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四, 6月 27, 2019

走午朝 @ 長洲太平清醮

 

在剛過去的香港國際旅遊展 (ITE Hong Kong),有幸獲一參展商提供時段,在其攤位作現場分享。老實說,當初接到負責人通知時,筆者的第一反應,是懷疑對方打錯電話。須知小弟極少外遊,在以旅遊為主題的活動中分享,豈不是近乎無中生有?後來幾經苦思,終於想出一招「角色扮演當遊客」,以假遊客身份,介紹著名的本地旅遊項目長洲太平清醮。

過去筆者曾於本欄發表數篇關於長洲太平清醮的文章,然而那些都是以某年的拍攝為基礎加以發揮,從未試過就當中的內容作較深入的描述。今次,藉旅遊展分享素材在手之便,將照片略加整理,撰文介紹幾個自己較為喜愛的拍攝內容。

提到長洲太平清醮,很多人都會想到飄色遊行與搶包山。其實,整個太平清醮的活動,從首日迎神建醮開始,到最後一天送神回廟結束,為期足有五天 (見下圖)。時間之長、規模之大,內容之豐富、傳統氣氛之濃厚,堪稱本地同類活動之冠。

dcf-travel-img-35661
▲  2019 長洲太平清醮日程表

從以上的官方日程表可見,飄色會景巡遊是在第四天舉行。至於搶包山比賽及伴隨的表演助興,則在當晚深夜至翌日凌晨進行。筆者之見,五天之中,以第三及第四天,活動內容最豐富緊湊。

曾經在本欄發表的《長洲太平清醮 2013》一文中提到,對於長洲太平清醮這題材,小弟長期秉持一個原則:別人多拍的,少拍;別人少拍的,多拍。因此,在眾多的不同題材之中,傳統題材拍得比較多,祭祀儀式當然亦在此列。而各種祭祀之中,拍得最多的,是第三天早上的走午朝及第四天晚上的山祭超幽。本文先介紹走午朝,一個小弟拍攝多次,但依然自覺強差人意的祭祀儀式。

既稱走午朝,儀式於午時,即早上11時開始,在長洲北帝廟前的神功戲棚內進行。場地佈置,除了作為主壇的大枱之外,還設有五張方桌,據說是對應五行觀念。各方桌上均放置插滿香燭的香爐一個,並有諸如水果、平安包、燒酒、元寶等祭品。儀式未開始之前,間中見有鄉民自行加添大包小包的「私人醒」祭品。

dcf-travel-img-35662

dcf-travel-img-35663

dcf-travel-img-35664

一切準備就緒,儀式開始。早段似乎沒有甚麼特別之處,驟眼看,視覺上平平無奇。倒是在聽覺上,道士們誦唱經文的旋律高低抑揚,節奏緩急交錯,頗堪玩味。這時候,筆者喜歡用上長焦鏡,捕捉道士們的神態。其表情的豐富多變,態度之嚴肅認真、煞有介事,足以令人相信祭祀儀式確具神威。

dcf-travel-img-35665

dcf-travel-img-35666

dcf-travel-img-35667

dcf-travel-img-35668

dcf-travel-img-35669

一番平淡之後,儀式漸入佳景。先是道士們手持令旗法器,到其中一張方桌拿取部份祭品,然後就在場中一面舞動令旗,一面圍繞各桌祭品奔跑。

dcf-travel-img-35670

dcf-travel-img-35671

dcf-travel-img-35672

dcf-travel-img-35673

dcf-travel-img-35674

以小弟多年觀察所得,奔跑時的招式路線既有一定規則,亦不乏臨場即興。如是者,其餘四桌祭品都進行同樣的「處理工序」,道士們的動作節奏一回比一回快,鑼鼓鎖吶伴奏助威一陣比一陣響。

dcf-travel-img-35675

dcf-travel-img-35676

dcf-travel-img-35677

dcf-travel-img-35678

當全部五桌工序完成之後,還有一段節奏更急速的疑似自由發揮,有說是像徵慶祝祭祀進行順利。霎時間,道士們仿若神明上身,令旗翻滾,彩袍繽紛 ……。與此同時,一路靜候場邊的民眾,已是如箭在弦,蓄勢待發,只待儀式完結。

dcf-travel-img-35679

dcf-travel-img-35680

dcf-travel-img-35681

dcf-travel-img-35682

dcf-travel-img-35683

dcf-travel-img-35684

如此緊張,搞乜?搶嘢是也。鑼鼓聲還未完全停歇,眾人已急不及待一湧而上。要搶的何只祭品?儀式中用過的杯碟器皿,同樣沾附了神明庇佑,當然也不能放過。搶的搶,拿的拿,派的派,不消片刻,全部附有神功的物品都一掃而空。公公婆婆之身手敏捷,超乎想像!

dcf-travel-img-35685

dcf-travel-img-35686

dcf-travel-img-35687

dcf-travel-img-35688

某程度而言,走午朝儀式匯聚了長洲太平清醮的幾個特點。首先是鼓樂喧天。記得當初拍攝的那一次,隨後的好幾天,鑼鼓聲總是不時隱約在耳邊響起。其次是是動感十足。無論是抬着神轎的「走菩薩」,還是打衝鋒般舞着麒麟奔向神壇參拜,「走」的一環,不可或缺。還有的,就是搶;爭先恐後地搶收祭品或祭祀用過的器皿。可惜,當年最激烈的搶 ─ 真真正正的搶包山 ─ 已不復見。

時代在變,社會在進步,傳統的日漸式微在所難免。留住消失中的影像,應該是筆者拍攝長洲太平清醮的一個初衷吧!


