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, 2019的文章

彩雲邨外彩虹路 ─ 光軌拍攝分享

圖片
  自從數碼攝影興起,很多以前被認為屬於高級組的拍攝題材,亦逐漸走入尋常拍友家,而拍攝晚間車輛行走時形成的光流跡(又稱光軌),當是其中之一。大概是五年前吧,曾經當過光軌攝影班的導師,那時候,光軌拍攝對不少同學而言,仍是相當陌生,對拍攝效果要求不高,班組的安排亦相對容易,只需沿金鐘道,即是由中環遮打道至灣仔太古廣場的一段電車路,找幾個標準位,輕輕鬆鬆地拍上半晚,同學們已是不亦樂乎,成功感不俗。事實上,這些車輛光軌照片,不乏色彩繽紛的線條,視覺上相當吸引。 然而話雖如此,若果認真起來,不難發覺在鬧市中拍攝光軌,其實存在不少難以處理的技術問題。以下姑且列出幾項,並分享半點改善心得。問:為什麼只是改善?答:因為仍未找到徹底解決方案。 一、UFO 假如真是拍到UFO,那倒不失為值得高興的事情。可惜,這些UFO 只是各種燈光的反射,當中最常見的,是路燈投射於車輛側面造成的反光。 ▲ 綠色箭咀標示的是路燈在巴士車身造成的UFO(反光) 徹底避開「UFO」是困難的。須知道,在香港,行車道上的路燈總是不會缺少。要減少,或減低其對畫面的干擾,唯有遠離路燈,及留意路燈的位置,根據入射角等於反射角的原理,估計可能出現反光的位置,儘量避開就是了。 二、飛燈不動 「飛矢不動」是古希臘哲學家芝諾提出的一個悖論,指出劃空而過的飛箭在每個瞬間其實是停頓的,因此,飛箭其實是不動的。沒料到,這說法在今天的光軌拍攝得以體現。且看下圖,巴士路線燈牌的字樣清晰可見,與流暢的光軌線條格格不入。 ▲ 綠色箭咀標示的是巴士路線燈牌留下的殘影;紫色箭咀則標示車身反光。 兩者加在一起,畫面上的燈光可說是凌亂不堪。 造成這現像,是由於 LED 燈光急速閃動的緣故。解決方法?請恕小弟坦白,除了打茅波後製之外,未諗到! 三、光明大道 街道燈光明亮,晩間駕駛亦能保證視野清楚,本來是路政署的德政,但對拍攝光軌來說,卻並非好事。太明亮的環景照明,削弱了車燈與路面的光差。這問題,對明亮的車頭燈所造出的軌跡問題不大,但對相對暗淡的車尾燈而言,卻可以是個大問題。選擇較暗的路段拍攝當然是方法之一,而其他值得留意的因素亦不少。例如:車速快則燈光暗淡,慢則明亮;車輛駛經需減速的路段會亮起明亮的煞車燈;較接近路面低角度拍攝,可減弱路面的反光等等。其中一個較少人留意的方法,是控制長曝的時間;也就是,在足以記錄所需光軌長度的前題下,儘量減少曝光時間

