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冬物語

 運氣,不是人人可以擁有,也不是時時可以遇上。剛過去的冬天,氣溫低於攝氏十度的日子寥寥可數,其中最冷的一天,官方數字是只有八度。而正正是這一天,約了 Evelyn 拍攝。天陰、室外,還要是在海邊,如此好運,彌足珍貴。

dcf-travel-img-42793

dcf-travel-img-42794

寒風中,偌大的渡頭灣沙灘,人跡沓然,除了冷清之外,就只有荒涼。鉛灰的天空,彷彿鉛般的沉重,黑壓壓的鬱悶教人難以透氣,調子之低,不輸氣溫。還未打開鏡頭蓋,現場的氛圍早已和着冰冷,沁入心脾,穿越光圏,刺破快門,直達 CMOS,一下子,便凝固了這次拍攝的主調。

dcf-travel-img-42795

dcf-travel-img-42796

天人合一,心隨境轉,景由心生,古今皆然。無論是唐代柳宗元所寫《始得西山宴遊記》中的「心凝形釋,與萬化冥合」,抑或近代關正傑主唱《一點燭光》裡的「淒冷中,望星與月也寒」,背後都是同一道理。然而人像拍攝,也許較為複雜一點,因為需要拍攝者與被拍者的心,都要隨着景觀而轉到同一頻道,方能產生共鳴。若然對着同一景物,各取所需,各自演繹,結果就只是各自各精彩。拍出來的照片,說不定要精神分裂才懂得欣賞。

dcf-travel-img-42797

dcf-travel-img-42798

dcf-travel-img-42799

面對着相同的景觀,不論是風景還是人物,不同的攝影師有不同的取捨,是相當正常的一回事。此等情況,外影班中就屢見不鮮。只是相比之下,攝影師的個人偏愛,通常在拍攝人像時更為明顯。較為極端者,對着不同的景觀場合、不同的 model 造型,都會歇盡所能拍出自己心目中的一個 look。若然遇上極度偏愛超大光圏、超朦散景的,拍出來的人像作品,甚至可以用一個標題概括,── 「散景與人」。

dcf-travel-img-42800

dcf-travel-img-42801

dcf-travel-img-42802

或者因為自己較多拍攝風景,拍攝人像時也喜歡納入較多的環境元素。一來可以交代地點,二來亦可用作為陪襯,增添美感、烘托氛圍。其實採用這樣的手法拍攝,對我等非專業人像攝影師及 model 而言,還有一大好處,那就是可以將人物的重要性略為淡化。須知道,人像攝影以人物為重心,model 的表情和身體語言非常重要。善長擺甫士的 model,就是有壓場的能耐,舉手投足,以至一個眼神,就足以把其他元素壓下去。問題是,倘若 model 壓不了場,又或者攝影師捕捉不到神緒,而拍攝時又以人物為主導,那豈不是和拍證件相差不了很多?遇上這種情況,畫面中適當納入其他的元素,就可以發揮「補飛」的作用。當然,要是能夠拍到人境相融,情景俱備,就更加理想了。

dcf-travel-img-42803

dcf-travel-img-42804

dcf-travel-img-42805

不扯得太遠了,回說這次拍攝。低溫、低調、冷清、荒涼,主調明顯得有點過分。再加上現成的枯草、破艇,情景相襯不在話下,還有 Evelyn 身上衣着的淡然色彩,彷彿是採用現場選出的材料漂染而成,協調得令人難以置信;幾乎可以說是無論鏡頭指向哪個方向,快門按下,就是一派荒冬的景像。

dcf-travel-img-42806

dcf-travel-img-42807

dcf-travel-img-42808

蒼涼凝聚共識,沉鬱造就默契,既然當下的景觀與氛圍,早已為拍攝寫好了大綱,拍與被拍的也毋須太多說話,順應感覺取景擺甫士就是了!

Model : Evelyn Wong  
ig : thumbsum
fb : Cruz Won

 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洪荒之美 @ 城門水塘

西山四韻 @ 潮流反動

解讀 Evening with Fan Ho (一、藝術修養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