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9月19日 星期一

洪荒之美 @ 城門水塘



世間上,有一種美,叫做洪荒之美。

要感受洪荒之美,無需乘坐時光穿梭機回到遠古的洪荒世界,只要到城門水塘大城石澗附近,半閒亭旁邊的淺灘就可以了。 因為這裡,齊集了洪荒美景的主要元素。

要美得洪荒,首先要美得原始;美得原始,因為有水。

從聖經創世記可知,先有「上帝的靈運行在水面」,然後上帝下令「要有光」,才有光。水的存在,比光還要早;水是世間上最原始的東西,是洪荒之美的根源。 水,讓原始質樸的洪荒之美,滲透心靈。

dcf-travel-img-22643

洪荒之美,在於凌亂。

大自然的凌亂美,在這裡可謂發揮極至。樹木的枝幹,粗、幼、彎、直,互相穿插;葉片大、小、細、碎,樹上掛,地下散,水面漂;聚散糾纏,縱橫交錯,光影交織,枯榮與共 …… 。這凌亂,簡直亂得野蠻!然而,只要我們明白,大自然並沒有為人類鋪排景色的義務;只要我們相信,大自然本來就是美;只要我們學會用心感受,那麼,便不難看出亂中有序,錯落有致,美,就在其中。

dcf-travel-img-22644

洪荒之美,在於平靜。

想不出有甚麼比平靜的水更能使人心境平靜。即使拍攝時附近還有三數遊人,但只覺得,除了景物之外,就只有相機和我自己。寧謐,滲透每個角落;和諧,瀰漫整個空間。就連快門的聲音,也彷彿被寧靜溶化;影像,只是悄悄地收錄記憶卡中 ……。

dcf-travel-img-22645

洪荒之美,在於粗獷。

水浸白千層能夠成為公認的城門水塘勝景,當然有其獨特出眾之處。或者,就在於那種溫柔的粗獷吧!白千層,高聳、強壯,舉手投足都是力的表現;比沙紙粗糙萬倍的樹皮,與纖細柔弱拉不上任何關係,偏偏在這裡卻遇上一灣靜水。水的溫柔絲毫沒有削弱白千層的粗獷,反而烘托出深不可測的力量,懾人心魄。

dcf-travel-img-22646

洪荒之美,在於古老。

淺灘旁邊,是一道溪流的出口。午後,太陽落到山坡的背後,使這角落無論陰晴,都總是灰灰沉沉,老氣横秋。彎曲身軀的白千層,是佝僂的老者?還是古老的雕塑? 溪水緩缓,落葉飄飄,訴說著時光的悄然流逝;洪荒一霎,傾刻逾越千萬年。

dcf-travel-img-22647

洪荒之美,在於幽深。

淺灘其實不大,在水位較高的日子,可供走動的範圍不足半個足球場大少,但在高大的白千層重重圍困之下,千萬年的時空,似乎就這樣被鎖住了。從這個角度看,林木森森,綠翠層層,幽深無盡。

dcf-travel-img-22648

洪荒之美,在於 ……

成就洪荒之美的因素相信還有不少,但若就此景點中的眾多角色而論,水與白千層,毫無疑問是當中主角。水,除了作為原始的像徵之外,亦實實在在地豐富了景色的變化。別的不說,單是倒影,已令景觀生色不少。

dcf-travel-img-22683

dcf-travel-img-22649

dcf-travel-img-22650

dcf-travel-img-22651

論豐富多變,白千層不會讓水專美。看,時而莊嚴威武,像官兵;時而吊兒郎當,像流浪漢;再不,又會是古樸儒雅;又或者挺拔清秀,高聳入雲。

dcf-travel-img-22652

dcf-travel-img-22653

dcf-travel-img-22684

dcf-travel-img-22654

除了各自精彩之外,水與白千層的相互配合更堪稱一絕。環繞這景區的白千層,形成一度天然的屏障,守護着淺灘中的洪荒氛圍。然而,連綿的水,又把這界線模糊了,讓本來空間有限的洪荒景觀,可以延伸到外面的世界。

dcf-travel-img-22655

dcf-travel-img-22656

dcf-travel-img-22657

若然洪荒世界只有水與白千層,豈不單調?請放心,大自然本來就是位天才藝術家,又怎會忽略這一點?不如也欣賞一下其他演員的精彩演出吧!

