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四, 9月 29, 2022

林間仙子。星空戰車

 枝葉叢中,隱約可以察覺到一些動靜。肯定不是風吹,更不可能是草動,因為這位置距離地面一米有多,而且周圍沒有長草。定晴再看,那不正是蜘蛛細長的節肢嗎?連忙拿起手中鏡頭,對準位置,扭動對焦環,於是,那傢伙便幽靈般展現於對焦屏上。「蜘蛛網附近,大機率能夠找得到蜘蛛」,小弟這聰明的邏輯推論,就好比蜘蛛網那樣高效,讓獵物束手就擒。

只不過,後來翻查資料,才知道這傢伙叫做長腳盲蛛,壓根兒不是真正的蜘蛛,而且不吐絲,也就不會結網。小弟的所謂聰明推論,只不過是偶然巧合。

無論如何,當初在取景器中看清楚這小傢伙,頓時驚為天「人」。纖幼長腿,徐徐而行,舉止優雅,與其說像幽靈,不如說更似仙子。若然不喜歡古典浪漫想像,也可以聚焦於那結構緊密,仿若機械裝置的驅體,於是乎,又似是來自天外的星空戰車。形像可塑性高,拍攝演繹方式便沒有理由拘謹單一。既然還未準備好閃光燈,於是先來幾幀自然光快拍。咔嚓咔嚓咔嚓 ……,幾下連拍,影像立成。小弟孤陋寡聞,自覺是有史以來,首度面世的長腳盲蛛畫意作品。

dcf-travel-img-46182

dcf-travel-img-46183

聚精會神拍攝之際,不知何時哪裡又竄出一個伙伴出來湊熱鬧,那一前一後的架式,頗具戰鬥意味,立時聯想到科幻片中的星戰場面,於是後製時將本來大自然的綠,換上超現實的藍,來個具電影感的橙藍色調。

dcf-travel-img-46174

這次郊外拍攝,主要目的是拍些昆蟲微距照片,尤其是一些應用閃燈照明的,作為攝影班示範之用。 拍攝昆蟲,由於應對現場光線不足,以及動輒用上細光圏以取得更大景深範圍兩大問題,很多時都需要用上閃光燈或者其他種類的人工照明。然而稍有經驗的都會知道,人工照明並非隨便一照就明,如何佈置、塑造光效,至為重要。最基本的,就是柔、離二字。柔就是柔光,離,就是離機打光。

柔光是要避免拍出生硬難看的影子。要做到柔光相當容易,只在鏡頭的前端,裝上一塊半透明的柔光板,散射來自相機的閃燈光便可以;數十元有交易,自製也不難。至於離機閃燈,為的是提供不同光向選擇,技術上較為複雜。雖然市面也有多種現成產品,然而不一定好使啱用,主要是欠缺靈活性,在枝葉繁多的環境中,難展身手。況且對業餘攝影人而言,添置太過專業的器材,用得少,划不來。因此,小弟還是一貫草根作風,以機頂閃燈配上反光罩,以無線引閃方式,一手持燈一手持機,手騰腳震地趨近拍攝。如此方式拍攝,確有相當難度,但好處就是超級機動靈活。這次長腳盲蛛拍攝,就是藉土法裝置機動之便,將鏡頭前的小傢伙當作是人像模特兒地拍,將枝葉配襯當作是風景小品那樣去影。於是乎,各種非正統的微距照明招式都耍了出來:側光、逆光、側逆光 …… 照主體、照配襯、照背景 …….。拍得興起,就連「葉底藏燈」也用上了,像是要把那小小的枝葉空間,化作一個微型攝影棚。

dcf-travel-img-46175

dcf-travel-img-46176

dcf-travel-img-46177

dcf-travel-img-46178

dcf-travel-img-46179

dcf-travel-img-46180

或許在專業人士眼中,以上的昆蟲微距拍攝方式,頗有旁門左道之嫌。然而又有誰知道,在昆蟲眼裡,這不就是牠們喜愛的作品?

話時話,據說蜘蛛不是昆蟲,長腳盲蛛又不是蜘蛛,那 …… 是甚麼? 長腳盲蛛是盲的,依靠觸感行動,牠們可以「看」得到照片嗎?







