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花不是花

 今年春天,花開璀璨。花癡們讚口不絕,機不離手,馬不停蹄,拍個不亦樂乎。然而新冠疫情未過,外影動力多少受到影響,難以盡情釋放,因此,小弟今年安排的春花相關班組活動,特點是理論多多。打從一月開始的「構圖八達通」、「美學原則與視覺引導」、「識色適式 ─ 色彩應用入門」,以至後來的「取之有道 ─ 花卉取景構圖」和「取裁有道 ─ 花卉作品剪裁」,連串的理論課,或多或少都是為配合花卉拍攝而設。

dcf-travel-img-42601

理論實踐俱備,本已不錯,花上添錦的,是康文署神來之筆,將早已預料泡湯的花展化整為零,於全港多個公園設立專題花圃,供遊人觀賞。如此一來,真不知花癡們會是樂此不疲,還是疲於奔命了。

dcf-travel-img-42602

本來分區花展,絕對可以當作實習教材,但由於深知類似場合,向來都是打咭勝地,因此並沒有列入活動範圍。況且相比往年,今年的理論指導尤其充裕,相信同學們功力定必有所長進,小弟大可坐享其成,等待欣賞同學們自行前往拍攝得來的佳作。然而鴨脷洲公園展出的八重櫻,卻令不少同學交出意料之外的功課。

dcf-travel-img-42603

因為品種城中少有,而且狀態不俗,八重櫻存在的消息一經傳出,迅即掀起一陣熱潮。一時間,網上媒體櫻光花影,好不熱鬧。然而看了部份同學的作品,感覺卻是強差人意,頓生疑問:課堂上了,例子看了,小弟講的,即使不是頭頭是道,至少也算得是有紋有路吧,怎麼卻用不上一招半式?於是向部份同學了解情況,探究因由。結果是答案模糊,投訴清晰:阿Sir,好難影呀?都唔知點影!

dcf-travel-img-42604

坐享其成夢碎,唯有親赴現場考察。現場所見,櫻氣迫人,時屆下午,花況依然可觀。加上為數有十幾株之多,聚集於大概一個籃球場大小的範圍,即使難以媲美日韓規模,但也頗具看頭。然而尶尬之處,亦在於此:大範圍取景,不足以表現舖天蓋地;近距離特寫,又人多擠擁,亦阻人打咭。這情況,慣用腳架拍攝的朋友,更是難上加難。可是,即使再難,也得向投訴的同學交功課呀!況且,根據多年拍攝經驗,深知景隨心至之道,目中無景之時,只要心中有景,說不定能有所發現 ……

dcf-travel-img-42605

發現?!剎那間,又想起了畢加索的名言:尋找是無聊的,發現才是根本。於是,拿起裝上了 70~300mm變焦鏡的相機,又 pan 又 tilt 又 zoom,竭盡所能去嘗試發現 ……。結果,過程中除了「發現」幾幅照片之外,亦透過與同學的交流,發現了同學們難以將理論付諸實踐的一個重要原因:未能做到看花不是花。

dcf-travel-img-42606

聽似故弄玄虛,其實看花不是花 (甚至推而廣之看景不是景) 是相當實在的理論應用技巧。本文首段列出的各個理論課,簡而言之,就是講述如何整合形色,以期達致心目中要求的「美」。拍攝花卉小品,若不懂得將具體實物當作形狀與色光看待,就好比只懂得數字運算,卻不懂得分析解題;乘數表背得滾瓜爛熟,就是不曉得將三個人每人有八塊錢,化作算式 3 X 8 而得出答案。

dcf-travel-img-42607

因為看的是花,就看不到背景中高低起伏的明暗。因為看的是花,就忽略某個角落裡失焦花朵的色彩。因為看的是花,就沒注意到枝幹線條的引導。因為看的是花,就沒想到畫面可以傾斜 ……

假如着眼點只是花,便會錯失很多發現的機會。

dcf-travel-img-42608

相關文章 -
新田荷花池發現的邂逅
紅梅一樹報春來 ─ 五軸挪移取景法
綠野仙鐘
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洪荒之美 @ 城門水塘

西山四韻 @ 潮流反動

解讀 Evening with Fan Ho (一、藝術修養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