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春暖隨風悄悄來 ─ 春花序幕

圖片
去年底,辦了一個為名為「早春十二月」的春花拍攝理論課。本來以香港的季節氣候而言,十二月只勉強算是踏入冬天,之所以將春天夾硬提早搬到台前,無非是為今年的春花季節早作準備。須知道,近年據說因為氣候暖化,天氣反常,花期真的是估佢唔到。事實上過去的幾年,就頗有跟着春花尾巴食塵的感覺。 果然不出所料,當緊接概論「早春十二月」之後,幾個相關專題,包括討論取景構圖的「取裁有道」、多重曝光的「醉光夢影」,以及影像疊合的「層影疊趣」亦相繼完成之際,便側聞嘉道理農場紅梅山櫻開放。於是乎,既沒 fact check,也不擇日,求其選上最近的可行日期,為本年度的春花拍攝掀開序幕。 急於把握拍攝時機,有好幾個原因。首先是這裡的紅梅和山櫻,堪稱城中首屈一指。其次是去年因為新冠疫情關系,農場關閉,被迫缺席。然而更重要的,是希望能以新鮮出爐的實拍證明,之前理論課上講述的,絕非隨口噏的天花亂墜。既然重任在身,當然不敢怠慢,是日晨早到埗,排隊等待開放入場。 話說拍攝當日,花開狀況其實與上佳仍有一段距離。以紅梅而言,說得上盛放的,只有半山的一株,其餘分佈各處的兩三株,不是花開強差人意,就是所處位置不宜拍攝。 至於山櫻,應該是未到時候,大都只是花朵疏落掛在枝頭。不過,偶然也會送上一抹驚艷,教人眼前一亮。然而話得說回來,花況欠佳亦不無好處,因為如此環境狀態,若然仍能拍出相當水準之作,便足以令理論課上的內容,顯得更具說服力。有見及此,拍攝過程之中,無論是拍攝技巧,、表現手法,以至選景構思,都不時刻意配合運用理論課上提及過的招數;雖非悉數盡出,亦大致用上了七八成。 拍攝器材方面,仍是一貫的刀仔鋸大樹本色。多樣化的取景演繹,全部來自 70~300mm f/4~5.6 zoom 及 105mm 定焦微距兩枝鏡頭。至於花卉外影同學常常會問到是否需要的三腳架,有帶,但沒用。這絕對是懶惰攝影的經典示範。到過嘉道理農場拍攝的朋友應該不難想像,揹着相機鏡頭加腳架,上落穿梭農場內行走兩萬多步,會是何等艱辛,小弟竟然仍是懶得打開腳架來使用! 綜合而言,類似這樣的大半天密集式因材施拍,對初習春花拍攝的朋友而言,可說是絕佳的專題研習。對小弟而言,又何嘗不是? 相關文章 - 造假的藝術 ─ 重曝疊景 紅梅一樹報春來 ─ 五軸挪移取景法 幽篁夢醉竹影深 ─ 多重曝光技巧初探

造假的藝術 ─ 重曝疊景

圖片
文人多大話,攝影人也不遑多讓。時至今日,假如仍有人認為攝影是寫實的,若非不了解攝影,就是刻意誤導,再不然,就是隨口噏。其實相機就像鉛筆那樣,只是一種工具。鉛筆可以用來記錄事實,也可以用來無中生有,創作文章;更甚者,可以用來繪畫。同樣地,相機被攝影師操控,按其個人意志選擇以特定的時間、空間、角度、焦距、光圏、快門來為特定的對像拍攝一幅照片,必然滲入主觀成份,偏離了客觀的記錄。更何況,主觀記錄的影像,通常還需要經過主觀的篩選,以至主觀的後製修飾,才示之以人。因此,我們日常看到的照片,頗大程度是遠離寫實。或者只有那些將相機安放路旁,拍下車輛超速駛過以作檢控之用的,才算得是貼近寫實。 說了一大堆,指出攝影的非寫實性,用意無非為本文所述的拍攝手法背書。因為接下來要介紹的,是以影像重疊的創作方法,簡而稱之,重曝疊景。 ▲ 差不多同一位置,數分鐘內,可以拍出多個景觀組合。 留意第一及第二幅,景物相同,只是拍攝方法稍異。 ▲ 略加心思,不難拍出幾可以假亂真的景致。 透過重覆曝光的方法,可以將不同時間拍攝的不同景物重疊在同一影像之上,便可稱為重曝疊景。曾幾何時,菲林年代,重曝疊景屬於高難度創作,因為重疊後的影像效果,必須待底片沖印出來才有分曉,沒機會檢視,也就難以發現問題 take two 嚟過。更甚者,有些景觀基本上每天只有一 take 的拍攝機會,將月亮疊在 magic hour 的天空之上就是一例。拍攝方法就是在天未全黑,色彩最漂亮時先曝光一次,然後等待完全入黑,月亮升高了,才小心謹慎地透過光學觀景器,以上面的格線為輔助,將月亮置於將要重疊的位置,在同一格菲林之上作第二次曝光。除了位置、大小、對焦要求準確之外,曝光無誤更不在話下,一不小心,一個錯誤,就連之前拍到好好的一幅 magic hour 景色也被毀掉。 以上的拍攝程序,聽起來也覺麻煩。幸好到了數碼時代,即使只有最基本重曝功能的相機,至少也可以即時檢視結果,功能較好的,更可以在拍攝前預示重疊效果,亦可以在記憶咭中選取任何之前拍攝的影像用來疊合。 ▲ 同樣的技巧,用於豐富畫面也頗適合。 上圖背景中暗淡的小花是疊上去的; 下圖則是左下角的花叢,以及前景失焦的亮點。 重曝的原理並不高深,基本說明可以在筆者拙文《 幽篁夢醉竹影深 ─ 多重曝光技巧初探  》中找到,在此不贅。疊景拍攝的方法也不複雜,最需要知道的,是將明亮置於陰暗之上

