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一, 8月 08, 2022

寨城故事

 「小城故事多,充滿喜和樂,若是你到小城來,收穫特別多。

「看似一幅畫,聽像一首歌,人生境界真善美,這裡已包括 ......」

dcf-travel-img-45888

假如鄧麗君甜美歌聲唱出的小城裡頭,故事真的很多的話,那麼,九龍寨城的故事必然更多,至少多上一倍。

可不是嗎?《小城故事》裡唱的就是「喜和樂」、「真善美」,沒提及「苦與悲」、「假惡醜」。更何況,人生不如意事十嘗八九,由此推算,寨城的故事極有可能比小城的故事多出八九倍。事實上,假如閣下對寨城略有所知的話,相信都會同意那絕對不只是故事那麼簡單,而是一段歷史,一個傳奇。

dcf-travel-img-45889

dcf-travel-img-45890

dcf-travel-img-45891

也許正是這關於寨城的觀念,每次走進寨城公園,都會想起相關的故事,每次到此拍攝,都希望能夠拍出故事。拍攝風景如是,拍攝人像如是;這回是拍攝旗袍人像,更如是。

dcf-travel-img-45892

dcf-travel-img-45893

在香港,若要以中式園林景致配襯旗袍,熱門選擇離不開「嶺南之風」和「寨城公園」。然而要說故事,要二選其一,小弟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寨城公園。箇中因素很多,包括環境氛圍、園林設計、地理位置、歷史背景,以致當中街坊遊人的衣着面貎,都似是一點一滴、一字一句地說着故事。相比之下,「嶺南之風」更似一個園林設計的示範單位。

選擇了適合說故事的場景,接下來要做的,當然是說故事。可是,該如何地說?

dcf-travel-img-45894

dcf-travel-img-45895

以照片說故事,大致而言,可以有兩種半方式。第一種,拍攝前已有故事大綱,然後透過多幅照片,以成輯的方式展現出來;換言之,拍連環圖。第二種,則是不設劇本,每幅照片互不相干,各自訴說自己的故事;換言之,自說自話。餘下的半種,拍攝前同樣沒有劇本,拍攝後才根據照片內容整理選輯,從而表現出故事性;換言之,放馬後炮。

本文展示的照片,屬於先拍後編的方式。用這種方式講故事,當然是穿鑿附會,然而仍不可以胡亂拼湊。最基本的要求,就是能表現出統一的情緒與格調。有了統一性,整輯照片看起來就有點像欣賞純音樂,具體的內容你不必知道,也不會計較,感覺主導一切。

dcf-travel-img-45906

dcf-travel-img-45897

無論是以上述哪種方式說故事,最基本的,依然離不開單一照片。因此,故事動聽與否,單一照片的敘事,以至情感表達效果相當重要。然而影響這方面的元素委實不少,隨便列出,至少包括選景選材、光影氛圍、服飾造型、姿態表情等等。如何善用這些元素,以強化表現效果,絕非三言兩語可以說得清楚明白。在此,小弟嘗試分享幾點經驗之談。

dcf-travel-img-45898

dcf-travel-img-45899

dcf-travel-img-45900

首先是人物是否注視鏡頭。相中人望鏡頭,感覺就是與看照片的人溝通交流;若然不望鏡頭,觀相者就會被人物的視線帶到畫面裡去,從而有身歷其境的感覺,更容易融入故事的氛圍之中。

其次是保持距離。利用現場環境,包括前景後景,拍出空間感,使照片中的人物與觀者保持距離,能予人置身於觀眾席,以超然的視角,觀看相中人於舞台演出的感覺。

dcf-travel-img-45901

dcf-travel-img-45902

還有的,是拍攝者自身的投入。在任何場景之中,景物的取捨,以至對人物姿態神情的捕捉,絕對與攝影師當下的思相感情相關。要拍出有感覺的照片,最有效的方法,就是讓自己先有感覺。以單幅照片說故事,難以具體交待前文後理,感覺因而更為重要。

