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, 2020的文章

蓮蓬問

圖片
  再過幾天就是中秋節,又是吃月餅的時候。提到月餅,又怎能不想起蓮蓉?雖然隨着時代的變遷,中秋節傳統有淡化的趨勢,月餅近年亦逐漸走樣。早些年已興起冰皮,今年當紅的似是流心奶黃,然而最經典的蓮蓉餡,至今依然穩佔席位。 蓮蓉以蓮子製成,蓮子就是蓮花的種籽。蓮花即是荷花,其生長過程頗為曲折離奇。從幼苗、長苗、長葉、開花、結籽、成藕;從水底到水面,又從水面返回水底;由其貎不揚,到國色天香,之後回歸枯槁頽殘,整個過程差不多橫越春夏秋冬四季。而蓮花在這漫長生長過程中展現的,正是獨特的百變形態。當中,小弟認為最騎哩的,莫過於蓮子的「哺育室」── 蓮蓬。 蓮花盛放過後,花瓣散落,便剩下雌蕊。雌蕊起初只是個直徑數厘米的圓錐形物體,之後隨着內裡的蓮子長大,體積亦隨之膨漲,成為不論外形與大小,都跟一般浴室中常見的花灑頭相近的蓮蓬。加上蓮蓬表面的蓮子散佈,看起來亦有如花灑的孔洞,因此,不少人乾脆稱之為花灑頭。 絕不浪漫的名稱,土頭土腦的外形,深沉的顏色、粗糙的表面,咕窿滿佈的樣貎,無論從哪個方面看,蓮蓬都與一般人心目中的美麗拉不上關係。然而騎哩之處正在於此,現實中的蓮蓬,竟是繼蓮花、蓮葉之後,成為荷花攝影中另一吸引鏡頭的重要角色。這或許是個必然的結果,因為蓮花退隱之後,才是蓮蓬當道之時。過渡期間,池塘變調,色彩褪減,淒意漸濃,不知不覺間,能與殘葉分庭抗禮的,只有蓮蓬。雖然間中尚有凌亂枯枝,表演三兩度幾何圖案,但某程度而言,都只是插科打諢的點綴。 貴為攝影主題,按常理,必然會有拍攝攻略。事實上,論夏荷的,有;論秋冬殘荷的,亦有。範圍收窄一點,以荷花為主體的,多的是;以荷葉為主體的,不論青綠還是殘敗的,都見過。唯獨是拍攝蓮蓬 ……,訣竅何在? 之前曾於本欄分享拙文數篇討論荷攝之道。亦不只一次提及,荷花攝影屬於那類不能單靠構圖理論分析,便可以拍得好的題材。不能單靠理性,換言之,要感性,以畫面表現感覺。就以殘荷為例,秋陰不散,頽敗破落的幾片殘葉,半浮不沉於水面,好不淒美。當中殘葉的質感、線條、形態、色彩等等,可以有多種的變化,甚至比未殘之前更豐富。適當的配搭,既有助於表現情感,亦為構圖造型提供不少可能性。相比之下,蓮蓬的表徵選擇,就明顯失色得多了。可是,失色之餘,為何仍能吸引鏡頭?為何仍可畫意盎然?為何又彷彿內藏意趣?看着自己拍攝的蓮蓬習作,一時間竟是無言以對。 寫了一大堆,到底蓮蓬可以如何拍攝?

細聽夕陽

圖片
  夕陽,相信大家都不會陌生。無論是從現今攝影人鍥而不捨的追捧,還是古代詩人向晚意不適的慨嘆,都不難看出,夕陽在人們心目中佔有的地位。是因為那取之不竭的金黃,還是源源不絕的溫馨?又或者,是因為那欲留還去的依依不捨吧?天曉得,也懶得去研究。這一刻只覺得,夕陽映照下的 Tina,不論正光側光逆光,情感都份外的豐富、格外的細膩。透過相機的取景框,看她的表情,看她的笑容,直覺她是在細聽夕陽,陶醉於夕陽的旋律之中。 這是又一次的與業餘模特兒首度拍攝。小弟自詡多功能攝影人;換言之,專注力不足,多種攝影題材都略知一二,不懂三四。於我而言,人像拍攝的三四,就是如何引導擺甫士。這是與光圏快門 ISO、取景構圖攞角度全然不同的技術。相機設定不管是如何複雜,都總會得出一個可以清晰描述的組合;取景構圖那怕是如何刁鑽,說都底都是將相機放到某一位置,指往某一方向,將鏡頭調到某個焦距的結果。但要形容一個造型、說明一個表情、描述一種感覺、解釋一個意念,真的會感受到何謂有口難言。何況,不是人人會演戲,更不會人人好演技,有些甫士要求,即使說得徹底明白,模特兒也未必可以擺得出來。 因此,對於小弟這類不懂三四的人像攝影師而言,與業餘模特兒的初次合作,老鼠拉龜可能是最貼切的形容詞。 然而無計可施遇得多,也會有累積得來的經驗。小弟深知應付此等情況,無招勝有招,零引導未嘗不是可行的方法。須知道,女生愛美,愛照鏡,愛自賞,理應懂得如何展現自己美的一面。任由她自由發揮,說不定有意想不到的收穫。 倘若認為零引導、無為之治太過不負責任,那麼,不妨試試集中做好一項,那就是讚美。每個人都樂於接受稱讚,稱讚最能釋放潛能,尤其是潛在的美。背後的原因,離不開自信。不慣對鏡頭的女生,難免缺乏自信。拍一兩幅照片,向她比劃一下美之所在,有圖有真相,既能讓她瞬間建立自信,亦能增添對攝影師的信任。 不過,這一回,以上的一堆理論都流於廢話。實話實說,今次能讓小弟輕鬆過關的,本來就是 Tina 的微笑。小弟的零引導技巧,在整個拍攝過程中扮演的,只是一個連茄喱啡也不如的零角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