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, 2018的文章

旺角他們

圖片
  甚麼是社區?很可能是被當中的「區」字所誤導,一般人的理解,社區是一個社會中的某個地理區域,也就是在地圖上畫出的,又或者是為區議會選舉所劃分的區域。然而上網一查,才知道社區更多是指人群,而非地域。例如灣仔區,是指生活於灣仔這地域的「嗰啲人」。所謂一樣米養百樣人,不同社區的人口光譜不盡相同,每個社區都有其獨特之處。有些社區人口光譜狹窄,例如港島山頂區和深水埗,前者非富則貴,後者偏向低下階層。而旺角區,無論是以地區還是社區定義劃分,無論是以本區人口還是外來人口來計算,人口光譜即使不是全港最廣濶,相信也應該入三甲之列。   除了人口複雜之外,作為著名的消費購物商業區,旺角的另一特點是「外來人口」比例特別高。走在大街上的,很大部份都不是在這區生活的人,甚至不是香港人。這情況於假日尤其明顯。筆者就不時擔當星期天「外來人口」的角色。只不過,和大部份的「外來人」不同,小弟無意shopping消費,只是漫無目的地過過街拍癮。咦?漫無目的地街拍是否也算是一個目的?   相比在其他日子及地區進行街拍,假日在旺角街頭拍攝時,筆者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:眼前紛雜的各色人等,一下子很容易地被劃分成為兩類;一類是為消費,另一類是為生存。或許在另一個時空,兩者的身份可以互換,但在此時此刻,則是涇渭分明。同樣令筆者感到奇怪的,是自己選擇的拍攝對像,總是偏向為生存的一類,而當中,又以那些艱苦地為生存而努力者居多。   攝影題材的選擇,多少反映了攝影師的內心世界。茫茫人海之中,找到了「你」,按下快門,當中總會有着某種的原因,存在着某種的意義。但若問是甚麼原因和意義,自己卻是啞口無言。大概,最有可能的原因,是在日常生活中,自己大部份時候都是擔當着這類人物角色吧!至於意義 ……,也許是希望留住的每一個影像,能存活於觀者的心中,即使只是短暫的瞬間,也可以讓他們不至於太過忽略這類人物的存在吧! 假若可以用「人生於世,有若寄塵」來形容人生的短暫和渺少,那麼,在樓價直迫天文數字的今天,在金舖璀璨宛若銀河的彌敦道,在消費者多如天上繁星的西洋菜街、花園街、朗豪坊、雅蘭商場,這些在社會中掙扎求存的他們,似乎更像物理學中描述的中微子,── 無質、無重,只是靜悄悄地掠過與我們共同存在的時空。  

Smart 瘋

圖片
  當今世上,若數電子產品的寵兒,非智能電話莫屬。隨着注入的功能日益豐富、日益強大,智能電話的應用,已逐漸佔據人們生活的一大部份。因此,不少先知先覺的專家們,早已發出了關於智能電話將會如何影響人類行為、健康,以至整個社會的警告。據聞近日西方先進國家更開始反樸歸真,於某些場所,例如學校,有限度地實施禁用智能電話。 但一些像筆者那樣,既不喜歡追潮流,也不崇尚名牌,亦從未試過沉迷於某類型的商品的人,對這些專家之見總是不以為然。於我等實用主意者而言,智能電話好使好用,方便聯絡之餘,各種apps的功能,更延伸了自己的知識與能力。看天氣、搵街道、等巴士、計價、購物、訂票、觀星、拍攝 …… ,在在都確實為自己增添了不少便利,又何必杞人憂天呢? 然而最近幾個星期天的下午,在旺角區漫無目的地進行了幾次街拍,回來看過照片,稍作統計,才驚覺專家之言並非無中生有!── 隨意拍下的照片,當中各色人物,不論性別,無論老、中、青、少,閒着、忙着、坐着、站着、走着,正在使用智能電話的竟然超過一半! 雖然,造成這現像的原因,亦有可能是使用智能電話的人較容易上鏡,但無可否認的是,它確乎是無孔不入地改變着我們。── 至少這回合是改變了我的攝影題材。 記得魯迅有一篇雜文,題為《聰明人和儍子和奴才》,內容寓意深刻,放之於今天的社會亦絕不過時。本來,近一百年前的文學家,即使如何善於洞察世情,相信也不能預知今天 smartphone 的發展,但分析文章的標題,又似乎預言了當下人們對智能電話的依賴,幾近瘋狂。可不是嗎?聰明就是smart,儍子即是瘋子,聰明人和儍子結合起來,不就是「Smart 瘋」了嗎? 但願這穿鑿附會,只限於此,不再適用於後面的部份。否則,便意味着我們都要變成智能電話的奴才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