dcf-travel-img-22658

dcf-travel-img-22659

dcf-travel-img-22660

洪荒之美,攝影之妙。

心隨景變,景由心生,拍攝者與景物,無時無刻不是處於互動之中。當日到此,本想碰碰運氣,拍幾幅水浸白千層的標準照,沒料到,竟遇上一派洪荒景緻。走到林中,腳下厚厚一層潤濕的落葉,頭頂上高高的樹梢,偶然一陣晃動,夾雜幾聲猿猴的呼嘯,清新的空氣,混和着泥土的氣息;這不是洪荒世界,是甚麼?當下設定主題,尋找洪荒元素,詮釋眼前洪荒之美。

攝影就是如此的引人入勝,充滿驚喜。同一景點,那怕是小小的變化,感覺亦可能會大大不同。這多少說明了自然風光之美,不一而足,變化萬千。若能在與景物的互動中找得到一個新的起點,並由此展開一段影像追尋的旅程,對攝影愛好者來說,箇中美妙,無與倫比!

dcf-travel-img-22661

近在咫尺的洪荒世界

筆者去年秋天曾撰文《碧水疊翠千層染》介紹城門水塘的美景集中地「大城石澗景區」,本文所描述的,正是該文所提及的景點三,半閒亭旁邊的白千層樹林。每當水塘漲滿時,這裡會變成一個水淹的淺灘;若以景色密集及容易前往程度而論,可說是欣賞水浸白千層的最佳地點。從菠蘿壩82號小巴站步行至此,大概只需四十五分鐘到一小時,沿途都是自然教育徑與水塘林道,風景優美,絕無難度。

除了知道地點位置之外,亦需要留意選擇前往的時機。因為正如本文提到,水,是建構洪荒景觀的重要元素,因此,要欣賞類似的景致,適宜於初夏至初秋,即大概每年五月至十月期間雨水較多的季節,在連場大雨之後,水塘較為漲滿之時前往。話雖如此,其實時間掌握並不需要十分準確,因為水位高低,各自有其可觀之處。就如筆者這次拍攝,適逢水位不高不低,拖泥帶水,反而展現出獨特的洪荒韻味。

dcf-travel-img-22701
▲ 從菠蘿壩82號小巴站往半閒亭步行路線圖

dcf-travel-img-22662
▲從菠蘿壩到郊遊地點六號場,中途基本沒有分岔路,只要沿自然教育徑與水塘林道走便可以了。

dcf-travel-img-22663
▲ 從六號場繼續往前走,大約四至五分鐘,便會看到一明顯的分岔路;
一邊通往大埔,另一邊往水塘主壩。朝主壩方向,再走幾分鐘便可抵達半閒亭。

dcf-travel-img-22664
▲半閒亭位處路旁一片開濶的草坪,絕對不用擔心會錯過。
草坪側有小路可通往水塘邊;水滿時,只要走幾步就到了。

2016年8月18日 星期四

西山四韻 @ 潮流反動

「探古尋源 ── 東西炮台山」外拍活動,要求參加者就當時場景所見所感拍攝,而不是強行發掘標準潮流影像進行複製。經過首個週未於魔鬼山進行的局限題材特訓之後 ( 魔鬼本質@潮流反動 ),一眾人等於隨後的週未,轉戰西炮台龍虎山。
拍攝當日,天氣條件比前一次更不理想;集合前已肯定是天陰,臨近集合時間,開始有雨,到了於克頓道口起步不足兩分鐘,更是大雨傾盤!然而,不知是因為活動設計巧妙,於潮流反動之中摻合了難以抗拒的「盧吉夜拍」潮流原素,還是因為經過東炮台特訓的洗禮,各人採用非潮流手法拍出了信心,隊伍中竟然沒有響起半聲退堂鼓,活動繼續進行。

