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, 2017的文章

還看殘荷亂舞 ─ 從欣賞到拍攝

圖片
  假如說荷花難拍,是因為不單只要求作品能表現荷花形態的美,還對其神韻意境有所要求,那麼,拍攝頽敗色衰的殘荷,豈不更難?筆者之見:既是,也不是。主要在乎你是否欣賞殘荷之美。不懂欣賞殘荷的,會覺得很難,懂得欣賞的,會覺得 …… 雖不容易,至少並非想像中那麼難。 ▲ 冬日新田荷塘 欣賞殘荷,首要的是心靜。殘荷之美,不直接,不浮誇,不先聲奪人,有的,是謙卑的簡約、無華的質樸、落泊的肅條、鬱結的無奈、欲語還休的滄桑、與世無爭的孤寂 ……。低調如斯,若非心境平靜,難以領略這獨特之美;這美,不能單用眼睛看,還要靜心感受,細心想像。不妨嘗試感受荷塘中的榮枯交替,時光流逝;想像蓮蓬的慨嘆、荷葉的唏噓 ……。只要你能感受到殘荷之美,調對了審美的頻道,與殘荷產生共鳴,便會發覺,殘荷的形態神韻,比之盛放夏荷,有過之而無不及;可拍之材,多不勝數。── 秋冬的荷塘,是意境瀰漫的空間。 打通了欣賞殘荷的經脈,接下來要考慮的,是如何取景拍攝,以至後製演繹。這些方面的處理,相比夏荷,殘荷即使不是更加容易,也不會更難。原因是殘荷比夏荷更有性格,例如:形態上的幾何線條;意境上的沉鬱淒美。在此,筆者嘗試就殘荷的形態及意境特徵,歸納出五個較具體的表現方向。五字曰之: 趣、簡、靜、亂、淒 。   趣,是趣味。 荷花容易凋謝,餘下的蓮葉與蓮蓬卻可以維持很長的時間。枯槁的殘荷,既有獨特的幾何形態,亦很能觸動人們的想像,別饒趣味。其中蓮蓬呈圓形而又具方向性,總會令人聯想到人的臉龐,因而不少拍友都愛用上「擬人法」來表現。 ▲ 荷殘之友 ▲ 綠夢不須記 ▲ 蓦然回首,那荷卻在卻在燈火闌珊處。   簡,是簡潔。 夏 去冬來,荷塘經歷了從繁到簡的程序。荷花早已不知所蹤。大片的荷葉,先是枯,後是萎,然後歸於無形。荷莖折的折,斷的斷;蓮蓬散落,隨水飄流。曾經茂密繁榮的荷塘,漸漸變得疏疏落落,讓位予簡約的線條與形狀。   靜,就是靜。 空虛的水面,一道漣漪,是平靜。無聲的景致,偶聞鳥啼,是寧靜。心無外物,只餘殘荷,是恬靜。 …… 靜之美,還是少點描述更妙。   亂,是凌亂。 雖然攝影阿Sir平時教落要避開雜亂,其實不可一概而論,凌亂也可以美。髪型設計不是也有以亂取勝的嗎?關鍵在於能否做到亂中有序,亂中有意。   淒,是淒美。 這或許是殘荷之美中極品。自古以來,詠頌殘荷的詩句似乎不多,最常為人所提及的,相信是唐代詩人李商隱的《宿

白馬非馬,人物非人 @ 街頭隨拍

圖片
  街頭攝影以人物作為題材居多,相信偏向寫實是主要的原因。需知道,假若不是刻意偽裝,一個人的容貌、衣着、行為舉止,最能反映其生活狀況,以至社會及經濟背景。加上人物的喜怒哀樂溢於言表,可說是語言文字以外最直接的表達。然而另一方面,人物拍攝,又似乎使到不少人卻步於街拍。 隨街拍攝陌生人是困難的,主要原因是很多人都抗拒被攝。因此,坊間分享街拍經驗的文章,除了講述相關的攝影技巧之外,可能更多的篇幅是教你如何偷拍,將自己隱形,又或者被發現後如何化解等等。事實上,拍攝陌生人,攝影師往往要冒上一定的風險,筆者就有過被要求拆菲林的經驗。 然而拆菲林事件並沒有令筆者留下太大的心理陰影,往後還是街拍依然。直至某年某天,在雜誌上讀到一篇文章,作者闡述了強行將陌生人攝入鏡頭的冒犯性,更將攝影師與被攝者比喻為獵人與獵物,認為「獵人」無所不用其極地將「獵物」「射殺」於鏡頭之下,是妄顧他人的感受。這一番言論,與記憶中一些被攝者心有不甘的眼神產生化學作用,多少改變了筆者對人物拍攝的想法。見諸實踐之上,首先是大幅減少「兜口兜面」拍完即閃的拍攝方式。 拍攝窮途潦倒的人物,是社會陰暗面的直接描寫,因而是紀實攝影常見的題材。但對被攝者而言,這樣的描寫或許是太過直接。改用黑白處理,可會感覺間接一點? 其實,近距離拍攝人物也不一定構成冒犯,因為可以透過與被攝者溝通,取得對方的認可及信任才進行拍攝。這方法絕對行之有效,雖然也有不少局限。首先,並非人人都樂意與陌生人溝通,你的拍攝動機不一定會被接受。其次是相當現實的資源問題:時間。隨便的一個場景,一段攀談,花上大半小時不足為奇。不過,就筆者經驗所得,與被攝者的誠意交談,除了幾幅照片之外,總會有另一番的得着。至於這種有一定程度介入的拍攝方式,是否符合「街拍,」的定義,則是見仁見智。 與街市中售賣婚嫁喜慶用品超過半世紀的蓮姐閒聊幾句。她提及子女學業事業俱佳,並相信是向來樂善好施的回報。言談間,喜悅滿足之情溢於言表。之後其丈夫接力細數當年寫作喜慶對聯的逸事,話匣子打開停不了。聆聽了幾個故事之後,筆者表明因要趕時間,改日求教。他的回應頗妙,充份體現其為人友善健談。他說:再講埋呢一個先。 我看看手錶,再多聽了一個故事。 無論如何,基於以上種種原因,在最近幾次油麻地快閃隨拍之中,筆者的人物拍攝,大都以保持距離,又或者側寫的方式來處理。照片所記錄的,不是此時此刻此地此人做此事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