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, 2020的文章

FMPP #1

圖片
  去年底與 Kam 在南豐紗廠影拍過一輯照片之後,有打算再覓主題,誠邀繼續合作。然而中途因為各種原因,總是未能成事。如是者,轉眼便是大半年。日前彼此總算度掂日期,偏偏又遇上「新冠」疫情反彈。本來屬意的拍攝地點大埔鐵路博物館,只差一天,閉館了。 博物館關閉沒甚麼大不了,可以拍攝的地方多的是,即時已想到有 POHO 之稱的上環普慶坊。簡樸獨特的小區,人少,一派小鎮風情,還有一個球場勁多,花草甚少的卜公花園,也有少量的遊樂場設施 ……。 場地問題只一瞬間便虛擬解決,倒是防疫安全方面,仍有顧慮。該地點雖然人流不多,但始終是個住宅區。有人,就有病毒傳播機會。拍攝時模特兒以真面目示人,沒有口罩防護,增加感染風險。 猶豫惆悵之際,手機骨碌一聲,Whatsapp 傳來了照片,是 Kam 的服飾配襯。當中的亮點,是戴上了口罩。Ye …… s!頭頂亮起了燈泡,馬上回覆 confirm 行程,並附上額外要求。 「要白色定有公仔?」Kam 問。 「梗係公仔!」我答。 如是者,準備開展拍攝生涯中的首次 FMPP – Face Mask Portrait Photography。 想像總是美好,現實總有落差。到了卜公花園,不禁暗罵自己一句:蠢到加零一!竟然沒想到,康文署核下的公園設施,與博物館同步關閉。原本腦海中構思的畫面,龍門架的線條、籃球架的投影、看台的透視幾何與景深效果,通通都關到鐵絲網的背後,得個睇字。遊樂場當然也不例外,設施掛滿了紅白雙色彩帶。彩帶上面,中英並用,是數之不盡的「請勿進入 NO ENTRY」,在紅白相間裡頭無限 loop。一時間,整個遊樂場彷彿瀰漫着無盡的無聊與無奈。 其實這些日子,充斥着無聊與無奈的,又豈只這遊樂場,或許整個香港都差不多。然而,不論是無聊還是無奈,都遠比無助好。作為曾在這區生活超過四分一世紀的舊街坊,關於這裡的歷史,當然略知一二。1894年,香港爆發鼠疫,短短的一個夏天五月至十月,根據官方統計,喪生人數不少於二千五百,而疫情的中央,正是這區。其後為徹底消滅疫症,政府將華人聚居的近四百棟房屋全部清拆,遺下的一片空地,便成為後來的卜公花園。 戴着多重防護口罩,背包掛着酒精搓手液,重溫這段歷史,不難想像當年此地居民的無助心情。回顧至此,頓悟,無聊無奈一掃而空。攞相機,開工! ▲ 卜公遊樂場 ▲ 普慶坊 ▲ 大安台 ▲ 儒林台 ▲ 永利街 現實世界中的超現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