或許是同學們的熱誠感動上蒼,接下來的天氣狀況,彷彿是為我們的行程度身訂做,為原計劃中的每個景點,送上了最佳的配搭;使這一次外拍,四韻俱全,各參加者都滿載而歸。

景點 1:松林廢堡

龍虎山這地點,對筆者來說絕不陌生。小時候,家住上環,便經常隨家人到此遊玩。後來更有一段時期,以此為晨運基地,並設計了一高強度訓練項目:從上環太平山街開始,連奔帶跑,途經上環、西環半山,至香港大學背後,轉接整條克頓道,直攻西高山頂峰。全程有上冇落,最後登頂的一段,基本上是半行半爬;現在回想起來,也感到有點上氣不接下氣。而這特訓路線中的克頓道路段,正是龍虎山之所在。不過,那時只知道炮台山,從未聽聞龍虎山這名字。

記憶中山上的戰時遺址,碎石瓦礫遍佈,彈孔彈坑清晰可見;若然在這裡取景拍戰爭片,肯定不用大費周章。但濶別多年,舊地重遊,卻差點兒認不出老朋友了!如今這裡已變成正規的郊野公園,沿途樹木參天,竹青林蔭;炮台建築遺址,也被冠上「松林廢堡」之美名。── 眼前的炮台山,再也嗅不出絲毫的戰火煙硝;只是依偎着一片青葱蒼翠,在細雨輕霧底下,默默地見證歲月的蒼桑。
dcf-travel-img-22108
dcf-travel-img-22109
dcf-travel-img-22110
dcf-travel-img-22111
dcf-travel-img-22112

景點 2:霧影叢林
拍過松林廢堡,繼續沿克頓道往山頂進發,不消片刻,便來到不見經傳的景點 2。這裡其實只是路邊的叢林,相信不少人途經此處,也覺平平無奇;卻原來,只要找來一片迷霧,略施魔法,便可變身精彩的景致。
dcf-travel-img-22113

要在平凡景物中發現可做之材,觀察與經驗同樣重要。當日到此之時,己近下午五時,天色開始昏暗;雨停了,山谷中泛起陣陣輕煙。這時候,只憑觀察未必可以估計當中的可塑性;若以自動曝光試拍,也會因為逆光加上迷霧,拍出昏暗的一團。經驗不足者,絕對有走寶之可能。其實,只要把曝光值適度提升,藉濃霧強化的空氣透視效果突出林木的層次,美景便隨之而來。
dcf-travel-img-22114
dcf-travel-img-22115
經迷霧點化的路邊叢林頗具吸引力,同學們都拍個不亦樂乎;但與此同時,相距不過五分鐘行程的另一景點,亦己經準備就緒。

景點 3:夜霧迷離
Magic Hour 並非晴空景色的專利,表現於霧景之中,同樣精彩。克頓道盡頭之處,就是夏力道與盧吉道的交匯點。和景點 2 一樣,這裡也不見得相貎出眾,只是個典型的休憩公園;一個涼亭,幾條小徑,散佈着三數座椅及郊野建身設施。同樣是要多謝一片濃霧,配合著傍晚時份的色溫變化,再添上燈光亮起神來之筆,一切,都變得不再平凡。
dcf-travel-img-22116
dcf-travel-img-22117
dcf-travel-img-22118
昏暗加上濃霧,要拍出場景中的細節,並不容易。在這情況下選景取材,可以利用僅餘的光源,包括天空與燈光,配合適當的景物,勾勒輪廓,突顯層次,創製出戲劇性的效果。上面的幾幅照片,都是運用了這個取景策略。
夜色漸濃,天空變得愈來愈藍,愈來愈暗,燈光逐漸佔據主導地位。這時候,冷暖色彩的對比,便擔當了場景中的主角。
dcf-travel-img-22119
dcf-travel-img-22120
拍攝到此,經歷連串的景色變化,忙碌得不可開交的大半天,相信同學們都不愁沒功課交了,然而上蒼再一次示範何謂天公造美。入夜後,濃霧漸散,盧吉道的路燈,在樹梢葉叢之間,散發出神秘的光芒,彷彿提示着:距離這交匯點不遠之處,璀璨輝煌的維港夜景,正在等待着。
dcf-travel-img-22121

