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, 2018的文章

屋椽仍依舊。人物兩不同

圖片
  風景攝影與人像攝影很不同,因為人像攝影拍的主題是人。癈話! 真的是癈話嗎?假如你平時多拍風景少拍人,但又要認認真真地拍攝人像,而且拍的不是一般的親朋戚友、social合照、打咭留影,而是模特兒甫士照的話,你很有可能會發覺以上一句絕對不是癈話。 人物在照片中地位超然。一個場景有了人物,只要不是細得過份全不起眼,否則肯定會成為觀者關心的內容。人物不單只吸睛力強,而且具備一些其他景物所欠缺的特質,包括身體語言、表情、眼神、服式等等,因而在畫面能中起到其他物件難以取代的作用。 人們對人像拍攝的要求,亦往往比其他題材來得高,來得複雜,來得細緻。我們會介意一片樹葉的影子落在鼻樑上,會為一幅模等兒姿勢絕佳但眼神卻不配合的照片而懊惱。風景照中一株小樹的形態,最多只會覺得是不夠美好,人像照中人物姿勢,有些情況卻是出唔到街;且別說過不了電檢處的畫面,一些看起來像缺了手腳,或者捕足到奇怪表情的,便很難教人接受。相反,即使坐姿平凡得如拍證件照,只要細微之處流露出一個精彩的眼神,又足以令照片生色不少。 畫面中的人物被格外重視,亦意味着其他的元素相對地容易被忽略。有一種說法:人像照只要模特兒夠漂亮,點影都靚。這無疑是誇張的戲言,卻或多或少地指出了人像照中人物的主宰地位。因為如此,在同一地點,類似的景觀,,安排不同的模特兒,甚至是相同的模特兒,穿着不同的衣飾,擺上不同甫士,便可以拍出截然不同的效果與感覺。更甚者,即使衣着也相同,單靠甫士表情,也可以有大相徑庭的演譯。可以這麼說,拍一幅人像硬照,其實有點像拍電影,攝影師除了拍攝之外,亦要肩負導演及燈光的工作,而模特兒,當然就是演員了。在電影中,同樣的場景可以拍出喜怒哀樂的劇情,全在於導演如何的導,演員如何的演。拍攝模特兒擺甫士,何嘗不是如此。由此可見,人像拍攝與其他題材另一重大不同之處,在於人物本身所具備的可塑性,比任何其他的拍攝對像都要強。 本文的照片都是於同一個早上攝於沙田禾輋邨。樸實無華的幾個場景,配上模特兒的姿態眼神,簡單平凡地注入了不少多愁善感。這明顯與不久前於同一屋邨中拍攝以另一模特兒為主角的照片,有着很大的分別。 ( 請參看拙文《 尋常巷陌。鄰家女孩 》) 大概,人像攝影最為獨特有趣之處,在於拍攝對像是人。這當然也不是癈話。因為只有人,才會展現如此明顯的獨特個性;只有人,才可以如此輕易地令觀者看得投入,觸發聯想,產生共鳴。 本文

枯殘頽萎亂。美意此中尋

圖片
  去年曾發表拙文一篇《 還看殘荷亂舞 ─ 從欣賞到拍攝 》,將殘荷攝影的表現方向歸納為趣、簡、靜、亂、淒五項。然而對不少拍友而言,尤其是初習者,一池殘荷予以的深刻感覺,唯獨是亂。趣、簡、靜、淒不翼而飛,取而代之的只是枯、殘、頽、萎。事實上,曾經拍攝殘荷的朋友或者都有類似的經驗:甫到荷塘,舉目張望,映入眼簾的就只是一片凌亂。其亂的程度,足以令人不知所措,完全感受到何謂老鼠拉龜,不知從何入手。有見及此,本文將趣簡靜淒暫且擱下不表,重點分享亂的應對方法。 對付荷塘中的亂局,首要的是不要被其表面亂像所嚇倒。一個簡單有效的方法就是拍攝特寫。只要縮小取景範圍,只聚焦於很小的部份,便不難避開凌亂。 以特寫方式避免凌亂雖則直接湊效,但某程度而言,卻令拍攝意義大打折扣。因為這好比拍攝人像時,由於不能好好處理肢體形態,以至環境陪襯,便乾脆只拍臉龐五官。偶一為之還可,長此下去獨沽一味,則有逃避現實之嫌。筆者之見,更為可取的方法是面對現實,亂中求序。 亂中求序,驟聽起來似乎有點玄,其實卻是自然景觀拍攝的基本要求。須知道,大自然景觀我行我素,不因應我們的拍攝喜好而存在,也不依據我們的創作意願而舖排,每次取景,我們都是於無序中嘗試尋找規律。當景觀規律明顯時,美景信手拈來;規律隱晦時,便得多花心思去尋找。殘荷雖亂,但也只是美的規律比較隱晦而已。 要做到亂中求序其實不難,眼前所呈現的亂像,往往只是亂於某特定的取景範圍,簡單的改變位置,改變焦距都有機會避開雜亂。改變位置不難理解,場景中哪個位置相對沒那麼亂,拍那位置就是了。至於改變焦距,其實就是縮小或放大取景範圍。之前已說過縮小取景範圍以特寫避免雜亂,以下說說人們較為忽略的放大取景範圍。 人們常說攝影是減法藝術,按照一般見解,納入更多景物,豈不亂上加亂?然而事實並非如此。且看下圖。在特定的取景範圍內,多種胡亂生長的植物,由上而下,蘆葦、枯荷、不知名小花、水面的浮葉、近處的野草,自我分類,秩序井然,層次分明。 由此可見,亂與不亂,並不在於在畫面中納入元素的多少,而在於如何組織這些元素。再看以下幾個例子。 第一幅。單看線條,其實都夠凌亂的。但將三大殘葉聚於一起,卻形成了明顯的主體。刻意將失焦並略為淺色背景置於右面,畫面就顯出了對比與主次。色彩方面,整個畫面基本上只用深淺不同的綠、白、棕三色,並且有着左上深,右下淺的分佈。簡潔的色彩組合,本身已顯示出一種

