞形象。 自古以來,也許不少的英雄都只是個封號,他們本來都不想當英雄,只是因緣際會地「被英雄」了。由王菲主唱, 林夕填詞的電影主題曲《英雄》,對英雄就有著另一番的描述。 在很久或者不久以前 人們在傳誦 人影憧憧有人倒下來 就有人獲得光榮 ……  一個人跌倒  總有旁人為他而心痛 你的英勇是他的殘忍 誰能夠為所有人效忠 …… 我們等待改變世界的英雄 看誰在最後成功 染紅整個天空 成全了誰的夢 這世界需要有人被歌頌 …… 話雖如此,實實在在的英雄,古往今來還是不少。地理上接近的,十五年前,同樣是春城飛花的日子,在這都市就有一群抗疫英雄。時間上接近的,數天前,在法國,就有一位以自己的性命換取被恐怖分子脅持的人質性命的英雄。 站在美孚天橋,春風輕拂,陽光和煦。透過鏡頭觀看,紅花綠葉之外,似乎還有隱隱約約的一個夢想:有朝一日,這世界再不需要英雄,那該多好! 相關連結 - 黃花風鈴 @ 春城無處不飛花 玉蘭春曉 @ 春城無處不飛花 千色火燄 @ 春城無處不飛花

玉蘭春曉 @ 春城無處不飛花

圖片
  在沙田中央公園拍攝玉蘭回來,之後的指定動作當然是編修後製。不知怎的,明明是下午拍的照片,處理過程中卻總想着「玉蘭春曉」這標題。大概是因為正值早春時份,加上天色灰灰朦朦的,仿若晨光曦微吧? 莫名奇妙的聯想並不止於早午不分,從玉蘭春曉,輾轉間,腦海中又轉出了「玉樓春曉」。 《玉樓春曉》,Interlude,一首旋律美不勝收的好歌,是同名電影的主題曲。電影講述一段浪漫的婚外情故事。這樣的故事,若放到現今世代,或許會令人感到錯愕,苦思良久:為何小三的故事竟然可以描寫得如斯浪漫? 不同時代的愛情觀儘管兩樣,然而音樂卻是永恆,這電影主題曲,無疑是絕世好歌。有時會為年青一輩感到不值:只是遲出生數十年,竟然就錯過了那個音韻悠揚的年代! Time is like a dream And now, for a time, you are mine Let's hold fast to the dream That tastes and sparkles like wine ... 「小三」一詞或者會令人難以對此曲有所共鳴,但對攝影人來說,插曲般的戀情,並不陌生。只是相戀的對像不是人,而是光影景物而已。 由是看來,攝影人多情是天經地義。唯有多情,才會歷久常新。儘管每次拍攝都可能只是又一次的錯愛,所謂作品,亦只是情人眼裡的西施,但可以肯定,那總會是另一段奇妙的戀情。 Loving you Is a world that's strange So much more than my heart can hold Loving you Makes the whole world change Loving you, I could not grow old No, nobody knows When love will end So till then, sweet friend ...   相關連結 - 黃花風鈴 @ 春城無處不飛花 木棉花開 @ 春城無處不飛花 千色火燄 @ 春城無處不飛花

黃花風鈴 @ 春城無處不飛花

圖片
  每年差不多這候,都總會想起「春城無處不飛花」這詩句。詩的另外幾句是甚麼我忘記了,只有這句印像特別深刻,全因為每年差不多這時候,確是花開滿城。 別的不說,就以筆者經常乘搭的馬鞍山鐵路為例,從馬鞍山到大圍,沿線都不難看見盛放的羊蹄甲和紅棉。尤其喜歡那盛放於平房村屋之間的羊蹄甲,春到人間的感覺,老遠隔着車箱也感受得到。很有生氣,充滿希望! 作為攝影發燒友,好花當前當然想拍。但好看是一回事,拍起來卻殊不容易。主要是不容易找到合適的視點配合構圖。在車窗遠望覺得好看,走到該處看就往往是另一回事。身在富士山不可能拍到富士山的道理筆者當然明白,只恨不能跳到車軌上去取景。如是者,每年都是睇多拍少。然而眼見今年各種花卉似乎都開得燦爛,於是的起心肝,搞了個花卉拍攝專題活動,每週一天與同學晨早出動,到各花開熱點拍攝,也為自己積極四出拍花找個好藉口。誰料班組還未開課,已遇上兩大難題:首先,花開比往年早,班未開,花已來;其次,百花齊放,分身不暇! 洗濕個頭沒有辦法,唯有加倍努力。上週六早上本來沒太多空閒的時間,只因南昌黃花風鈴木花開消息傳遍四方,也怱怱的擸了長短zoom鏡,一輪東奔西跑,東鐵接駁西鐵,到訪南昌公園,來個快閃拍攝。 甫進公園,只見 PMPS (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),還以為香港花展提早移師九龍開分店。未到過南昌公園看黃風鈴的朋友可不用擔心走錯路,只要記着以下口訣,便可輕易抵達:南昌站 D1 出口,跟住別人相機背囊走! 不同的攝影題材,有不同的技術要點;拍攝不同的花卉,技術重點亦不一樣。例如影小花多用微距,拍生長在高樹上的多用長焦鏡。然而亦有共通點,四個字:隨機應變。今年的首次拍攝黃花風鈴,竟遇上少有的藍天。那蔚藍,足以讓人憶記起空氣污染還是個陌生名詞的湮遠年代。黃花藍天,本來已是傳奇般的絕配,還附送偶爾飄過的如絮白雲,簡直是天作之合。再加上環繞公園,沐浴於朝陽中的高樓大廈,春城無處不飛花,好不貼題! 當下不再多想,趕時間,懶得換鏡頭,長焦鏡可以好好休息,一切交給廣角神鏡搞掂可也!   相關連結 - 玉蘭春曉 @ 春城無處不飛花 木棉花開 @ 春城無處不飛花 千色火燄 @ 春城無處不飛花 攝光寫影 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