景點 4:盧吉夜拍
盧吉道的維港夜景,相信不用多花筆墨形容了。隨後而來的個多小時,八個字:故態復萌、潮流回歸!
dcf-travel-img-22122
dcf-travel-img-22123

寫在反動之後
正如前文 ( 魔鬼本質@潮流反動 ) 提到,觀察先行,感覺先導,配合攝影技術詮釋演繹,是這次東西炮台山外拍活動的潛主題。所選的景點,基本上只有参考,無從抄襲。尤其是本文中的景點 2 及景點 3,由於拍攝時已近傍晚,場景中亮度與色温都急速变化,景點 3 拍至尾聲時,差不多每拍一兩幅便需要調整曝光或色溫設定,也需要改變拍攝位置與對像,務求可以充份利用當時的光線特質,拍出獨特的效果。驟聽起來似乎對拍攝技術略有要求,其實仍離不開基本功的範疇。之不過,對若干習慣以「必殺技」、「全攻略」等模式化方式拍攝的同學而言,如此的臨場應變,或多或少是一種挑戰。
dcf-travel-img-22124

科技進步,為攝影增添了大量的可能性,同時也將攝影推向空前的普及;拍攝模式化,已是無可避免的事情。然而,正如高檔相機即使如何先進,依然保留原始的手動功能一樣,若要認真學懂攝影,基本的知識與技術還是必須的,而這正是潮流反動的意義所在。所謂反動,並非反對,只是希望在潮流之中,對攝影基本功的重要性,作出一點溫馨提示。
事實上,很多攝影題材之所以流行,往往都是始於一些優秀的作品。可是,當潮流發展到某一程度,大量照片都是拍自相同的景點,在相同景點拍攝的照片都是採取相似的角度、採用差不多的手法的時候,攝影機和影印機已沒有太大的分別;拍攝,也就失去了應有的意義。須知道,不經觀察,缺乏創意,沒有個人觀感的影象複製,即使再好看,也是乏味得只剩下讚好!



文中各景點位置可參看以下地圖。
dcf-travel-img-22107

龍虎山主要是經由克頓道前往,上行起點位於港島西環半山,旭龢道與干德道的交匯處。新巴13號線 ( 大會堂至旭龢道 ) 以此為終站,而港島專線小巴3號線 (來往中環香港站及寶珊道 ) 亦途經此處。此外,也可以從港鐵大學站步行前往,需時約十分鐘。
克頓道全程斜路,除了起點百多公尺的一小段,之後都是行人專用。從起點前往景點 1「松林廢堡」,大約半小時便可抵達。沿途有路牌指示。路旁叢林茂密,不乏雀鳥、松鼠、昆蟲的蹤影。
若嫌上斜太辛苦,大可反其道而行,先乘車到山頂廣場,然後沿夏力道或盧吉道徒步前往景點 3 ( 前者路程短近一半,後者則可俯覽維港景色 ),再沿克頓道下山。

