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7月12日 星期二

新田荷花池發現的邂逅

到過新田拍攝荷花的,都知道要走到荷花較多的彼岸,就要沿新田村路走到塘尾,然後轉入一段塘邊小徑。泥徑兩旁雜草叢生,樹木東歪西斜,不單只沒甚麼景色可言,還夾雜着淤泥死水散發的氣味。因此,每次途經都是怱怱而過,心中只想着前面不遠處的荷花。直至有一次,發現原來可以用另一種目光來欣賞 ……

dcf-travel-img-21250
dcf-travel-img-21251

dcf-travel-img-21252

dcf-travel-img-21253

dcf-travel-img-21254

dcf-travel-img-21255

這偶然的發現,讓我想起畢加索的一句說話:「在繪畫中,尋找是無聊的,發現才是根本‧」這句話,對攝影同樣適合。

按一般見解,尋找是個過程,發現是尋找的結果。尋找,就是為了發現。然而,細心一想,兩者的關係並非必然。尋找,不一定有所發現。尋找是個帶有目的的過程,出發點就是要找得到合符期望的事物;例如要買到一個已經停產的鏡頭而走遍大街小巷。找到了鏡頭,買到了要尋找的,過程便完結了。然而這過程的完結,並沒有帶來新的發現;因為這鏡頭早已存在了。

曾幾何時,我們在網上看到別人在某地方拍攝的精彩照片,便不惜披星戴月,又或者千里迢迢,甚至千金一擲,尋找相似的景點進行拍攝。努力與金錢都付出了,拍回來的景像無疑是新的,不單只在自己過往的檔案中從未出現過,而且覺得足以媲美,甚至是超越前人;只不過,無論是對景物的觀點還是拍攝的方式,都沒有太大的改變,我們並沒有在這些景點中發現甚麼新的東西。我們背着大堆攝影器材說要去創作,卻原來,我們都只是去複製;複製別人的影像,複製自己的技術!

日前到香港文化博物館看了「他鄉情韻 — 克勞德‧莫奈作品展」,對畢加索這句名言體會更深。莫奈,以至其他著名的印象派畫家偉大之處,正正在於他們的發現;他們對色光表現手法的發現,為繪畫開拓了一個全新的領域。說起來,我們這班喜歡按快門、搞PS的,也應該為他們將科學的色彩理論引入視覺藝術,而衷心說聲感謝。

要有所發現,不可以依賴尋找,因為發現總是出乎意料之外的,在發現之前,你根本不知道會得到甚麼;依靠尋找而可以得到的,只會是早已被別人,或者被自己發現了的東西!

從這點而論,發現好比邂逅,是沒有相約的偶遇;那不單只是充滿喜悅的一刻,而且由此刻開始,展開了往後連串的期盼。

或者,畢加索的說話,換個說法更容易為人所理解: ── 尋找是無聊的,邂逅才是根本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