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二, 6月 28, 2022

減法攝影。攝影減法

 很多攝影人都知道何謂減法攝影,也認同減法攝影的主張。然而當中不少的人,卻未必懂得攝影減法。於是乎,很多時就只是將照片裁減,減到差不多只剩主體。

沿襲一般人對構圖的誤解,以為畫面建構只是關乎形體的安排,人們對減法攝影理解,往往離不開移除主體以外無關重要的形體。其實除了刪減形體之外,還可以有其他的「另類」減法。

減色彩

首先是減色彩。黑白相片,就是色彩減法到了極至程度。曾經稍為探究過彩色轉黑白的,都會領略到黑白版本去除色彩干擾的威力。對色彩的忽視或誤解,是不少攝影人的通病,最常見的,莫如動輒提高色彩飽和度。殊不知,這變相是增加色彩,是加法。很多時,色彩鮮明了,畫面中的形體數量雖然沒有改變,但卻因為更受注目,以至視覺上仿如有所增加,令人眼花瞭亂。相反地,適當的情況下調低色彩飽和度,淡淡然的可以讓作品呈現和諧之美。

dcf-travel-img-45737
原色相片。色彩略嫌過多及無序,分散了主體及畫面結構的注意力。

dcf-travel-img-45738
將不同的色彩都朝紅黃偏向調節,並稍降色彩飽和度。不寫實的着色,看起來反而更覺和諧自然。

dcf-travel-img-45739
進一步降低色彩飽和度。與前相片相比,只是見仁見知的程度上差異。

dcf-travel-img-45740
為求完整,也提供黑白版本,以作比較。

 減細節

其次是減細節。利用大光圏或長焦距鏡頭,拍出朦朧散景,讓觀看照片的人忽略細節,就是一例。這也可能是最常用的減細節技巧,只不過很多人應用了也不自知。但另一方面,也有不少人應用過度,以致景物散到不可辬認,到頭來,畫面也是只見主體不見陪體。值得一提的是散景這東西並非攝影獨有,繪畫也有,只是散法不同。西洋畫中的配角人物或配襯景物,甚至主角身上不大重要的部位,往往都是求求其其的幾筆帶過,只留粗略的明暗色彩。有些人喜歡為照片添上仿畫筆觸,拍攝時用上重曝、搖鏡,又或者後製 PS,無論使用哪種方法,其作用並不限於模仿繪畫,同時亦收減少細節以襯托主體之效。

dcf-travel-img-45741

dcf-travel-img-45742

dcf-travel-img-45743

落在亂草堆的紅棉、翅膀破損的報喜斑粉蝶、城門河邊划艇會的碼頭,以上幾幅照片,拍的都是平凡不過的景物,然而色彩卻是吸引。後製編修添上繪畫筆觸,忽略形體細節,觀者的注意力便轉移到色彩之上。

以加為減

接下來介紹的減法最吊詭,可說是一個以加為減的方法;也就是建立規律,以實現減法效果。情況就如執拾家居,把所有的東西丟掉,當然整齊,但同時落得個家徒四壁。要保留有用的東西,但又要家居看起來簡潔利落,行之有效的方法就是使用收納工具。明明是多添幾個塑膠箱,觀感上卻是減少了雜物。這個方法拍攝小品人物,尤其好使好用。因為這類題材,尺寸千里,只要左右高低稍為移動,取景框中的景物就可以呈現出明顯不同的組合。拍攝大範圍的風景就相對困難得多,改變景觀組合,可能需要從一個山頭移到另一個山頭。

dcf-travel-img-45744
荷葉看似胡亂散佈,但至少仍有遠景近景之分。
利用池塘水面倒影,劃分出明暗不同的區域,便起「收納箱」之效。

還需一提的是,以上介紹的幾個「另類」減法,絕對可以綜合應用,以至自創新法。顏色分級 (color grading) 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( 請參考拙文《一圖搞清顏色分級)。明明是為相片中不同的亮度範圍,添上特定的色彩,結果卻是起到簡化色彩之效。

dcf-travel-img-45745
左面冷色側逆光,配合來正側的暖色燈光,便拍出了藍橙色調效果,整理出色彩簡單的畫面。
場景中大量細節收藏在陰影中,對比一般照明看到的景像,便可知這依靠燈光造出的「減法」多麼有效。

簡而言之,減法攝影的重點在於結果;透過不同的手段,達致去除多餘之效。因此,要減除的不一定是形體,運用減法的目的,也不只限於突出主體,更重要的是突出主題。為了更能表現主題,可能是減色彩,可能是減細節,甚至是減內容。

減法攝影,攝影減法。熟習掌握不同的攝影減法,靈活運用減法思維,減法攝影自然手到拿來。

 

相關文章 -
一圖搞清顏色分級
是非黑白









星期五, 6月 17, 2022

拍在攝影邊上 @ 草根散記

 《寫在人生邊上》,是著名作家錢鍾書先生的傳世散文集。書中序文的前半部份,是這樣的:

