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邊櫻妄想曲

跑步途經城門河邊,看見單車徑旁的花圃,新種上了幾株樹苗。心想:難道又是富士櫻?

年初,就在這段單車徑旁邊,近香港划艇會附近的一個花圃種上了十株富士櫻,消息傳開了,遊人絡繹不絕,相機手機拍個不停。當時就幻想過,若然這段長近大半公里的河岸,別說整段,就算只選其中四分之一的花圃,打造一個人造花林,全都種上富士櫻,盛放時,會是多麼的壯觀燦爛。

dcf-travel-img-44549

即使未曾到過日、韓,以至國內的某些景點賞櫻的人,只要看過圖片,都知道像櫻花這樣的喬木花卉,舖天蓋地的開放,特別有氣勢。奈何在香港,總是欠缺如斯景致,勉強算是略具規模的,屈指可數。

dcf-travel-img-44550

除規模欠奉之外,園林設計亦值得商榷。須知不同的花卉有不同的型態,賞花的同時,也在欣賞意境。若然在疏影橫斜的梅花旁邊,硬送一叢又肥又矮、蓬頭粗幹的棕櫚,若非突兀,就是核突,大煞風景。小弟愚見,設計花卉園林之時,應多聽取攝影家的意見。須知道,除了狂蜂浪蝶之外,好花最能吸引的,正是攝影愛好者。

dcf-travel-img-44551

dcf-travel-img-44552

dcf-travel-img-44553

自問對園林建設一無所知,到底要搞出一頃半頃似樣的花林有多困難,財力物力需要動用多少,不得而知。但若以較為著名的康樂文化項目前科,包括深井鵝雕一百二十萬、M+館藏十七億、煙花匯演每次動輒過千萬、以至近年頗為流行的戶外大型藝術展出,又或者每晚例行上演的幻彩詠香江等等作為參考來看,斥資打造兩三個人工花林,又何難之有?看大棠紅葉的大受歡迎,看人們對錦田秋英的趨之若鶩、看太陽花旁的笑靨遍佈社交媒體,便可知類似項目的潛在經濟效益,不容忽視。更何況,拍攝花卉,本地向來都不乏畫意高手,倘若能提供優質的創作園地,定能進一步發揚光大。

dcf-travel-img-44554

不想猶自可,愈想愈覺得大型花林這構想有意思。既惠及普羅大眾消閒娛樂,亦能推廣攝影文化,提升藝術水平。成本效益肯定高企,有關方面應該認真考慮。

dcf-travel-img-44555

不過,話得說回來,假如真的在城門河邊種上連綿百多米的富士櫻,盛放時定必惹來海嘯般的人潮,恐怕附近的居民也要忍受一段難過的日子。還記得好幾年前,中文大學合一亭旁邊的幾株河津櫻嗎?欣賞,頃刻變作蹂躪,慘不忍睹。時間推近一點,錦田婆婆怒鏟秋英的情景歷歷在目。看來,埋怨他人之前,對別人有所要求之時,還是懂得反躬自省為妙。

dcf-travel-img-44556

跑步就是有這樣的好處,肢體只是慣性運動,腦袋可以胡思亂想。不知不覺間,又輕鬆跑畢八公里路程。

回到家中,找出年初在河邊拍攝的幾幅富士櫻照片,只覺方寸之間,畫意盎然。哈!原來現實之中,依然有着無窮的妄想空間。


相關文章 -

看花不是花
紅梅一樹報春來 ─ 五軸挪移取景法
綠野仙鐘
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洪荒之美 @ 城門水塘

西山四韻 @ 潮流反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