十五。五十

圖片
習慣經常拍攝的人,好幾天不拿相機,會手痕。某個晚上,就是一時手痕,隨手拿起了相機。 從沙田第一城乘搭屯馬線到馬鞍山站,連候車時間計算,需時大約15分鐘。漫無目的,不設主題,手持相機,只等待運氣與靈感的到來。當時相機裝上的,是 50mm 標準鏡頭。或者準確一點地說,並沒有換上平時慣用隨街 snapshot 的 zoom 鏡,仍留住之前拍攝人像用的標準鏡。是因為懶?是因為貪圖輕便?還是 …… 稍停數秒,靜心一想,自我回答:都不是!應該是自己已接受了使用這鏡頭拍 snapshot。 小弟首部個人擁有的相機,是 Minolta X-700,購入時配上的,就是 50mm 標準鏡頭。然而使用不久,購入了一支性能不俗的 Tokina 半天涯兼有微距功能的 zoom 鏡之後,標準鏡頭便全然退役,沒有再次用上;即使至今這鏡頭與 X-700 依然健在。 當時放棄使用 50mm 的理由非常簡單,除了因為取而代之的 zoom 鏡實在太過方便之外,就是標準焦距拍出來的畫面太過平凡。事實上,即使在那湮遠的年代,對於一個初學攝影者而言,要能抗拒廣角長焦帶來獨特透視效果的誘惑,老老實實地學習使用標準焦距定焦鏡頭,也有相當難度。雖然當時的攝影教學書藉,都依然或例行地推銷標準鏡頭的好處,包括接近人眼視角、變形少、輕巧、培養取景功力等等。 時至今日,廣角鏡愈出愈廣,長焦鏡愈出愈長,若然仍有攝影導師,向初學者建議學習如何使用 50mm 標準鏡頭取景,就有如不識時務的武術教練,對着急於學幾下花拳秀腿炫耀人前的小朋友,要求先認真練好扎馬扯拳那樣的不合時宜。焦距沒有最廣,也沒有最長,人們追求極端焦距帶來的視覺震撼,已是常態。小弟不時會半開玩笑地說,高倍 zoom 鏡其實只需做好最短及最長的兩個焦距,其餘的求求其其便可以了。因為人們使用時,要麼就是用到最 wide,要麼就是最 tele,中間的完全用不着。 無論如何,經歷過漫長的 zoom 鏡歲月,因為要拍人像,因為窮,小弟的相機到底還是裝上了窮人恩物 50mm 定焦標準鏡,當然,相機已經不是昔日的 Minolta X-700。感覺如何?就好比自以為花拳綉腿已練得略有睇頭的人,忽然意會到習武生涯中有着某樣的缺失,應該謙虛地認真補上幾課。 50mm 的焦距,無從改變的視角,同樣可以帶來與別不同的視覺。未曾試過,又或者尚未習慣使用的朋友,不妨偶然花上 15分鐘,用 5

秋日晴懷少女詩

圖片
 石灘 圍欄 馬路 逆光 樓下 燈塔 斜陽 灣畔 棚架 浮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