「人生據說是一部大書。

「假使人生真是這樣,那麼,我們一大半作者只能算是書評家,具有書評家的本領,無須看得幾頁書,議論早已發了一大堆,書評一篇寫完交卷。

「但是,世界上還有一種人。他們覺得看書的目的,并不是為了寫書評或介紹。他們有一种業餘消遣者的隨便和從容,他們不慌不忙地瀏覽。每到有什麼意見,他們隨手在書邊的空白上注幾個字,寫一個問號或感歎號 …… 」

一時手痕,將以上的文字稍作更改,竟然看似有點意思:

「攝影或許是一部大書。

「假使攝影真是這樣,那麼,我們一大群拍友都可說是攝影人,具有攝影人的本領,雖不很了解攝影,作品可以發表一大堆,多種題材都能駕馭。

「但是,世界上還有一種人。他們覺得拍攝的目的,并不是為了曬技術或呃 like。他們沒有職業攝影師的器材及資源,他們不辭勞苦地拍攝。每到有甚麼題材,他們努力在生活的間隙中按動快門,拍一個問號或感歎號 ……  」

這段改編的文字,當然是惡搞開玩笑,若然看出帶有挖苦攝影人的意思,那就只是小弟的自嘲。然而最後的一句,「拍一個問號或感歎號」,卻實在地道出小弟對自己拙作的期望。

dcf-travel-img-45704

dcf-travel-img-45705

dcf-travel-img-45706

dcf-travel-img-45707

dcf-travel-img-45708

問號或感歎號,換個說法,就是思想與感情。一路以來,都喜歡在照片中注入一絲半點的思想與感情。風景作品如是,街頭抓拍如是,寫意小品如是,花草樹木如是,以至於打咭景點拍攝甫士人像,也如是。箇中原因相當簡單,除了自我陶醉扮藝術之外,就只因為一個多年不變的創作要求:文以載道,影像傳情。

希望能在攝影這本大書的邊上,注上的不只是光影之美,也有着透過光影而道出的 ── 美。

相關文章 -
P 圖隨筆 @ 草根散記
為何拍的照片不夠美?@ 草根散記
蒙古烤肉 @ 草根散記
意境堆砌 @ 草根散記
攝影。感染。羅大佑 @ 草根散記
構?還是不構? @ 草根散記
葉公好龍習攝心態 @ 草根散記
流水落花 scene 去也 @ 草根散記
進退之間 @ 草根散記
選擇困難 @ 草根散記
擁有畫筆便成畫家 @ 草根散記
構圖八達通 @ 草根散記
草根散記 @ 2020/12






星期六, 6月 11, 2022

夏荷姍姍來遲

初夏未過,秋水竟已望穿。今年的荷花,就是那樣的姍姍來遲。

翻查過去多年的照片記錄,正常的六月初,已是荷花盛放之時。但今年,幾個主要的拍攝基地,花開不是零星落索,就是楚楚可憐。而過往小弟推崇備至的新田荷塘,上游地帶更是進行水道工程,對荷塘會有甚麼影響,不得而知,可說是前程未卜。唯一的好消息,是今年河上鄉附近多了個荷花田,花開狀況還算不錯。說是荷花田而非荷花池,是因為這應該是經濟主導的栽種方法,密麻麻的用盡了每寸土地。單獨觀賞開放的花朵沒問題,喜歡拍攝大頭特寫的,由於可以近距離拍攝,更覺方便。但若以寫意取景而論,就是欠缺了池塘的神韻,以及荷花的清雅高潔。然而有得影,便沒有投訴,消息傳開了,這荷花田便儼然成為 2022 壬寅新寵,一下子吸引萬千鏡頭。

dcf-travel-img-45666

dcf-travel-img-45667

dcf-travel-img-45668

好不容易,終於在暴雨中傳來另一則好消息,城門谷荷塘花況漸入佳境。不敢怠慢,馬上起行。到埗放眼一望,喜出望外,粗略估計,花開數量比兩星期前多出了好幾倍。

dcf-travel-img-45669

dcf-travel-img-45670

dcf-travel-img-45671

dcf-travel-img-45672

dcf-travel-img-45673

dcf-travel-img-45696

別以為是盛況空前,其實開放的大概就只是半打而已。號稱幾倍之多,只因為兩星期前小弟到訪,可堪拍攝的幾乎就只有孤芳一朵。如此一來,倒可以讓專注力不足的小弟,可以無比專心地拍攝。

dcf-travel-img-45674

dcf-travel-img-45675

dcf-travel-img-45676

話得說回來,花況強差人意不無好處,至少可以免卻一些狂蜂浪蝶,也就是那些無心賞花,只為打咭的「閒雜」人等。這時候仍肯留下來的,大概都是予獨愛蓮之乜乜物物的同道中人,即使各人心目中的乜乜物物不盡相同。