相關文章 -
神壇燭影 ─ 長洲太平清醮 2016
以逸代勞、守株待兔 ─ 長洲太平清醮 2015
長洲太平清醮 2013







星期四, 6月 20, 2019

塘畔偶然留小景,荷花那復計東西

 一場風暴,帶來的影響到底可以多大、多遠、多深?看今年的新田河塘,或者可以略知一二。經歷去年山竹的洗禮,今年的新田荷塘,狀態是過去五年最差,是明顯的差。過去我曾在本欄先後撰文數篇,向讀者推介新田荷塘,今年是沒法寫下去。或者荷塘會問:怎可以肯定這是去年山竹的後遺症?答:看路旁欄杆邊大堆還未清理的樹枝,不是因為山竹,難道是蘋果嗎?於是,新田荷塘百詞莫辯,注定要鬱鬱寡歡地渡過這個夏天。

dcf-travel-img-35607
去年今日此塘中,人面荷花相映紅。荷花不知何處去,殘枝淒葉笑清風。
( 今年五月底的新田荷塘 )

曾經聽過一句話,「三十年河東,三十年河西」。原來,荷與河,都相似,只是相互逆轉的週期不用三十年,數年,足矣。正當新界東的新田荷塘強差人意,位處新界西,荃灣城門谷公園的荷花池卻是倍顯風華。結果,自五月底開始,城門谷荷塘邊持續上演着一幕接一幕的人面荷花相影紅,好不熱閙。

dcf-travel-img-35608

每個荷塘都有其特徵,新田荷塘貴乎自然,而城門谷,則勝在花靚葉翠,池塘企理。拍攝數小時,往往不用出動蚊怕水。 此外,交通方便亦是城門谷的一大優勢,從港鐵大窩口站步行前往,需時只略多於五分鐘。

dcf-travel-img-35609

dcf-travel-img-35610

dcf-travel-img-35611

dcf-travel-img-35612

單就拍攝荷花而言,城門谷較明顯的缺點是取景位置相當局限。若以上下池塘靠近荷花位置的欄杆長度計算,總和大概只有四十米。因此,在這裡拍攝時,特別需要留意一些標準位。特別留意是甚麼意思?那就是說,若你是希望拍到與別人所拍的相似,就要留意尋找相同的位置取景;相反,若你是希望與別不同的,就要儘量避免在那些位置拍攝。話得說回來,故意選取標準位置,但又自我要求拍出新意,也不失為富有挑戰性的嘗試。

dcf-travel-img-35613

dcf-travel-img-35614

dcf-travel-img-35615

在城門谷拍荷另一需要注意的,是池塘周圍容易干擾畫面的雜物。首先是公園旁邊的建築物。一般情況下,由於拍荷較多使用大光圏,景深較淺,散景鬆朦,遠處的景物不容易造成干擾。況且,建築物線條與色彩明顯,取景時不難察覺,避免入鏡就是了。然而明槍易擋,暗箭難防,容易忽略的是建築物在池塘的倒影,當以較短焦距納入較多景物時,稍不留神,便會把把干擾一併攝入。類似地,公園內位處池塘旁邊的一些設施,諸如欄杆、變壓箱、涼亭等,處理不善,亦容易使畫面顯得格格不入。

dcf-travel-img-35616

dcf-travel-img-35617

然而世事無絕對,一些本來帶干擾性的元素,若能適當利用,又可以變成令相片生色的配襯。別的不說,入夜後周圍建築物亮起的點點燈光,已可以為照片提供不少裝飾及變化。事實上,城門谷是個正規的,由康文署所管核的公園,設施足夠,不乏照明,塘畔亦平坦闊落,在這裡拍攝夜荷,既舒適,又安全。

dcf-travel-img-35618

dcf-travel-img-35619

過去幾年拍荷都情傾新田,儘管那裡是蚊多草亂路崎嶇。料不到今年因為疑似山竹後遺症,致使這份忠誠打開了一道缺口。唯有藉以下改裝了的蘇軾名句,為這趟移情別戀的合理性,牽強背書:

塘畔偶然留小景,荷花那復計東西。

dcf-travel-img-35620

 


相關文章 -
估佢唔到的考驗 @ 新田荷塘
估佢唔到的驚喜 @ 新田荷塘
路邊拾遺 ─ 莫名其妙的新田荷塘
還看殘荷亂舞 ─ 從欣賞到拍攝
影錯荷花會錯意














下白泥。灘塗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