Hea 攝賽艇記

圖片
  正在綁鞋帶準備外出跑步,Whatsapp 傳來朋友的訊息:看到它的賽道嗎?才醒起之前朋友曾經告知,接連數天馬鞍山海旁有快艇比賽「亞洲賽艇嘉年華會 (香港) 2018」可供拍攝。 事情可以輕易忘掉,足見自己對此興趣並不太大。然而,送到家門口兼且免費,輕輕放過又似乎於有點不近人情 ( 不近乎人之常情),於是中間落墨,繼續綁好鞋帶,早上先跑步,下午才拍賽艇。 興趣不大的另一間接證明,是拍攝器材的選擇。單機單鏡冇腳架,輕裝上陣。當然,事實上自己並沒有很多的器材選擇,但棄腳架而不用,以懶代勞,足見對拍攝質素沒甚麼要求,對拍攝結果沒太大的期望。 抱着彿系拍攝心態,於下午開賽前約十分鐘,施施然到了馬鞍山海濱長廊。會過晨咁早已到場,比自己擁有多拍一場經驗的朋友,草草向他請教過拍攝心得,便拿出相機作好拍攝準備。遠方的八仙嶺高低起伏,眼下的吐露港一片湛藍,秋風混和着陽光暖意,穿着紅T裇的大會工作人員無所事事,這賽事,氣氛緩和得教人昏昏欲睡 ……。 沒多久,比賽開始了!粗糙沙啞的引擎咆哮不單只喚醒了近乎入睡的筆者,更一下子驅趕了佛系心態:眼前這群海上飛馳的怪物,該怎麼拍? 曝光方面不成問題。打從用上數碼相機之後,拍攝運動項目,鮮有採用快門先決,反而多用自動ISO。因為這樣變相是「光圏+快門先決」,快門速度與景深可以同時受到控制。然而若光照穩定的話,則索性選用手動曝光,好讓拍出來的明暗不會過於飄忽。 白平衡也不用多考慮。除非拍攝情況很特別,否則的話,筆者都是選用RAW 檔記錄,日間拍攝不管陰情,習慣上都是設定直射陽光白平衡,拍出來看不順眼才調節。 對焦方式也簡單,全用連續對焦就是了。反正已習慣使用後鍵對焦,連續還是單次,只在於自己的姆指怎樣按動機背的對焦鍵。 鏡頭焦距更是沒有選擇餘地,手上有的就是唯一的70~300mm神鏡。 幾個基本技術問題全無難度,餘下的,就是實實在在的取景拍攝。經驗話我知,把握比賽剛開始的時段至為重要,因為緊湊的場面往往只會在此時段出現,過了之後的,大部份都是流於個別表演,要拍到賽艇三數成群的畫面並不容易。一鏡打盡的畫面,基本上只能在首圏才有機會拍得到。 然而當快艇近距離經過正前方位置時,即使是在賽事的早段,艇與艇之間的距離亦相當明顯,賽艇零星落索的畫面,難言精彩。幸而艇過留痕,在藍色的海面劃上清晰雪白的浪花賽道,色彩鮮艷的賽艇於上面疾馳而過,畫面好不吸引! 過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