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四, 9月 23, 2021

PSLRACR - To whom it may confuse

 不懂得本文標題的「英文字」PSLRACR 如何發音,實屬正常,因為它並非甚麼英文字,只是將 Adobe 旗下,攝影人常用的三個相片編修工具的英文縮寫合而為一。

dcf-travel-img-44211

Ps 是 Photoshop 的縮寫,肯定大家都不會陌生,它已像 google 那樣,成為了相片編修的「代動詞」。若有人說某相片 PSed,便即是曾經編修過,儘管所採用的編修工具不一定就是 Photoshop。

Lr 是 Lightroom 的縮寫,大部份涉獵數碼攝影的人都會知道。即使未必懂得如何使用,至少也曾聽聞它的功能強勁,可以把本來色光暗啞旳影像,調至明艷照人;可以把原相片中只是依稀可辨的銀河,弄至躍然屏上。總之,平日網上見到的靚相,似乎十居其九都曾經過 Lightroom 洗禮。

至於 ACR,卻可能會考起不少人,至少在業餘圏中是如此。ACR 是 Adobe Camera Raw 縮寫,大致而言,是 Adobe 提供用作編修 RAW 檔的工具。然而這說法不算準確,也不全面。以下,筆者嘗試以簡單扼要的方法,揭開 ACR 的神秘面紗。

歷史

早於 2002年,ACR 便以 Photoshop 7 的插件 (plug-in) 形式面世,比 Lightroom 早了大約五年。設計 ACR 的一個主要目的,就是要讓 Photoshop 可以讀取不同相機製造商的 RAW 檔。

功能

歷史因素使然,Lightroom 的編修功能,是建立於與 ACR 相同的核心基礎之上;過去如是,現今如是。因此,單就相片編修的能力而言,兩者不相伯仲。

比較

Photoshop 雖然名曰 photo,實質應用劍指平面設計。而 ACR 只專注於相片編修,功能數量只及 Photoshop 的小部份,使用介面亦因而簡單得多。講授 Photoshop 時,經常都會有同學因某某功能 (以至一整組功能) 不知所踪而求救,需要協助將隱藏了的功能重新發掘出來。而 ACR 則不單只介面簡單,各項功能一目了然,位置固定不變,不像Photoshop 那樣的可以「收收埋埋」。

數據庫支援的相片管理功能,無疑是 Lightroom 的一大強項。對需要處理大量照片的專業攝影工作者而言,這是非常有用,近乎必要。然而對於日常處理相片數量不多,亦不善於資料分類、數據整理的使用者而言,這卻變相成為一種負累。相反,ACR 就是那種「拎起手就用得」的工具。事實上,不少人平時習慣面對實實在在的相片檔案,不容易一下子接受 Lightroom 那種只認影像不理名稱的「無檔派」影像記錄管理方式。

也許那些熟悉電腦操作的人,對於 ACR 以功能簡單換取操作容易感到不以為然。但對於那些連最基本的檔案操作亦略感吃力的,ACR 操作簡易,可說是具有壓倒性的優勢。

需要一提的是,現時 Lightroom 有兩大版本,Lightroom Classic 及 Lightroom。前者是早期 Lightroom 版本的延續,單看使用介面,專業感迫人而來。而後者,則是以簡單易用,並配合雲端儲存及移動應用為賣點。然而兩個版本,對業餘用家都有着某程度的「不友善」。Lightroom Classic 介面內容太過豐富,若然沒有足夠大 size 的,又或者有多於一個的顯示屏,使用起來就是諸多不便。至於 Lightroom 的雲端儲存,隨基本計劃附送的容量,以現時一般數碼相機的影像檔案大小計算 ……,嘿,好過冇!

小結

PS ── 精雕細琢,大刀濶斧,不可或缺

即使只限於相片編修相關,PS 擁有很多的功能,仍是 Lightroom 與 ACR 無法比擬的。例如存在於多種功能的內容感知特性;修補瑕疵、移花接木、輕而易舉。液化功能,化妝整容不用擔心後遺症。此外,精準的選取、圖層、遮色片,智慧型物件、多款功能濾鏡等等,都是難以取代的好使好用。

LR / ACR ── 各有所長

選用哪一個,取決於你是否需要認真對待相片管理,以及你要達至如何的專業程度。假若你需要的就只是相片編修,包括色光調節、畫幅剪裁、鏡頭修正等等,ACR 已經能讓你充份滿足。值得一提,Lightroom (非classic 版) 與 ACR 的編修功能介面是九成相近 (個人感覺 ACR 的略勝一籌)。換言之,只要學懂使用其中之一,便可以兩者兼顧。

補充

由於 ACR 不是獨立程式,而是附屬於 Photoshop 的一部份,因此,Adobe 的 Lr + Ps Photography 套裝計劃,其實已經包括三者。如此一來,要考慮的問題就並非購買哪一個,而是因應閣下的需要,熟用哪一個。 特別一提,ACR 不是只適用於 RAW 檔,編修 JPEG 檔也沒問題,而且同樣可以實現非破壞性編修。

