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二, 6月 07, 2022

Glenealy 己連拿利

 幾乎每個關於這地點的介紹,都用上了秘境一詞。若嫌不夠,還要加隱世二字。這也難怪,單是己連拿利這沒頭沒腦的名稱,已略帶神秘。然而實話實說,隱世秘境肯定是誇張形容,僻靜隱蔽倒是不假。

除了地理位置獨特之外,建築也是城中罕有。彎曲的一段雙層橋,上面行車,下面行人,是否全港唯一,有待考究,只是聞着橋間那股氣味,不難判斷狗狗也是途經的常客。無論如何,與 Elanne 到來此處,非為打咭,亦不是尋幽探秘,而是嘗試來個不太離題的光影記錄。

整段的己連拿利,其實就是由下而上連接堅道與干德道的一條小路。而所謂的隱世天橋,就是上接干德道,長度大概只有一百米的一段。如此短小的一段路,打打咭、放放狗沒大問題,但若在此取景拍照,一輯照片出來,容易流於單調。因此,我們選擇了傍晚至入黑的時段,好處是能以時間換取空間;即使適宜取景拍攝的位置不多,還可以借助這時段的色光變化幫補一下。

如是者,拍攝從密雲天空散落在天橋上的夢幻柔光開始。

dcf-travel-img-45593

dcf-travel-img-45594

沒多久,天橋亮起了路燈。拍攝逐漸進入明暗交替的時段。情況就如 magic hour 拍攝風景那樣,幾乎每換一個場景,每轉一個角度,按幾下快門,都可以察覺得到色光的改變。

dcf-travel-img-45595

dcf-travel-img-45596

dcf-travel-img-45597

dcf-travel-img-45598

夜幕低垂,路燈的亮光差不多主導了天橋的照明。站近路燈,配合天橋的建築取景,畫面展現明顯的光影形狀,model 仿佛變成了配角。

dcf-travel-img-45599

dcf-travel-img-45600

天橋最上端的這個角落,橋外的亮光可說是完全被 KO,實現單燈單色照明效果。拍攝前問 Elanne 要拍些甚麼感覺。她答:憂鬱。看來可以如願以償。

dcf-travel-img-45601

dcf-travel-img-45602

置身隱世天橋,都市的繁華璀璨變得黯然失色,失焦、零星、錯落。就連不遠處的汽車駛過,也仿佛悄然無聲。一時間,莫明其妙地覺得這隱世秘境,是個絕佳的避世選擇。

dcf-travel-img-45612

dcf-travel-img-45605

然而,避世一詞,只是斷章取義,把避世二字分拆、拉開,才是完整的句子:避得一時,避不了一世。置身號稱亞洲國際大都會的香港,現實世界如影隨形,誰也逃避不了。那一刻,忽然想起了甄妮所唱的《東方之珠》:若以此小島,終身作避世鄉,群力願群策,東方之珠更亮更光 ......

dcf-travel-img-45608

拍攝前沒料到,如此簡單的一彎百米天橋,竟然可以消磨近兩個小時。值得慶幸的是,小弟人懶,不愛打燈,否則的話,耗時 double 絕不為奇。作為攝影人,小弟當然明白攝影師的特質:只要景觀可有作為,全然不覺時光飛逝。倒是很想知道,被拍者的感覺又是如何?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減法攝影。攝影減法

  很多攝影人都知道何謂減法攝影,也認同減法攝影的主張。然而當中不少的人,卻未必懂得攝影減法。於是乎,很多時就只是將照片裁減,減到差不多只剩主體。 沿襲一般人對構圖的誤解,以為畫面建構只是關乎形體的安排,人們對減法攝影理解,往往離不開移除主體以外無關重要的形體。其實除了刪減形體之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