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六, 8月 21, 2021

觀之不存,景將焉附

 景觀一詞,看似簡單,其實道出了景與觀的相互依存關係。

按一般理解,當然是先要有景,才可以觀。然而,相同的景,卻可以有無窮無盡的觀。這不單是指不同的人,有不同的觀點與角度,即使是同一個人,抱不同的心態觀看同樣的景物,感覺亦不盡相同。

dcf-travel-img-43921

日前到西九文化區進行人像拍攝,活動完結,途經一間餐廳。旁邊有個看似暫時停業的露天茶座,整齊排列的桌椅連同太陽傘,在斜陽中光影交錯,儼然是一座藝術彫塑。忽然醒起,這西九文化區並非一個普通的休憩公園,而是 ─ 引用網上找來的官方描述 ─ 一個充滿活力的文化區;一個讓本地藝術界交流及合作的平台;以及呈獻世界級展覽、演出及文化藝術活動的主要場地。

dcf-travel-img-43894

dcf-travel-img-43895

dcf-travel-img-43896

dcf-travel-img-43897

可惜,左看右看,橫看掂看,眼前的西九文化區,要麼是個普通的公園,要麼是個尚未完工,然而卻是前程未卜的發展項目。食肆關門,展館暫停開放,路過的人,街坊比遊客多,緩步跑的運動愛好者、推着嬰兒車散步的年青父母、不知是偶然途經還是刻意蛇王的白領、午睡的大叔、赤腳走在草地上的大嬸 …….。一切,是那麼貼地生活的平舖直敘,想像不到哪裡會有步上世界級水平的台階。

dcf-travel-img-43898

dcf-travel-img-43899

回顧這西九文化區的發展,確實可以用坎坷二字形容。為免離題太遠,詳情不表,有勞讀者自行參看維基百科。大致而言,就是幾經波折,由原本偏向文娛康樂的構思,跌跌碰碰地朝着升呢藝術層面的方向走。能否如願,處身於目前的新冠疫情迷霧,以至世界級政經秩序變幻莫測的時刻,誰可看透?誰能預知?

dcf-travel-img-43900

dcf-travel-img-43901

迷惘中走到 M+展亭附近,又是關門大吉。圍繞展亭旁邊,離不開置美感於不顧,胡亂糾纏的紅白膠帶。正當思維中的藝術指數快要跌破底線之際,偶然抬頭一望,展亭建築的玻璃幕牆,反映着天空的雲朵,線條、型狀、色彩、質感,一應俱全,活脫脫就是一個經過刻意設計的畫面。一下子,藝術細胞重新振作;霎時間,這西九文區,又似乎瀰漫着藝術的氣息。

dcf-travel-img-43902

眼前的景,還是不久之前的景,思維改變了,觀感便大大不同。觀之不存,景將焉附,一個地點是否有景,只視乎你如何觀看。


Suno, 合作愉快!(有片,有 AI)

  一向都有興趣將多幅硬照組合剪輯成為影片,並且加上合適的配樂。然而這看似不大複雜的事情,卻有幾個實在的難題。 首先是版權問題。大部份現成的歌曲音樂,都有版權保護,不可胡作非為。其次是歌詞內容大都不能與照片畫面相配。因此,以往製作此類影片,很多時都是倒轉過來,先選內容意境相近的歌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