建議

若然閣下有意認真掌握相片編修技巧,但又無意成為高尖 (或腌尖) 用家 (sophisticated user) 的話,ACR 可說是不二之選。

星期二, 9月 07, 2021

屏山人物徑

 屏山的鄧氐宗祠,三進兩院的建築格局,氣派恢弘。當中的大廳,儼然是個大舞台。每次到此,置身「舞台」中央,朝大門方向往下望,總會有一瞬間,幻想自己是個萬人觸目的表演者。可惜現實中的小弟,並不擁有任何適合登台演出的技能。

也許是這種恨演不成的心態使然,當步進宗祠的那一刻,便即時想起同行的 Hebe 是舞林高手,很自然地聯想到一位漂亮少女,在寬敞的大廳翩然起舞的畫面。於是提出要求,竟然又順利獲取「不反對通知」。

dcf-travel-img-44056

對時下流行的 hip hop 舞略有認識者大概都會知道,這種舞蹈的姿勢動作,某程度而言,與抽筋只是一線之差。分別只在於 hip hop 抽得好看,真實的抽筋難看。倒是 Hebe 深知箇中奧妙,只跳了幾下,便意識到這樣拍出來的硬照不會好看。只見她稍加思索,頭頂之上彷彿亮起了一個燈泡,隨之而來,竟是一種前所未見的 hip hop 變奏。取景框中,對焦點追隨着她的身影,有着一種難以言傳,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覺。只是當時忙於取景,一時間說不出所以來。

dcf-travel-img-44057

dcf-travel-img-44058

dcf-travel-img-44059

dcf-travel-img-44060

回家一看照片,恍然大悟:這不就是功夫架式!好一位揚眉少女,棄舞從武,同樣揮灑自如,氣度非凡;稚氣未減的臉龐,隱約展現出大師風範。做夢也想不到,hip hop 一下子可以變成功夫。

這偉大發現當是意外的收穫。其實這次拍攝「屏山人物徑」,原始構思是「時尚 vs 古典」,嘗試以時尚穿搭對應古老建築,且看能否撞出火花。

開鏡第一 shot,取景上璋圍。一堵青磚牆、半對舊門聯、石門框上嵌着幾枝趟櫳木桩;說是古意盎然,絕不為過。這時候,脫掉外套,上身穿着時尚小背心、一頭染髪的 Hebe 置身其中,直覺上就是點題的組合。心想:這視覺與象徵的對比,應該可以撞出火花了吧?

dcf-travel-img-44083

dcf-travel-img-44062

沒錯,火花是有的,可惜只是短暫的瞬間。之後 Hebe 重新穿上外套,火花亦隨之暗淡。不知怎的,感覺到對比減弱了,換上了自然的和諧。

dcf-travel-img-44063

dcf-travel-img-44081

dcf-travel-img-44065

dcf-travel-img-44082

dcf-travel-img-44067

dcf-travel-img-44068

dcf-travel-img-44069

拍攝到了愈喬二公祠,協調的感覺更加明顯。沒料到 Hebe 這身時尚的服式造型,與周圍環境可以融合得這麼的好。黑色的外衣,若不留意衣領膊位的剪裁,看起來與唐裝無異。配上粉紅小背心,與祠堂大門前的建築與裝飾稍加比較,不難看出兩者的色彩配搭如出一轍。Hebe 站到旁邊擺甫士,襯絕。沒違和,沒衝突,沒碰撞,何來火花?

dcf-travel-img-44070

dcf-travel-img-44071

dcf-travel-img-44072

dcf-travel-img-44073

dcf-travel-img-44079

換個地點,覲廷書室。褪色暗綠的木屏風,下半截有竹樹圖案,色彩尚算鮮明,上半截則是縷空雕刻,部份染上了金漆。縷空之處,隱約透着紅色地磚反映的滿室淡紅。論色相,是多樣的,然而都是淡然的和諧相處,彷彿滲透着儒道哲學。這時候,太陽經已下山,Hebe 輕倚屏風,面朝室外,柔和的光線勾勒着她臉龐的輪廓。眼前所見,分不出時尚與古典,看到的,只是美。

dcf-travel-img-44074

dcf-travel-img-44075

dcf-travel-img-44076

dcf-travel-img-44077

構思,從來都只是構思,效果不似預期,司空見慣,然而那不一定等於壞事。就如這次屏山人物徑拍攝,少了預期的火花,卻收穫意外的啟發。原來時尚與古典,不一定要 versus,不一定要對着幹。兩者就如 hip hop 與功夫,可以互相轉化,彼此共融。說不定,當中還存在着一脈相承的 DNA。

dcf-travel-img-44078


相關文章 -
冬至屏山 ─ 元朗屏山文物徑快閃拍攝記








下白泥。灘塗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