星期六, 8月 27, 2022

御園小記

這天早上,天氣陰晴不定,約了 Coco 外影,地點是「御園」。

御園,御花園,皇帝的花園,英譯就是 King’s Park,也就是京士栢。正規而言,京土栢範圍不小,但小弟的「御園」定義狹窄,只限油麻地京士栢氣象站附近一帶,這裡還有個「油麻地配水庫休憩花園」。

從港鐵油麻地站前往「御園」,大致兩個方法。一是單刀直入,油麻地站 D 出口,沿消防局旁邊一度長長的石階,走到盡頭最高處就是。另一途徑複雜得多,先從地鐵站走到眾方街,再通過一段別緻的有蓋梯級往上行,之後,熟路的,可以走晨運客堆砌的小徑,不熟路的,就上至最高處再稍下行返回公路,然後前行幾十米,再來個逆時針方向一百五十度轉身,沿斜路上行往京士栢氣象站大門。大門兩側都有可通往圍繞小山行大運的小徑,中途有入口可以進入休憩公園。曲折如斯,筆墨難以形容。

曲折的回報就是景觀多,適宜拍攝。別的不說,眾方街起步上行的石階,就是因為壁畫塗鴉而略見經傳。

dcf-travel-img-46054

近年愈來愈多街頭壁畫,無論市區、郊區、新區、舊區,都不難找到;合法的有,非法的也有,然而都受歡迎。相信不用多久,香港境內本來有着不同本土文化特色的地區,大家可以欣賞到的,同樣都是壁畫彩繪。小弟對此不以為然,只覺得如果這不是文化侵略,就是文化蠶食,再不然,就是文化欺騙。無論如何,選點人像拍攝,打卡位置從來沒有在小弟心目中加分。即使有時因為要迎合市場口味,選了打卡點,亦會竭盡所能尋求新意,避免千篇一律。

相反地,小弟更喜歡揀選名不經傳的地點拍攝人像。小弟愚見,人像與風景拍攝最大的不同之處,在於拍風景,景是主角;拍人像,人才是主角,在哪裡拍只是次要,如何拍,才是最重要。選擇平凡地點拍攝,既可免卻人擠碍事,也不愁拍出的相片巧合雷同;一下唔覺意拍出個不平凡,更添成功感。這天 Coco 的自選穿搭便送上了意外驚喜,從這度長長的有蓋樓梯開始,草綠小背心,粉藍色長褲,與環景色彩竟然是如此吻合,足以不大恰當地借用「和顏悅色」來形容。

dcf-travel-img-46053

雖然算不上著名打卡點,但仍有網絡媒體美稱「御園」為秘景。無論稱謂如何,對附近居民而言,這裡不外乎是個晨運休憩地點而已。如此平凡,倒是正中小弟下懷。當下所見,簡單如驟雨中羞澀地灑落的一抺陽光,路旁朦朧地散發着清香的米仔蘭,以至 Coco 打開雨傘時的一個轉身回眸,分別展現出不同的美感,卻又有着同樣的「和顏悅色」。

dcf-travel-img-46056

dcf-travel-img-46002

dcf-travel-img-46052

石屎森林中的一個小山頭,擁有實實在在的青蔥翠綠。伴隨着環繞山頂的小徑,還有不少高高低低、長短參差的石級步道,據說是方便水利工程維修之用,然而卻提供了高低不同的拍攝視角。

dcf-travel-img-46049

dcf-travel-img-46005

dcf-travel-img-46006

dcf-travel-img-46007

拍攝來到尾站「休憩花園」。早前的幾陣驟雨,濕潤了整個草坪,長櫈也沾滿水珠。既然只是 casual 拍攝,也不想難為 Coco 了,於是就選了個尚算乾淨、丁方一米的「舞台」,讓她自由發揮,為這次「和顏悅色」的「御園」拍攝來個 stylish ending。

dcf-travel-img-46013

dcf-travel-img-46051

dcf-travel-img-46050

本文 model:Coco Wong
ig : coco_wong20

林間仙子。星空戰車

  枝葉叢中,隱約可以察覺到一些動靜。肯定不是風吹,更不可能是草動,因為這位置距離地面一米有多,而且周圍沒有長草。定晴再看,那不正是蜘蛛細長的節肢嗎?連忙拿起手中鏡頭,對準位置,扭動對焦環,於是,那傢伙便幽靈般展現於對焦屏上。「蜘蛛網附近,大機率能夠找得到蜘蛛」,小弟這聰明的邏輯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