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, 2021的文章

看花不是花

圖片
  今年春天,花開璀璨。花癡們讚口不絕,機不離手,馬不停蹄,拍個不亦樂乎。然而新冠疫情未過,外影動力多少受到影響,難以盡情釋放,因此,小弟今年安排的春花相關班組活動,特點是理論多多。打從一月開始的「構圖八達通」、「美學原則與視覺引導」、「識色適式 ─ 色彩應用入門」,以至後來的「取之有道 ─ 花卉取景構圖」和「取裁有道 ─ 花卉作品剪裁」,連串的理論課,或多或少都是為配合花卉拍攝而設。 理論實踐俱備,本已不錯,花上添錦的,是康文署神來之筆,將早已預料泡湯的花展化整為零,於全港多個公園設立專題花圃,供遊人觀賞。如此一來,真不知花癡們會是樂此不疲,還是疲於奔命了。 本來分區花展,絕對可以當作實習教材,但由於深知類似場合,向來都是打咭勝地,因此並沒有列入活動範圍。況且相比往年,今年的理論指導尤其充裕,相信同學們功力定必有所長進,小弟大可坐享其成,等待欣賞同學們自行前往拍攝得來的佳作。然而鴨脷洲公園展出的八重櫻,卻令不少同學交出意料之外的功課。 因為品種城中少有,而且狀態不俗,八重櫻存在的消息一經傳出,迅即掀起一陣熱潮。一時間,網上媒體櫻光花影,好不熱鬧。然而看了部份同學的作品,感覺卻是強差人意,頓生疑問:課堂上了,例子看了,小弟講的,即使不是頭頭是道,至少也算得是有紋有路吧,怎麼卻用不上一招半式?於是向部份同學了解情況,探究因由。結果是答案模糊,投訴清晰:阿Sir,好難影呀?都唔知點影! 坐享其成夢碎,唯有親赴現場考察。現場所見,櫻氣迫人,時屆下午,花況依然可觀。加上為數有十幾株之多,聚集於大概一個籃球場大小的範圍,即使難以媲美日韓規模,但也頗具看頭。然而尶尬之處,亦在於此:大範圍取景,不足以表現舖天蓋地;近距離特寫,又人多擠擁,亦阻人打咭。這情況,慣用腳架拍攝的朋友,更是難上加難。可是,即使再難,也得向投訴的同學交功課呀!況且,根據多年拍攝經驗,深知景隨心至之道,目中無景之時,只要心中有景,說不定能有所發現 …… 發現?!剎那間,又想起了畢加索的名言:尋找是無聊的,發現才是根本。於是,拿起裝上了 70~300mm變焦鏡的相機,又 pan 又 tilt 又 zoom,竭盡所能去嘗試發現 ……。結果,過程中除了「發現」幾幅照片之外,亦透過與同學的交流,發現了同學們難以將理論付諸實踐的一個重要原因:未能做到看花不是花。 聽似故弄玄虛,其實看花不是花 (甚至推而廣之看景不是景)