dcf-travel-img-45903

dcf-travel-img-45904

dcf-travel-img-45905

視線引導、空間營造、感情投入,可說是小弟因應個人拍攝風格而慣用的技倆。然而文無第一,藝無絕對,相信不同的風格會有不同的招式,以上分享,謹供參考。



 
本文 model:Coco Wong
ig : coco_wong20

相關文章 -
意境堆砌 @ 草根散記
感嘆魚塘邊上
荒冬物語
50mm 的寨城光影













星期六, 7月 30, 2022

十年攝事幾番新 @ 草根散記

 在書架上拉出一本舊雜誌,隨手翻閱,感慨轉眼之間,已十年。

為解決房屋士地問題,十年前,政府推出一項「維港以外填海選址」咨詢,一口氣提出多個填海選址的建議,烏溪沙榜上有名。此舉當然引起各持份者的關注。雖沒正式查證,但估計反對意見主要離不開兩類人士:一、環保支持者;二、既得利益者。而小弟,可能是介乎兩者之間。

dcf-travel-img-45615

小弟支持環保,但行動上主要表現為衫褲鞋襪着到爛、各類用品用到盡才會考慮放棄 (留意了,還只是考慮而已)。至於填海這方面,原則上是反對,但感情上是過意不去。因為過去數十年,以至此時此刻,小弟得以容身的那片遮頭之瓦,就是建築在填海得來的土地上面。無法想像假如當年的沙田沒有舖天蓋地的移山填海,又怎可以讓如今數十萬計的沙田友覓得蝸居。

dcf-travel-img-45613

但作為既得利益者,我反對在烏溪沙填海。除了一大堆人們早已列舉的理由之外,更重要的是在那些日子,烏溪沙曾經是小弟的攝影基地,為小弟提供源源不絕的題材;自然、都市、人文、生態,多種類型的景觀齊備。而比更重要還重要的,是就腳,由家居步行前往無需十分鐘。

dcf-travel-img-45614

無論如何,這次填海咨詢事件,在區內掀起了不大不小的波瀾,連串不同方式的意見表達,線上線下、實體網上,一應俱全。作為騎牆派,小弟對事件表示關注,對各種合法行動基本支持。而個人選擇的行動方式,就是用相機留住那可能即將被填海消失掉的景觀。於是,那年的三月,早、午、晚都間中出動,拍攝時間累計大約十六小時。

dcf-travel-img-45617

好一陣子的擾擾攘攘,隨着事件的不知是否有議,更遑論是否會決,沒多久便沉寂下來,烏溪沙依然故我,潮聲浪聲去而復來。拍了的一堆照片,基於環保原則,用得唔好嘥,選上十來幅,配上拙文一篇,電郵一 send,沒多久,竟然換來一個意外驚喜。文章後來刋載於某攝影雜的 2012 年 5 月號。

dcf-travel-img-45616

這次投稿,除了上述的「事件起因」值得一記之外,亦有些相關的「副產品」可以一提。首先,這是個人攝影器材數碼化之後的首次投稿,有其獨特的里程碑意義。所謂攝影器材數碼化,說白了,就是原用的菲林機鏡頭陸續罷工,加上菲林沖印費用愈見高昂,正所謂小數怕長計,何況數目也不算小,於是狠下決心,斥「巨資」購入 Nikon D5000 配 18~55mm Kit 鏡套裝。上述文中所用照片,全部就是來自此略高於入門級的數碼裝備。亦因如此,這「里程碑」同時亦鑴刻了小弟長久以來信奉的一個攝影信念:不在乎用甚麼拍攝,只在乎拍的是甚麼。即使只有普通的器材在手,創作空間依然廣濶。

十年過去,「里程碑」記載的信念依然未變,然而攝影器材已不知不覺間有着翻天覆地的變化。近日一次攝影班外影,開始時見一眾同學相機在手,隨便點算,手持單反者,唯我獨尊。到拍攝進行時,不時要放下身段趴在沙灘上取景的,同樣只有小弟一人。點點沙粒刺激神經未梢,仿佛無數短訊,毫不含糊地告知小弟:仍用單反,要麼不是習慣,就是情意結;再不然,就是「巨資」籌措尚未足夠。