2016年8月6日 星期六

魔鬼本質 @ 潮流反動

這些年,提到鯉魚門魔鬼山,你會想到甚麼?是漫天彩霞的日落景致?還是維港的璀璨華燈?
不錯,這些都是近年在網媒上熱門的魔鬼山景色。但靜心一想,那其實只是從魔鬼山拍攝維港,嚴格來說,是維港景色,拍的並不是魔鬼山。 魔鬼山,從歷史上看,是戰時遺址;從地理位置上看,是先人的依傍;以名字而言,是黑暗的化身 ……。無論如何,橫看直看,左看右看,魔鬼山都不應該是華麗璀璨,相反,沉鬱、蒼涼而略帶神秘,才是它的本質。
它,俯覽塵世 ……
dcf-travel-img-21797

它,超然物外 ……
dcf-travel-img-21798

飽經歲月風霜,山上的戰時遺址,只餘一堆頽垣 ……
dcf-travel-img-21799

敗瓦 ……
dcf-travel-img-21800

在大自然跟前,無聲消逝。
dcf-travel-img-21801

不禁令人懷疑,幾道鐵索,能夠圍住多少塵封往事?
dcf-travel-img-21802

一個神龕,可會令人懷念幾許忠魂?
dcf-travel-img-21803

似乎只有生生不息的野花,願意耐心聆聽歷史的教誨。
dcf-travel-img-21804

的而且確,而今太平盛世,魔鬼山大概只是又一個的消閒景點,又或者是拍攝熱點。腳踏炮台遺址,有誰會憶記起先輩守護的艱辛?
dcf-travel-img-21805

但倘若你用心去感受,去領會,便不難想像,在漫天煙硝的歲月,曾經有人盯着厚牆上的小草,盼望着和平的到來 ……。這一刻,你彷彿聽得到歷史的聲音。
dcf-travel-img-21806

夜幕低垂,魔鬼山的背後,舉目所見,盡是沉、鬱、蒼、茫。有時,歷史的深沉,調子低得使人透不過氣來。
dcf-travel-img-21807

這時候,我們或者只需別過頭來,看看現實中繁華的燈光,便可輕易舒解心中的鬱結。然而,別忘記,就在這山頭,曾經有着連年不斷的寒冬。
dcf-travel-img-21808

入夜之後,維港再度繁華璀璨。而魔鬼山,卻依然俯覽塵世 ……
dcf-travel-img-21809

超然物外 ……
dcf-travel-img-21810



這次魔鬼山拍攝,其實是個名為「探古尋源──東西炮台山」外拍活動的一部份;東炮台就是鯉魚門魔鬼山,西炮台則是西環龍虎山。從字面看,探古尋源明顯是主題,但實質上,更重要的潛主題是以非流行觀點拍攝潮流景點;要求參加者還原基本步,觀察先行,感覺先導,然後配合攝影技術詮釋演繹,而不是把印像中的網上照片複製。因此,活動之前,建議參加者自行搜集一些關於魔鬼山的資料。
活動集合時間是下午二時正。這本來己足夠清晰地表明維港落日只是活動的配菜,但相信部份參加者仍是慕魔鬼山日落之名而來的「潮流派」。不消說,這些拍友不一定會按活動的設計意圖去想、去拍;火燒雲、鹹蛋黃、萬家燈火,仍是他們心目中的魔鬼山標準影像。之不過,天公造美,活動當日雖有陽光,但多雲、大霧、晦暗天色仍佔主導,「潮流派」惟有放棄拍攝火燒鹹蛋的奢望,疊埋心水另謀出路,儘管口裡不時埋怨著:有難度喎!
結果呢?無論是潮流派還是與非潮流派,拍出來的非潮流作品都有不錯的表現。



往魔鬼山一點也不難,由於網上相關資料已相當充足,很容易找到,在此不贅,只附簡單地圖一幅。從油塘地鐵站出發上山,到山頂炮台,步行需時大約四十五分鐘到一小時。
dcf-travel-img-21811
(M) – 油塘地鐵站 A2 出口起行 (取道上下兩路均可)
(1)  – 山徑入口處 (衛奕信徑三段)
(2)  – 山腰炮台 (歌賦山炮台)
(3)  – 山頂炮台 (魔鬼山堡壘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