擁有畫筆便成畫家 @ 草根散記

圖片
  擁有畫筆便成畫家 @ 草根散記    ─ 2021/02/22 多年前,互聯網剛剛興起,www 開始流行,很多公司都希望擁有自己的網頁,作為跟上潮流的網上招牌。那時候,Microsoft 開發了名為 FrontPage 的網頁編寫工具;雖則簡單原始,但還是可用的;做出來的網頁,匹配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為佳,是不言而喻。當時流行着一個相當美麗的誤會:擁有 FrontPage,製作網頁便不用假手於人。這誤會美麗之程度,就如以為擁有畫筆,便可成為畫家差不多。其實類似的美麗誤會,也曾經存在於攝影。曾經?意思係?…… 攝影圏中流傳一句名言:買器材不送技術。然而隨着科技日益進步,這句話的意義亦漸漸有所改變。沒錯,買器材依然不送技術,但係,送靚相。須知道,攝影是撞彩的藝術。彩數,就是機會率,器材愈好,撞中的機會便愈大,靚相,就愈多。 時至今日,對某些攝影題材而言,即使有技術,若非擁有相當水平的器材,是極難拍出好作品的。拍攝飛鳥就是一個明顯而又普及的例子;快速對焦、高速連拍弱不了之外,還要有良好的高 ISO 表現。即使相對靜態的題材也不例外。擁有人眼對焦功能,覆蓋範圍涵蓋大部份畫面的對焦點,拍攝人像是着數得多。再說更靜態的花卉拍攝吧,一個波波鏡(反射式鏡頭),足以化腐朽為神奇。即使最簡單基本的防震功能,其實也幫上了很大的忙。 科技先進,靚相氾濫。若然是認真看待攝影的話,就不應只滿足於相靚 Like 多。不妨多花功夫探索一下,如何將靚相升呢成為佳作。又或者思考一下,攝影除了相靚之外,還有些甚麼有意義的東西,值得我們不懈追求。 相關文章 - 構圖八達通 @ 草根散記 草根散記 @ 2020/12

穿越馬灣

圖片
  這回合,可說是人地兩生疏。model 與地點,都是陌生。 雖然之前曾特意到馬灣視察,拍了半天風景,但只要略有經驗的攝影人都知道,同樣的一個地點,拍風景與拍人是兩回事。在一個相對陌生的地點,拍攝一個完全陌生的 model,更難預料是甚麼的一回事。這一趟,也不例外;只不過,過程是意料不到的暢順,內容是意想不到的豐富。 順利的拍攝過程,在荃灣珀麗灣碼頭牽開序幕。小妮子不單只樂意回答問題,亦能主動帶出話題,乘過二十分鐘的一程船,走了十來分鐘的一段路,還未除下口罩看清楚廬山真面目,陌生人相處應有的隔膜,已經變得半透明。 馬灣本來就是個場景豐富的地方。若以地域劃分,這次拍攝大致可分為馬灣公園及馬灣廢村兩大部分。按常理而言,前者是打咭公園 feel,後者充滿廢墟的感覺。但實際上,不知是否近年遊人稀少的緣故,馬灣公園顯得有點日久失修,儘管打咭地標仍在,卻呈現出「廢廢地」的感覺。開講有話「相」由心生,這次拍攝的好幾個場景,亦自然而然地偏向「廢廢地」的低調。 #1 再生能源基地 早在視察場地那天,已看中了這小小的展館。幾度玻璃門造就了半透的反射,配上室內外又橫又直的裝飾結構,質感與線條都夠豐富了。 #2 鳥望台 這打咭地標可正是展示活潑與活力的好地方。輕巧的服式、協調的大地色彩,洽如其份,天作之合。並非事前的安排,純是意外的收穫。 #3 古蹟館 玻璃窗旁邊的散射光,總是美妙。反正遊人不多,不妨也來幾個富有動感的行街購物甫士。 #4 太陽館度假營 本應是半場休息的時間,然而拍攝沒有停止,甫士繼續。因為拍的影開有癮,被拍的活力充沛。一臉倦容,是裝出來的。 拍過了馬灣公園,便移師馬灣廢村。拍攝,亦由場地主導變為構思主導。其實之前在「再生能源基地」拍攝時,我們已找到了基本的共識:model 不只是擺甫士,更需要像個演員。而這「指導思想」,在廢村這部份更是表露無遺。幾乎每個場景,都可以穿鑿附會,配上一個自創的電影名稱。 #5 草莽慌心 一臉驚惶,真想不到可以如此入戲。 #6 破屋驚魂 驚慄依然,這破敗的場景更具氣氛。她繼續交足戲份。 #7 枯樹下的鄉愁 來到枯樹旁邊,她問:甚麼劇情?甚麼感覺? 我答:久別之後,重回故鄉,眼前一片破落;緬懷、傷感。於是,她一秒入戲。 #8 大橋前的小街 掛着蔓藤的燈柱背後,是汲水門大橋,那高大宏偉的身影,反襯出小街的落泊唏噓。 #9 愉快的村公所 村公所是否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