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田荷塘五月天

 前年的山竹風暴,令去年的新田荷塘黯然失色,教人擔心這全港稀有,貴乎自然的荷攝天地,從此一沉不起。然而今年的荷季還未到來,拍友已在 Whatsapp 群組中傳來關於新田荷塘的喜訊:經過有關政府部門的適當治理,新田荷塘經已完全康復。這好消息就如當年山竹横掃那樣,把之前的擔憂一掃而空。

dcf-travel-img-38668

dcf-travel-img-38669

據知曾有熱心人士去信有關當局,說是投訴也好,要求也好,總之是表達作出適當處理的期望。且別理會當局的行動,有多少是因此而作出,作為新田荷塘粉絲,也應該在此向發信的熱心市民,以及有關部門表示感謝。

dcf-travel-img-38670

dcf-travel-img-38671

經治理後的荷塘,倒樹枯枝移走了,具侵略性的鳯眼藍清除了,塘邊雜草少了,小道暢通了,環境比過往任何一年都要整潔;某程度而言,隱約滲透着半點的公園 feel。絕妙的是,改變的只是荷塘外圍,這荷塘的最大特色,也就是自然風貎,並沒有因此而褪減分毫。

dcf-travel-img-38672

dcf-travel-img-38673

dcf-travel-img-38674

dcf-travel-img-38675

不知是心理作用使然,還是與水質改善有關,今年新田的初荷,看似比往年的高質;少了蓬頭垢面,多了清新可人。拍攝條件之改善,加上因疫情關係,國內荷塘暫時「謝絕」港人探訪,估計本年度新田荷塘的訪客數量,很可能會創出歷史新高。事實上,剛過去的兩次到訪,聽到類似以下的說話,數量明顯比往年多。

「咦?可以行過對岸喎。」

「先生,點樣可以行過嗰邊?」

「頭先行錯路 ……,第一次嚟咋。」

「……」

說出如此對白的人,無疑是初到貴境,真是教人羡慕。── 羡慕他們對這荷塘的一無所知,可以憑藉純真的直覺取景拍攝。回想自己當日初到新田,不正是無拘無束、現場即興、見好即拍的嗎?然而隨後的幾年,久而久之,拍攝變成有特定目的,追尋某種效果;刻意的多了,隨心的少了。亦因如此,對自己當初的「赤子之心」,難免會有偶發性的懷緬。

dcf-travel-img-38676

dcf-travel-img-38677

dcf-travel-img-38678

不只一次在拙文之中,提及到同樣的題材拍攝多了,觸覺會變得麻木,染上創作障礙症,荷花攝影當然也不例外。筆者雖然深明此理,但仍自覺難以擺脫因循,解開桎梏,經常為缺乏新意而苦惱。面對今年新田荷塘的轉變,回顧當年的拍攝初心,不禁自問:這可會是從新出發、突破創作瓶頸的良好契機?

dcf-travel-img-38679

關於新田荷塘的特色以及前往方法,筆者過去曾撰拙文《路邊拾遺 ─ 莫名其妙的新田荷塘》介紹,在此不贅。


相關文章 -
路邊拾遺 ─ 莫名其妙的新田荷塘
新田荷花池發現的邂逅
估佢唔到的驚喜 @ 新田荷塘
估佢唔到的考驗 @ 新田荷塘
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洪荒之美 @ 城門水塘

西山四韻 @ 潮流反動

解讀 Evening with Fan Ho (一、藝術修養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