相關文章 -
拍在攝影邊上 @ 草根散記
P 圖隨筆 @ 草根散記
為何拍的照片不夠美?@ 草根散記
蒙古烤肉 @ 草根散記
意境堆砌 @ 草根散記
攝影。感染。羅大佑 @ 草根散記
構?還是不構? @ 草根散記
葉公好龍習攝心態 @ 草根散記
流水落花 scene 去也 @ 草根散記
進退之間 @ 草根散記
選擇困難 @ 草根散記
擁有畫筆便成畫家 @ 草根散記
構圖八達通 @ 草根散記
草根散記 @ 2020/12









星期四, 7月 14, 2022

一塘荷葉一朵花

 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?  這流行於上世紀五、六十年代著名民謠的名稱,精準貼切地道出當日小弟踏足西貢獅子會自然教育中心的荷花池,放眼一望時,腦海中即時彈出的疑問。

才不過是個多星期前,探子 Whatsapp 傳來這個荷塘的狀況,是初始綻放。隨後數天,便看到師兄在 facebook 發放的靚靚荷花照。照片中,花朵狀態一流。然而那幾天剛好稍忙,未能即時出動,但根據以往經驗,頗有機會好戲在後頭;即使看不上好戲,至少也可以捉得住水尾。誰料到埗所見,赫然是「一塘荷葉一朵花」的境界!

dcf-travel-img-45841

事實上今年的初夏,幾個主要荷塘的花開都是古古怪怪的。出沒之飄忽,盛放之短暫,令人懷疑是混入了曇花的 DNA。如是者,若非擁有即時監控,又或者廣佈線眼,現實與期望不符的機會率超過六成。

然而世事無絕對,當天猛烈的陽光,正好為各種荷花攝影的「副業」創造有利條件。就以色彩為例吧,向光的荷葉,從深綠到淺綠,都齊備;透光的荷葉,無論是青翠還是泛黃,都明亮;乾枯的荷葉,分不清是灰是棕還是褐,深沉中帶着濃郁。混濁的池水,明暗之間是半透橙黃的漸進;偶爾倒影天空,又仿佛在天上摘下一片蔚藍。色彩交織,形影交錯,儼然是大自然交出一份精彩的美勞功課。

小弟向來習慣隨機應變,隨遇而安。既然沒有荷花,也就樂於接受這天公造美,疊埋心水找靈感、拍光影、攝色彩、捉蜻蜓。

dcf-travel-img-45842

dcf-travel-img-45843

dcf-travel-img-45844

dcf-travel-img-45845

怎樣才可以於亂中求序?怎樣才能夠在亂中尋美?這是攝影班中不少同學的疑問。這些問題真的不好回答。若說是要靠直覺、觸覺,又或者需要時間沉浸,需要經驗累積,以至美學修養,那無疑是說出了實話,可惜類似的答案,提問者多數不肯收貨。然而仔細詳述,又可能要花上一千零一夜。那該如何是好?這時候,亮出一兩手絕招,是不二法門。

dcf-travel-img-45846

dcf-travel-img-45847

dcf-travel-img-45848

dcf-travel-img-45849

dcf-travel-img-45850

dcf-travel-img-45851

其中一手值得分享的絕招,就是失焦。面對混亂無計可施之時,不妨將鏡頭調至失焦。對焦不準,就可以去除眼前的紛雜細節,取景框中的景物,迅即被簡化為明暗、色彩、形狀。如此一來,景觀中若然存在着某些隱藏的秩序,就可以輕易分辨出來。簡單一招,就可以為形色演繹的方向提供相對清晰的線索。

dcf-travel-img-45852
相比以上的照片,這幅並沒那麼明顯地展示亂中求序。
分享,一來是要表示除了亂中求序,繁中求簡亦不無可能。
二來,是因為上面提及過捉蜻蜓。

一塘荷葉一朵花,萬千光影色滿池。懂得改變觀點看景物,拍攝從來不乏好題材。

 

