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五, 10月 15, 2021

攝影。感染。羅大佑 @ 草根散記

 日前發表了拙文《構?還是不構? @ 草根散記》,粗略地探討過隨心拍攝是否等於無需構圖,並肯定了構圖有助提升相片的表現力。本文稍進一步,談談攝影作品的感染力。

仍用街拍為例,不少人都喜歡以弱勢社群作為街拍題材。典型的例子,是拍攝低下階層小人物,並附上一段說明,訴說照片中的主人翁,生活是如何的艱辛。然而很多類似的作品,單看照片,是完全感受不到文字中的內容。附上的文字,彷彿只是作者的自說自話。關心社會無疑是好事,然而眼高手低,卻是相當普遍。

dcf-travel-img-44326

同樣的題材,為何有些作品流於平舖直敘,有些作品卻可以教人深思、令人感動?很多人都認為,街拍作品要能說出故事。然而也有不少人忽略了,故事,並非人人可以說得動聽;動聽與否,也就是感染力之高低。提到感染力,小弟即時想起了羅大佑。

不久之前,羅大佑在台灣的第 32 屆金曲獎中,獲頒授「特別貢獻獎」。頒奬前,資深樂評人馬世芳在引言中對他作出了極高的評價:
「因為羅大佑,我們發現:一位創作歌手,不但可以擁有詩人的靈魂,也能擁有思想家的高度、革命家的氣質。一張唱片,可以遠遠不只娛樂消遣,更能成為震撼時代的文化事件。」

筆者對音樂一竅不通,不懂得如何從樂評的角度去分析羅大佑。然而作為一位聽眾,他作品的強大感染力,卻是不難感受得到。若然用「引起共鳴」來形容,是遠不足夠,用「撼動心靈」就差不多。強大的感染力從何而來?從他的早期作品《童年》,便可領略一二。

幾乎每個經歷過童年的人,都可以在《童年》這首歌裡頭找得到自己的童年。既是名曲,歌詞不難上網找到,在此不贅,這裡只藉歌詞的第一段,看看如何透過精準的選材、恰當的文藝修飾,營造意境,成就超強感染力。

池塘邊的榕樹上 知了在聲聲叫著夏天
操場邊的鞦韆上 只有蝴蝶停在上面
黑板上老師的粉筆 還在拚命嘰嘰喳喳寫個不停
等待著下課 等待著放學 等待遊戲的童年

寥寥幾句,卻是超級立體。夏季、校園、班房、人物、動作、心情,無一或缺,然後再來一個直擊要害的概括。當中鞦韆上的蝴蝶、黑板上老師的粉筆,尤其令人折服。表面看,這兩句描寫絕非細膩,然而前者足以令人全然感受到上課期間,操場裡空無一人的寧靜,以至仲夏時節驕陽似火的炎熱;而後者,則淋漓盡致地表現出老師的「不識時務」,以及小同學等待下課的心急如焚。

整首的《童年》,每段歌詞都是同樣精彩。據羅大佑自述,這歌詞前後花了五年才告完成,主要原因就在於要尋求歌詞、旋律、與意境的完美結合。而正正是那貫串於作品之中的童年意境,感動了無數曾經童年歲月的心靈。

故事,怎樣才可以說得動聽?照片,如何才可以拍得感人?聽聽羅大佑的音樂作品,相信可以得到更多的啟發。

相關文章 -
構?還是不構? @ 草根散記
葉公好龍習攝心態 @ 草根散記
流水落花 scene 去也 @ 草根散記
進退之間 @ 草根散記
選擇困難 @ 草根散記
擁有畫筆便成畫家 @ 草根散記
構圖八達通 @ 草根散記
草根散記 @ 2020/12




星期二, 10月 05, 2021

構?還是不構? @ 草根散記

 關於攝影,有不少難辨是非的論點。尤其是當這些論點出自作品有相當水平的高手,就更加令新手們感到疑惑不解,難明所以。「隨心拍攝,無需理會構圖」,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。

dcf-travel-img-44303

「無需理會構圖」的主張,經常出現於多種的攝影類型及題材討論之中,當中較為常見的,有「街拍」。這裡所說的街拍,是指以不經擺佈的人物、生活描寫為主題的街頭拍攝。不少街拍高手,都喜歡強調拍攝時的隨心、隨意、無預設,認為作品的內容比畫面更為重要。其中一位香港人既熟悉,又推崇備至的日本街拍大師森山大道,據 (他自己) 說,就是經常以盲拍方式進行拍攝。然而,小弟愚見,「無需理會構圖」只是個假像。

dcf-travel-img-44304

先說拍攝。即使盲拍,也並非全然不理會構圖,只是放棄目視取景,改以「斷估」的方式進行構圖而已。斷估的方法很多,例如其中一種,是相機仍掛在身上,預先調好拍攝焦距 (定焦鏡就可省卻這步驟),以及對焦距離 (有時就是簡單地調至超焦距),移近拍攝對像,當認為距離適中,便修正相機拍攝角度,按動快門拍攝。如此盲拍,其實並非真正的盲目,只要攝影師熟悉鏡頭焦距,便可估計於不同距離拍出的人物大小;至於調節拍攝角度,當然就是試圖將人物放到畫面中適當的位置。由此可見,高手盲拍,並非不理會構圖,而是因為熟悉器材、熟習操作,可以憑估計進行構圖。這好比閣下家中熟悉的走廊,即使合上眼睛走過,也不用擔心會撞崩個鼻。當然,斷估雖然沒有痛苦,卻總不及眼看來得精準。然而也不打緊,因為還有第二次構圖的機會。

dcf-travel-img-44306

即使拍攝時相當盲目,拍攝完成之後,選擇照片時,構圖仍是必然的考慮因素。若然不是有「原相直出癖」的,適當時候作適當剪裁更不在話下。除非有一位超凡脫俗的攝影師,選擇相片時也膽敢像六合彩攪珠那樣的隨意抽出,看也不看便展示於人,否則,選擇過程之中,也難免要考慮構圖因素;至於其着重程度,就要視乎相片中的其他因素,因圖而異。

dcf-travel-img-44307

只要認真思考一下構圖的基本作用是甚麼,就會知道「無需理會構圖」只是隨口噏的一句。構圖,不就是要讓照片有更強的表現力嗎?幾幅照片放在跟前,同樣的好題材,同樣的好內容,要是只選其一,哪幅構圖表現力強一點,就是必然之選。

dcf-travel-img-44305
亨利·卡蒂埃·布列松 作品
(附黃金比例示意;網上圖片)

講開又講,或者是因為攝影太過普及的緣故,時下的攝影文化,就是流行跟紅頂白,人云亦云。這邊廂,對森山大道的隨心拍攝欽佩非常,轉個身,又對以上布列松作品的精準黃金比例構圖讚嘆不已。兩位都是街拍大師 ……,圖,構?還是不構?

相關文章 -
葉公好龍習攝心態 @ 草根散記
流水落花 scene 去也 @ 草根散記
進退之間 @ 草根散記
選擇困難 @ 草根散記
擁有畫筆便成畫家 @ 草根散記
構圖八達通 @ 草根散記
草根散記 @ 2020/12


下白泥。灘塗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