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, 2020的文章

新田荷塘五月天

圖片
  前年的山竹風暴,令去年的新田荷塘黯然失色,教人擔心這全港稀有,貴乎自然的荷攝天地,從此一沉不起。然而今年的荷季還未到來,拍友已在 Whatsapp 群組中傳來關於新田荷塘的喜訊:經過有關政府部門的適當治理,新田荷塘經已完全康復。這好消息就如當年山竹横掃那樣,把之前的擔憂一掃而空。 據知曾有熱心人士去信有關當局,說是投訴也好,要求也好,總之是表達作出適當處理的期望。且別理會當局的行動,有多少是因此而作出,作為新田荷塘粉絲,也應該在此向發信的熱心市民,以及有關部門表示感謝。 經治理後的荷塘,倒樹枯枝移走了,具侵略性的鳯眼藍清除了,塘邊雜草少了,小道暢通了,環境比過往任何一年都要整潔;某程度而言,隱約滲透着半點的公園 feel。絕妙的是,改變的只是荷塘外圍,這荷塘的最大特色,也就是自然風貎,並沒有因此而褪減分毫。 不知是心理作用使然,還是與水質改善有關,今年新田的初荷,看似比往年的高質;少了蓬頭垢面,多了清新可人。拍攝條件之改善,加上因疫情關係,國內荷塘暫時「謝絕」港人探訪,估計本年度新田荷塘的訪客數量,很可能會創出歷史新高。事實上,剛過去的兩次到訪,聽到類似以下的說話,數量明顯比往年多。 「咦?可以行過對岸喎。」 「先生,點樣可以行過嗰邊?」 「頭先行錯路 ……,第一次嚟咋。」 「……」 說出如此對白的人,無疑是初到貴境,真是教人羡慕。── 羡慕他們對這荷塘的一無所知,可以憑藉純真的直覺取景拍攝。回想自己當日初到新田,不正是無拘無束、現場即興、見好即拍的嗎?然而隨後的幾年,久而久之,拍攝變成有特定目的,追尋某種效果;刻意的多了,隨心的少了。亦因如此,對自己當初的「赤子之心」,難免會有偶發性的懷緬。 不只一次在拙文之中,提及到同樣的題材拍攝多了,觸覺會變得麻木,染上創作障礙症,荷花攝影當然也不例外。筆者雖然深明此理,但仍自覺難以擺脫因循,解開桎梏,經常為缺乏新意而苦惱。面對今年新田荷塘的轉變,回顧當年的拍攝初心,不禁自問:這可會是從新出發、突破創作瓶頸的良好契機? 關於新田荷塘的特色以及前往方法,筆者過去曾撰拙文《 路邊拾遺 ─ 莫名其妙的新田荷塘 》介紹,在此不贅。 相關文章 - 路邊拾遺 ─ 莫名其妙的新田荷塘 新田荷花池發現的邂逅 估佢唔到的驚喜 @ 新田荷塘 估佢唔到的考驗 @ 新田荷塘

冬日南風

圖片
  那是和 Kam 第一次合作。人未見過,只看過幾幅照片,該如何拍攝,心中沒底,景點選擇當然也沒法定出要求。或者,唯一要求就是百搭。最好天晴天陰天雨都可以、時尚古典兼備、動靜題材皆宜更好 ……。之不過,說到底要尊重人家的意見。 「哪區你會較方便?」 「荃灣。」 「不如就南豐紗廠吧。」 南豐紗廠四個字幾乎是衝口而出。 未曾於日間走訪南豐紗廠,但之前試過晚間在此拍攝人像,表面證供合乎百搭要求。將晚間的印像,加上從網上得來的各種零碎資訊拼湊出模糊的畫面,再利用獨創的 5G納米量子區塊鏈技術光速整合,直覺上認定南豐紗廠是個適合的地方。 日期時間約好,地方也選定了,餘下的準備功夫,接近零。可不是嗎?人與景俱是陌生,與其無中生有地花心思諸多盤算,倒不如隨遇而安。於是,只簡單地與 Kam 交換一下衣着打扮的意見,然後打定主意以佛系心態見機行事。 拍攝之前一日,天文台仍預測當日氣溫會略低,這倒令小弟有過半點擔心,怕會影響拍攝。拿相機的自己肯定沒問題,爬高踎低揀角度,運動量不會少,只怕會熱出一身汗,但人家要在寒風中擺甫士,真個是如魚飲水,冷暖自知。不過話得說回來,那管平時是個怕冷的人,女生在拍靚相時身體往往可以產生寒冷抗體。不相信的,不妨選個寒冷的日子,到婚姻註冊處外面,看看正在拍攝婚紗照的新娘子,以至一眾姐妹。 拍攝當日,風勁日麗,令之前的半點擔心也顯得多餘。見過面,寒喧幾句,便開工。對呀!只是寒喧幾句。據說拍攝人像前,攝影師最好與模特兒飲啖茶食個包,互相了解一下,就拍攝意圖及要求作點較深入的溝通。但當拍攝團隊是業餘草根攝影人加上兼職新人模特兒的情況下,以上看似理所當然的建議,若非空想,便是奢侈品。再不然,就是有人以此為藉口,另有圖謀。 事實證明,只要拍與被拍雙方都有誠意,兼具業餘道德,飲茶食包並非必須。一開始,藉室外照進大堂內的幾抺晨光,先來幾個 warm up shot,之後,拍攝便漸趨流暢。這可要多得 Kam 的聰慧與爽快,有些甫士意圖連我自己也未搞清楚,她只管嘗試照辦,之後,靈感與照片便隨之而來。 當然,人和之外,亦必須多謝天公造美。之前不是提到過風勁日麗嗎?日麗帶來的戲劇性光影效果,略懂攝影的人都不會陌生。而當日風勢間中清勁,卻遠非寒風澟洌,反而隱約帶着幾分南風的暖意。清風秀髪,光影流動、隨意率性,為照片注入了不少活力與生氣。 首次拍攝之暢順,出乎意料之外,該滿意了吧?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