相關文章 -
減法攝影。攝影減法
夏荷姍姍來遲
塘畔偶然留小景,荷花那復計東西
荷塘秋色勝春光
荷塘日當午
新田荷花池發現的邂逅






星期二, 7月 05, 2022

感嘆魚塘邊上

就在米埔自然保護區近入口處,聚集了一群人。我和朋友二人糊里糊塗的混在其中,之後又糊里糊塗的隨着人群走進保護區。進入之後,才意識到是「偷渡」。但既然一場來到,便跟着人家隨便參觀一下。可是不用多久,又覺得這樣的隨團參觀有點乏味,於是又閃閃縮縮地退了出來,到附近的魚塘旁邊,漫無目的地閒蕩。時近黃昏,遠方的天空一片清朗,夕陽倒影印在魚塘中央。逆光遙看對岸,是依稀可辬的樹叢,以及簡陋的房舍。近岸處,以竹杆架起的一圏魚網,寧靜地為平淡的水面綴上細緻的圖案。那畫面,很美。拿出相機,姆指一撥,拉一格菲林,按下快門,記錄了一幅自己相當滿意的魚塘日落景致。

以上文字所描述的,已是三十年前的事情,照片中日落的方向就是深圳,但難以察覺都市的痕跡。如今置身新田村路旁邊,朝北眺望,魚塘的背後,同樣就是深圳,然而天際線再也不是空空盪盪,而是延綿起伏的高樓大廈。站在這魚塘的邊上,回顧數十年前的往事,彷彿對着一個大舞台,台前的大幕一合一開,便換上了截然不同的佈景。急速的變化,難以理順心中所想,感慨油然而生,無可抑止,也難以形容。

忘記了當時是如何向 Genevieve 描述需要的情緒表現,可以肯定的就只是簡單說了幾句,她便站到凹凸不平的塘間小路,擺起甫士來。我圍着她繞了個圏,選了幾個不同角度,按了幾下快門,再檢視機背影像,Bingo!衝口而出的叫了出來:啱嘞!要嘅就係呢種 feel!隨即興沖沖地走過去與她分享。隨後的一陣子拍攝,簡直稱得上天人合一,拍出來的照片,幾乎每幅都呈現出心中期望的那種感覺。

dcf-travel-img-45805

dcf-travel-img-45814

dcf-travel-img-45807

dcf-travel-img-45808

不久前在拙文《 拍在攝影邊上 @ 草根散記 》中提到,自己喜歡在照片中拍出感嘆號。然而感嘆號就只是一個標點符號,到底感嘆的是甚麼,單憑一個符號,難以說得明白。倘若是一篇文章,或者一段影片,感嘆的事情還可以透過前文後理來表達,而在單幅的照片,就只能依靠畫面中呈現的感覺氛圍。換言之,只可以含糊其詞。然而這亦不無好處,感覺本來就是有點虛無飄渺,不清不楚,倒能為照片留下更多的想像空間。就以拍攝當下為例,自己心中的感想,與 model 所感所想的,並無相同的必要。假如真的要求準確呈現,那豈不是要求 model 像電影演員那樣的演出絲絲入扣?太苛求了吧?更何況,拍的是硬照,不是電影,故事的仔細情節,還是留給觀眾自己編寫好了。

dcf-travel-img-45809

dcf-travel-img-45810

dcf-travel-img-45815

dcf-travel-img-45812

dcf-travel-img-45813

到底這輯照需要演繹的,是哪樣的一種感覺?即使現時自己對着照片,也是欲辯忘言。說不定,相隔一段日子之後,重看照片,又會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。無從確定、因人而異、時過情遷,或許這些正是「感覺系」作品引人入勝之處。


相關文章 -
拍在攝影邊上 @ 草根散記









星期二, 6月 28, 2022

減法攝影。攝影減法

 很多攝影人都知道何謂減法攝影,也認同減法攝影的主張。然而當中不少的人,卻未必懂得攝影減法。於是乎,很多時就只是將照片裁減,減到差不多只剩主體。

沿襲一般人對構圖的誤解,以為畫面建構只是關乎形體的安排,人們對減法攝影理解,往往離不開移除主體以外無關重要的形體。其實除了刪減形體之外,還可以有其他的「另類」減法。

