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六, 6月 11, 2022

夏荷姍姍來遲

初夏未過,秋水竟已望穿。今年的荷花,就是那樣的姍姍來遲。

翻查過去多年的照片記錄,正常的六月初,已是荷花盛放之時。但今年,幾個主要的拍攝基地,花開不是零星落索,就是楚楚可憐。而過往小弟推崇備至的新田荷塘,上游地帶更是進行水道工程,對荷塘會有甚麼影響,不得而知,可說是前程未卜。唯一的好消息,是今年河上鄉附近多了個荷花田,花開狀況還算不錯。說是荷花田而非荷花池,是因為這應該是經濟主導的栽種方法,密麻麻的用盡了每寸土地。單獨觀賞開放的花朵沒問題,喜歡拍攝大頭特寫的,由於可以近距離拍攝,更覺方便。但若以寫意取景而論,就是欠缺了池塘的神韻,以及荷花的清雅高潔。然而有得影,便沒有投訴,消息傳開了,這荷花田便儼然成為 2022 壬寅新寵,一下子吸引萬千鏡頭。

dcf-travel-img-45666

dcf-travel-img-45667

dcf-travel-img-45668

好不容易,終於在暴雨中傳來另一則好消息,城門谷荷塘花況漸入佳境。不敢怠慢,馬上起行。到埗放眼一望,喜出望外,粗略估計,花開數量比兩星期前多出了好幾倍。

dcf-travel-img-45669

dcf-travel-img-45670

dcf-travel-img-45671

dcf-travel-img-45672

dcf-travel-img-45673

dcf-travel-img-45696

別以為是盛況空前,其實開放的大概就只是半打而已。號稱幾倍之多,只因為兩星期前小弟到訪,可堪拍攝的幾乎就只有孤芳一朵。如此一來,倒可以讓專注力不足的小弟,可以無比專心地拍攝。

dcf-travel-img-45674

dcf-travel-img-45675

dcf-travel-img-45676

話得說回來,花況強差人意不無好處,至少可以免卻一些狂蜂浪蝶,也就是那些無心賞花,只為打咭的「閒雜」人等。這時候仍肯留下來的,大概都是予獨愛蓮之乜乜物物的同道中人,即使各人心目中的乜乜物物不盡相同。

對攝影人而言,荷花可愛之乜乜物物,豈只因人而異,即使同為一人,亦隨時會見異思遷。事實上,荷花形態多變,觀賞性強,且別說跨越季節的大體變化,即使同是夏荷,亦是晨昏各異、晴雨不同。若問夏荷拍攝要訣為何,小弟會答:見乜影乜,見物影物。就以本年度首次到城門谷拍攝為例,放眼所見,面目全非,壓根兒不是夏荷風貎。光影之間,反而隱約流露幾分殘荷秋意。於是索性來一下順水推舟,拍了一輯夏荷秋韻。

dcf-travel-img-45677

dcf-travel-img-45678

dcf-travel-img-45679

用情不專,自然不愁寂寞。此話若用於人,難免有教壞細路之嫌。然而對於荷花攝影,又似乎不失參考價值。透過觀察發現美感,憑藉思考營造意境,拒絕一成不變,廣納無限創意,── 唯有花心,方能盡記夏荷之美。

相關文章 -
塘畔偶然留小景,荷花那復計東西
荷花「敲」to shoot @ 個案研習
荷塘秋色勝春光
荷塘日當午
新田荷花池發現的邂逅




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減法攝影。攝影減法

  很多攝影人都知道何謂減法攝影,也認同減法攝影的主張。然而當中不少的人,卻未必懂得攝影減法。於是乎,很多時就只是將照片裁減,減到差不多只剩主體。 沿襲一般人對構圖的誤解,以為畫面建構只是關乎形體的安排,人們對減法攝影理解,往往離不開移除主體以外無關重要的形體。其實除了刪減形體之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