舞麒麟 @ 長洲太平清醮

圖片
  前文《 走午朝 @ 長洲太平清醮  》介紹過長洲太平清醮的走午朝醮祭祀儀式,本文轉轉口味,介紹此節日中的另一傳統活動,舞麒麟。 在香港,舞獅舞龍見得多,舞麒麟比較少見,但長洲太平清醮卻是例外。究其原因,首先是長洲太平清醮的起源,與陸海豐人藉北帝之神威打醮抗疫相關,廣東人及客家人,都只是後來加入的族群。時至今天,稍加觀察,亦不難發現節日中的各項傳統活動,仍是潮汕文化主導,廣東、客家為輔。而舞麒麟,正是陸海豐人的傳統文化。另一方面,長洲人不舞龍。有說是因為水上人對龍忌諱,但即使無此忌諱,長洲地小街巷窄,客觀條件亦不適宜舞龍。綜合多種原因,麒麟便儼然成為長洲太平清醮中瑞獸表演的主角。會景巡遊之前一日及當日,伴隨麒麟隊伍的鑼鼓嗩吶聲,在長洲的不同地區此起彼落,幾乎可以用不絕於耳來形容。 既然在香港多見醒獅少見麒麟,小弟不妨在此多寫幾句,將兩者稍作比較。年輕的朋友未必知道,現時香港常見的醒獅,與數十年前的有很大分別。簡單而言,香港沿襲嶺南文化,從前看到的多是傳統南獅,着重表現意態神韻。若然覺得意態神韻有點抽像,不妨到 YouTube 搜尋粵語長片《黃飛鴻醒獅獨霸梅花樁》或《黃飛鴻巧奪鯊魚青》,看看當中的醒獅場面,以作參考。至於現時看到的醒獅表演,則多數是南北醒獅互相融合,又稱南獅北舞,外形是傳統南獅,卻滲入了北獅的動作,較為偏重於技藝形式與觀賞性。相比之下,長洲太平清醮中看到的麒麟,明顯保留着更多的傳統特色與宗教元素。這方面,不難從麒麟的開光儀式、造型、鼓樂用具的裝飾、表演者服飾,以至表演內容之中看得出來。除此之外,長洲太平清醮中的麒麟品種亦比醒獅多,這將會在以下的照片略加說明。 麒麟在太平清醮中頻頻亮相,要拍得到並不困難,若能掌握出沒地點,更可事半功倍。關於這方面,筆者之前在本欄發表的拙文《 以逸代勞、守株待兔 ─ 長洲太平清醮 2015 》有所提及,指出只要留守北帝廟前一帶,便收穫可期。以下的照片,除了部份遊街採青的之外,其餘的都是在此區域拍攝。 當然,拍得到不等於拍得好,拍攝麒麟最好知其脾性。筆者之見,拍麒麟比拍醒獅困難。醒獅有較明顯的定式亮相,而麒麟,則是冇時停,大部份時間都在搖頭擺腦。不過,若然能夠掌握搖擺的節奏,卻可以拍出豐富吸引的動感。 北帝廟旁邊臨時搭建的神壇,是所有進入北帝康樂廣場(北帝廟前的球場空地)的麒麟必然到訪的第一站。牠們會先在一段距離以外作勢準

無添加夜燈人像 @ 南豐紗廠

圖片
  食過返尋味,但又不想照辦煮碗。這正是小弟不久之前,領教過南豐紗廠夜拍黑白滋味之後的想法 ( 請參看拙文《   黑白交織 @ 南豐紗廠 》)。要得償所願並不困難,之前影黑白,可以改拍彩色;之前拍景物,可以改拍人物。因為夜間南豐紗廠最吸引之處,主要在於光影,而非黑白,亦非人與物。某程度而言,舉凡光影吸引的地方,拍攝人像,精彩亦可預期,問題只在於能否善用光影。於是,立刻 Whatsapp 聯絡模特兒,並附上幾幅南豐光影黑白照作餌,邀請幫忙。 一般而言,夜間拍攝人像,首要考慮的是照明。照明方法不外乎兩大門派,一是打燈佈光,二是利用現場光。兩種方法各有好處,互不排斥,可以同時使用。相比之下,前者麻煩程度較高,需要器材亦多,筆者以懶惰著稱,當然傾向選擇後者,再加上南豐紗廠的現場光魅力非凡,就地取材,當然是不二之選。此外,雖然之前在南豐現場拍攝過好幾遍,得知管理員及商戶基本上 photo-friendly,但始終不是私人影室,以現場光拍攝,對其他遊人的滋擾可以減到最低。 曾看過某些人像攝影師作品,拍攝地點遍及世界各地,然而幅幅大頭兼夾背景鬆朦,完全看不出天南地北,如此一來,倒不如省回旅費留港多拍幾輯。既然南豐紗廠光影精彩,在此拍攝人像,保留現場光影之美當然是重中之重,否則就是浪費。然而現場光源只可選擇,不能控制,怎樣才可以做到人景兼顧呢?答案當然離不開人與景:一、以模特兒的甫士作配合,尤其是面向與光向的配合;二、將模特兒當作是景物,使融入光影之中;這聽起來有點不人道,但卻行之有效。要理解以上兩點其實不難,看個例子就可以了,請參看【圖1】至【圖3】。 【圖1】 【圖2】 【圖3】 先說甫士配合。照片中模特兒所處位置,主要照明位於上方,燈光由上而下,屬頂光,而且光質相對較「硬」,拍攝時若模特兒面孔向下,便會黑口黑面;即使水平橫向,亦容易在臉上留下難看的陰影。這幾幅照片之中,模特兒臉孔稍為向上,便輕易解決了問題。當然,面向需要合理自然的姿勢來配合,不可以硬磞磞的抬起頭算是交差。 至於人物、景物與光影的融合,亦不玄妙,重點是無需計較太多甚麼構圖法則,着眼於光影在畫面上呈現的視覺均衡,以及明暗反差效果。以【圖1】及【圖2】為例,背景樓梯形成的大幅陰影,雖非實物,但在視覺上卻極具份量,與地面受光位置配合成為主導畫面的構圖元素。【圖1】之中,人物、桌椅、前方地面亮光更是儼然合而為一,與背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