減色彩

首先是減色彩。黑白相片,就是色彩減法到了極至程度。曾經稍為探究過彩色轉黑白的,都會領略到黑白版本去除色彩干擾的威力。對色彩的忽視或誤解,是不少攝影人的通病,最常見的,莫如動輒提高色彩飽和度。殊不知,這變相是增加色彩,是加法。很多時,色彩鮮明了,畫面中的形體數量雖然沒有改變,但卻因為更受注目,以至視覺上仿如有所增加,令人眼花瞭亂。相反地,適當的情況下調低色彩飽和度,淡淡然的可以讓作品呈現和諧之美。

dcf-travel-img-45737
原色相片。色彩略嫌過多及無序,分散了主體及畫面結構的注意力。

dcf-travel-img-45738
將不同的色彩都朝紅黃偏向調節,並稍降色彩飽和度。不寫實的着色,看起來反而更覺和諧自然。

dcf-travel-img-45739
進一步降低色彩飽和度。與前相片相比,只是見仁見知的程度上差異。

dcf-travel-img-45740
為求完整,也提供黑白版本,以作比較。

 減細節

其次是減細節。利用大光圏或長焦距鏡頭,拍出朦朧散景,讓觀看照片的人忽略細節,就是一例。這也可能是最常用的減細節技巧,只不過很多人應用了也不自知。但另一方面,也有不少人應用過度,以致景物散到不可辬認,到頭來,畫面也是只見主體不見陪體。值得一提的是散景這東西並非攝影獨有,繪畫也有,只是散法不同。西洋畫中的配角人物或配襯景物,甚至主角身上不大重要的部位,往往都是求求其其的幾筆帶過,只留粗略的明暗色彩。有些人喜歡為照片添上仿畫筆觸,拍攝時用上重曝、搖鏡,又或者後製 PS,無論使用哪種方法,其作用並不限於模仿繪畫,同時亦收減少細節以襯托主體之效。

dcf-travel-img-45741

dcf-travel-img-45742

dcf-travel-img-45743

落在亂草堆的紅棉、翅膀破損的報喜斑粉蝶、城門河邊划艇會的碼頭,以上幾幅照片,拍的都是平凡不過的景物,然而色彩卻是吸引。後製編修添上繪畫筆觸,忽略形體細節,觀者的注意力便轉移到色彩之上。

以加為減

接下來介紹的減法最吊詭,可說是一個以加為減的方法;也就是建立規律,以實現減法效果。情況就如執拾家居,把所有的東西丟掉,當然整齊,但同時落得個家徒四壁。要保留有用的東西,但又要家居看起來簡潔利落,行之有效的方法就是使用收納工具。明明是多添幾個塑膠箱,觀感上卻是減少了雜物。這個方法拍攝小品人物,尤其好使好用。因為這類題材,尺寸千里,只要左右高低稍為移動,取景框中的景物就可以呈現出明顯不同的組合。拍攝大範圍的風景就相對困難得多,改變景觀組合,可能需要從一個山頭移到另一個山頭。

dcf-travel-img-45744
荷葉看似胡亂散佈,但至少仍有遠景近景之分。
利用池塘水面倒影,劃分出明暗不同的區域,便起「收納箱」之效。

還需一提的是,以上介紹的幾個「另類」減法,絕對可以綜合應用,以至自創新法。顏色分級 (color grading) 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( 請參考拙文《一圖搞清顏色分級)。明明是為相片中不同的亮度範圍,添上特定的色彩,結果卻是起到簡化色彩之效。

dcf-travel-img-45745
左面冷色側逆光,配合來正側的暖色燈光,便拍出了藍橙色調效果,整理出色彩簡單的畫面。
場景中大量細節收藏在陰影中,對比一般照明看到的景像,便可知這依靠燈光造出的「減法」多麼有效。

簡而言之,減法攝影的重點在於結果;透過不同的手段,達致去除多餘之效。因此,要減除的不一定是形體,運用減法的目的,也不只限於突出主體,更重要的是突出主題。為了更能表現主題,可能是減色彩,可能是減細節,甚至是減內容。

減法攝影,攝影減法。熟習掌握不同的攝影減法,靈活運用減法思維,減法攝影自然手到拿來。

 

相關文章 -
一圖搞清顏色分級
是非黑白









寨城故事

  「小城故事多,充滿喜和樂,若是你到小城來,收穫特別多。 「看似一幅畫,聽像一首歌,人生境界真善美,這裡已包括 ......」 假如鄧麗君甜美歌聲唱出的小城裡頭,故事真的很多的話,那麼,九龍寨城的故事必然更多,至少多上一倍。 可不是嗎?《小城故事》裡唱的就是「喜和樂」、「真善美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