對攝影人而言,荷花可愛之乜乜物物,豈只因人而異,即使同為一人,亦隨時會見異思遷。事實上,荷花形態多變,觀賞性強,且別說跨越季節的大體變化,即使同是夏荷,亦是晨昏各異、晴雨不同。若問夏荷拍攝要訣為何,小弟會答:見乜影乜,見物影物。就以本年度首次到城門谷拍攝為例,放眼所見,面目全非,壓根兒不是夏荷風貎。光影之間,反而隱約流露幾分殘荷秋意。於是索性來一下順水推舟,拍了一輯夏荷秋韻。

dcf-travel-img-45677

dcf-travel-img-45678

dcf-travel-img-45679

用情不專,自然不愁寂寞。此話若用於人,難免有教壞細路之嫌。然而對於荷花攝影,又似乎不失參考價值。透過觀察發現美感,憑藉思考營造意境,拒絕一成不變,廣納無限創意,── 唯有花心,方能盡記夏荷之美。

相關文章 -
塘畔偶然留小景,荷花那復計東西
荷花「敲」to shoot @ 個案研習
荷塘秋色勝春光
荷塘日當午
新田荷花池發現的邂逅










星期二, 6月 07, 2022

Glenealy 己連拿利

 幾乎每個關於這地點的介紹,都用上了秘境一詞。若嫌不夠,還要加隱世二字。這也難怪,單是己連拿利這沒頭沒腦的名稱,已略帶神秘。然而實話實說,隱世秘境肯定是誇張形容,僻靜隱蔽倒是不假。

除了地理位置獨特之外,建築也是城中罕有。彎曲的一段雙層橋,上面行車,下面行人,是否全港唯一,有待考究,只是聞着橋間那股氣味,不難判斷狗狗也是途經的常客。無論如何,與 Elanne 到來此處,非為打咭,亦不是尋幽探秘,而是嘗試來個不太離題的光影記錄。

整段的己連拿利,其實就是由下而上連接堅道與干德道的一條小路。而所謂的隱世天橋,就是上接干德道,長度大概只有一百米的一段。如此短小的一段路,打打咭、放放狗沒大問題,但若在此取景拍照,一輯照片出來,容易流於單調。因此,我們選擇了傍晚至入黑的時段,好處是能以時間換取空間;即使適宜取景拍攝的位置不多,還可以借助這時段的色光變化幫補一下。

如是者,拍攝從密雲天空散落在天橋上的夢幻柔光開始。

dcf-travel-img-45593

dcf-travel-img-45594

沒多久,天橋亮起了路燈。拍攝逐漸進入明暗交替的時段。情況就如 magic hour 拍攝風景那樣,幾乎每換一個場景,每轉一個角度,按幾下快門,都可以察覺得到色光的改變。

dcf-travel-img-45595

dcf-travel-img-45596

dcf-travel-img-45597

dcf-travel-img-45598

夜幕低垂,路燈的亮光差不多主導了天橋的照明。站近路燈,配合天橋的建築取景,畫面展現明顯的光影形狀,model 仿佛變成了配角。

dcf-travel-img-45599

dcf-travel-img-45600

天橋最上端的這個角落,橋外的亮光可說是完全被 KO,實現單燈單色照明效果。拍攝前問 Elanne 要拍些甚麼感覺。她答:憂鬱。看來可以如願以償。

dcf-travel-img-45601

dcf-travel-img-45602

置身隱世天橋,都市的繁華璀璨變得黯然失色,失焦、零星、錯落。就連不遠處的汽車駛過,也仿佛悄然無聲。一時間,莫明其妙地覺得這隱世秘境,是個絕佳的避世選擇。

dcf-travel-img-45612

dcf-travel-img-45605

然而,避世一詞,只是斷章取義,把避世二字分拆、拉開,才是完整的句子:避得一時,避不了一世。置身號稱亞洲國際大都會的香港,現實世界如影隨形,誰也逃避不了。那一刻,忽然想起了甄妮所唱的《東方之珠》:若以此小島,終身作避世鄉,群力願群策,東方之珠更亮更光 ......

dcf-travel-img-45608

拍攝前沒料到,如此簡單的一彎百米天橋,竟然可以消磨近兩個小時。值得慶幸的是,小弟人懶,不愛打燈,否則的話,耗時 double 絕不為奇。作為攝影人,小弟當然明白攝影師的特質:只要景觀可有作為,全然不覺時光飛逝。倒是很想知道,被拍者的感覺又是如何?

寨城故事

  「小城故事多,充滿喜和樂,若是你到小城來,收穫特別多。 「看似一幅畫,聽像一首歌,人生境界真善美,這裡已包括 ......」 假如鄧麗君甜美歌聲唱出的小城裡頭,故事真的很多的話,那麼,九龍寨城的故事必然更多,至少多上一倍。 可不是嗎?《小城故事》裡唱的就是「喜和樂」、「真善美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