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色火燄 @ 春城無處不飛花

 據說,女人是水做的。那麼,火做的,會是甚麼?或者簕杜鵑是其中之一。

dcf-travel-img-30983


以火來比喻簕杜鵑,人們可能一下子便聯想到那火般燦爛的一叢接一叢,然而這只是相當片面的一部份。正如以水比喻女性不一定是指柔情,善變才更貼近水的本質;李小龍闡述其武術哲學時就曾指出「water can flow, or it can crash」。同樣地,火般的不限於熱情;火,還有很多的感性形態。例如萬家燈火,就是散落於寒夜中的點點溫馨;一點燭光,是無助中的半點希望。假如你試過於聖誕聯歡BBQ熱鬧過後凝視燒烤爐中的餘燼,也許會發現,原來火光裡頭也隱藏着淒清。就善變這一點而論,水火是相容的。

dcf-travel-img-30984

dcf-travel-img-30985

dcf-travel-img-30986


認為簕杜鵑似火,不只是因為花的顏色與花瓣形狀,更多是因為它如火般多變。盛開的、吐着嫩芽的、花園裡的,掛在門前的,攀附籬笆,以至鐵絲網上的 ……,無論是艷陽高照下的鋪天蓋地,還是挽留落日餘輝的零星落索,都同樣觸動心靈。

dcf-travel-img-30987

dcf-travel-img-30988

dcf-travel-img-30989

dcf-travel-img-30990

dcf-travel-img-30991

dcf-travel-img-30992


不能否認,筆者對簕杜鵑有所偏愛。世間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,但存在着解釋不了的愛,偏愛就是如此。若然那些在室內觀賞的綠色盆栽不計,兩株簕杜鵑,就是筆者唯一以真金白銀購買,以塘泥瓦花盆栽種的花卉。還記得初種的幾年,花開得茂盛。花盆放在客廳窗外的花槽,卻特意走到旁邊的房間從側面觀賞,因為兩盆盛放的花朵混在一起,更有睇頭。此外,有時走到街上,亦不忘回首向26樓家的窗戶仰望;尤其喜愛那既如瀑布飛瀉,又似放下身段的親民姿態。

dcf-travel-img-30993

dcf-travel-img-30994

dcf-travel-img-30995

dcf-travel-img-30996

dcf-travel-img-30997

dcf-travel-img-30998


花無百日紅大概是個真理。不知甚麼原因,年復年,窗外的似錦繁花漸變疏落。也記不起是哪一年,春霧的滋潤再沒有喚醒兩株簕杜鵑半點的嫩芽。之後再過大半年,書架上便留着筆者珍而重之的兩截枯枝,以及一個無厘頭的感悟:激情捉喺手裡面會化為灰燼,反而藏喺心底可以歷久常新!

dcf-travel-img-30999


原來簕杜鵑的美,除了多變之外,更在於無處不在;除了視覺上的觀賞,亦可以透過心靈感受。從此以後,自覺是更懂得欣賞簕杜鵑了!

dcf-travel-img-31000



相關連結 -

黃花風鈴 @ 春城無處不飛花
玉蘭春曉 @ 春城無處不飛花
木棉花開 @ 春城無處不飛花
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洪荒之美 @ 城門水塘

西山四韻 @ 潮流反動

解讀 Evening with Fan Ho (一、藝術修養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