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, 2017的文章

一樹紅梅,百態千姿 @ 嘉道理農場

圖片
  每年春天,百花盛放;今年春天,百花亂放。 相信是去年底天氣異常溫暖之故,今年花開狀況七國咁亂。樓下平台花園的簕杜鵑,街角的幾株洋紫荊,橫跨秋冬花開多月,盛況依然;同場上演還有罕見的深秋盛放羊蹄甲;就連本來仲春才開花的紅棉,也趕忙於初春時節來湊熱鬧。去年的二月中,嘉道理農場的紅梅,山上山下都開得燦爛,今年,卻只剩山腳近入口處的老樹紅梅支撐大局。不過,若認真拍攝起來,只此一株,已足夠忙上大半天。 梅花屬於喬木花卉。相比草本花卉,喬木花卉有更可觀的枝幹樹椏,因此,拍攝喬木花卉,表現重點往往不在於花朵,而在於花朵與枝幹造型的整體配合。而在各種喬木花卉之中,梅花的枝幹造型變化較多,而老樹梅花,由於枝幹較為粗壯,更能展現蒼勁的神韻,拍攝起來,可塑性更高。 中國人拍花,向來與西方人不同,最明顯的分別在於更着眼於表現意境。這種演繹傾向,顯然受傳統文化所影響。而作為國畫及詩詞歌賦中常被引用的描寫對像,以梅花為主題的攝影作品更容易看出這特點。當中較常見的,就是採用多重曝光、搖鏡、後製等技法創製出如虛似幻的影像,營造出朦朧、含蓄、如詩的畫意美態。但可能因為筆者是個寫實派,也可能因為懶,即使要嘗試表現畫意,通常都只循基本的構圖造型、鏡頭效果及色調光線等來實現;運用特技拍攝是偶一為之,或者迫不得以,又或者,是貪得意。 不依靠特技來創製畫意,妨水墨畫是筆者常用的手法之一。 要拍出這種帶水墨味的枝幹,技術上其實不太難。大致而言,只要選取淡白的背景,例如多雲的天空,以逆光拍攝,枝幹自然會變得灰黑;加上選取適當的角度,採用適當大小的光圏,運用鏡頭的景深效果,便可以建構出各種虛、實、濃、淡、粗、幼、疏、密的「水墨」線條。不久前在《頭條日報》讀到陶傑在專欄中提及畫家關良對中西方繪畫見解一則,認為「中國人善於用線,從平面中找到舉世無雙的寫意藝術;西方人重明暗、體積、空間。」;對此觀點,筆者絕對認同。很難準確解釋這現像背後的原因,然而以水墨風骨來表現喬木花卉,正好突出中國人在線條運用的偏愛與天賦。以下三幅均是拍攝同一朵梅花,可見只是選取不同的角度與背景,已可以營造出不少變化。 拍出詩情畫意的另一有效方法是不按常規構圖。所謂不按常規,主要是不按一般的三分、對稱、框式等構圖法則,而改以參考中國畫較特別的造型佈局;國畫的佈局,本來就與西洋畫大有分別。 ▲ 誇張的粗線條與黑白分佈。 ▲ 偏處角落的形體;配合沒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