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五, 5月 13, 2022

陷阱對焦

 印像中,已經很久沒聽到這個名稱 ─ 陷阱對焦。沒料到,日前一大清早,Whatsapp 收到一個陌生訊息,提出的就是相關的問題。

也記不起這功能開始於甚麼時候,記得最初聽聞時,直覺是很厲害;而事實上,也挺厲害。但有理由相信,為數不少的攝影人,連自己的相機擁有這厲害功能也不自知。

先說明一下何謂陷阱對焦。顧名思義,那就是利用相機的對焦設定,架設一個「陷阱」,當有任何物體進入這「陷阱」,就會觸發相機釋放快門,進行拍攝。而觸發的關鍵條件,就是相機的對焦系統,判斷出被攝物處於合焦狀態。亦因如此,要明白這「陷阱」如何架設,就要先掌握一些關於相機對焦的知識。

單點對焦 vs 多點對焦

現今相機的對焦區域設定相當複雜難明。簡單而言,就分為單點與多點兩大類。單點的好處是絕不含糊,相機以閣下選定的對焦點進行對焦,必須在這單點位置成功對焦,顯示出清晰的細節,才算得上是合焦。多點對焦,則由多個對焦點組成一個區域,只要當中任何一點成功對焦,就會視為合焦。採用多點對焦,通常較容易達至合焦狀態,然而卻較大機會出現對錯焦的情況。例如拍攝人像,頭髪是清晰的,但更重要的眼睛卻是模糊了。

dcf-travel-img-45494
相機的對焦,可以透過單點,或者由多個單點組成不同大小的區域來進行。

單次對焦 vs 連續對焦

若選擇單次對焦模式,則相機的自動對焦功能,會在成功對焦被攝物之後,馬上煞停,並鎖定對焦距離;即使之後被攝物與相機之間的距離有所變化,鎖定的對焦距離依然不變,除非閣下重新啟動對焦程序。若選擇連續對焦模式,則只要閣下持續按住對焦鍵,相機便會不停地對焦,盡力維持合焦狀態。

對焦優先 vs 快門優先

很多相機的對焦設定都提供「對焦優先」與「快門優先」的選擇。若選擇「對焦優先」,則除非相機偵測到合焦狀態,否則即使按下快門鍵,也不會釋放快門。大部份相機都是默認「對焦優先」的,因此不時會遇上「撳極佢都唔肯影」的情況。相反地,若選擇「快門優先」,相機就話之你失焦合焦,任何時候只要按下快門鍵,便馬上遵命釋放。

後鍵對焦 vs 半按快門

一般相機都默認採用以半按快門的方式進行對焦。而較高階的相機,往往還會在機背另外加上一個 AF-ON對焦鍵;按動這個對焦鍵,也可以進行對焦。一些中階機種未必設有這個專門按鍵,而是要自行設定,將用來鎖定曝光或對焦的AE-L/AF-L按鍵,改為對焦之用(關於設定方法,請自行翻查相機使用手冊,在此不贅)。留意,要求的設定是只用後鍵進行對焦;換言之,要停用半按快門的對焦功能。如此一來,才能將對焦動作與快門操作徹底分離。分離有何好處?稍後自有分曉。

dcf-travel-img-45495
Nikon D780 ─ 相機的背後設有獨立的 AF-ON 對焦鍵。
可以透過按動此鍵進行對焦。

dcf-travel-img-45496
Nikon D750 ─ 相機的背後沒有獨立的 AF-ON 對焦鍵。
但可以透過設定 AE-L / AF-L 键的功能,實現後鍵對焦。

相關的知識弄明白了,接下來只要適當選擇設定,陷阱便能架設起來。這裡以 Nikon D750 相機為例,具體說明如何架設一個「捕捉」採花蝴蝶的陷阱。

所需的對焦設定非常簡單:一、單點對焦區域;二、單次對焦模式;三、對焦優先快門釋放。設好之後,用三腳架粗略地固定相機,對準用作餌誘蝴蝶的花朵,並按動後鍵進行對焦【圖1】。成功對焦之後,將鏡頭稍為上仰,將花朵置於畫面下方,完全離開對焦點【圖2】,然後穩妥地固定相機,準備拍攝。搞掂!陷阱設好喇。

dcf-travel-img-45497
【圖1】 利用花朵作為參考,預設釋放快門的對焦距離。

dcf-travel-img-45498
【圖2】 設好對焦距離後,將對焦點移開。此時即使按下快門鍵,也不會釋放快門。

在如此設定的情況下,按下快門鍵,快門不會釋放。何解?因為對焦區域中沒有中焦的物件嘛。

就是如此,持續按下快門鍵,快門就只是呆呆的等待,不會釋放。直至有蝴蝶 (UFO 也可以)出現在於花朵上方,位置與對焦點重疊,而距離又與之前對焦預設的吻合,相機判斷為合焦狀態,便自動釋放快門,陷阱成功捕捉獵物 【圖3】。

dcf-travel-img-45499
【圖3】 持續按下快門,當蝴蝶疊上對焦點,而距離又與之前設好的相符,就會釋放快門。

留意到嗎?這就是對焦鍵與快門鍵分離的好處。否則在蝴未進入對焦區域之前,一按快門鍵,相機又會從新對焦,繼而成功合焦 (在此例中,大致就是對準背景的樹叢)、釋放快門,因而起不到陷阱的作用。

最後加上幾點補充。首先,採用單點對焦,是因為實驗證明,若選多點對焦,對焦優先並不生效,快門隨時可以釋放【註】。其次,只要將相機設為連拍模式,配合以上操作,便可以不停地自動拍攝多幅合焦的蝴蝶。至於長按快門,可以用快門線鎖上代勞,就不用多說了吧。

【註】其實於符合特定條件的情況下,亦可以使用對焦優先,配合連續對焦模式和多點對焦區域,實現陷阱對焦;另文再談。

 

相關文章 -
飛蝶留影 ─ 風中追風
飛蝶留影 ─ 基本拍攝設定








星期一, 5月 09, 2022

晨光掠影個幾鐘 @ 翻舊帳

 世間上有種東西,叫做條件反射。

舊帳再翻,翻到 2014 年初的一個早上。因某事情要到北角的新光戲院 (正確名稱是新光戲院大劇場,英文 Sunbeam Theatre)走一轉。然而碍於事情的性質,這一轉,不能一氣呵成,要分為上下半場。

既有上下半場,即是有中場休息,然而這休息時間並非像足球賽那樣的短短十五分鐘,而是整整一齣電影的放影時間,差不多個半小時。有見及此,當然有所準備,帶上了相機。對於喜歡攝影的人而言,只要相機隨身,別說個半小時,即使來個 double,三小時吧,也許只足夠換取一個意猶未盡。

dcf-travel-img-45450

dcf-travel-img-45451

dcf-travel-img-45452

北角新光戲院附近,能夠想得出的景點,除了既受拍友歡迎,又是打咭熱點的春秧街街市之外,可能就是曾在美國《時代雜誌》網站投票選舉「遊客不容錯過的亞洲體驗」中榜上有名的新光戲院本身。既然兩者都算得是著名景點,那當然不應錯過了吧?也許當時曾經這麼想,然而中場休息開始,走到街上,隨意蹓躂不到幾分鐘,便見異思遷。

dcf-travel-img-45453

dcf-travel-img-45454

dcf-travel-img-45455

任何人,只要感覺器官沒有甚麼問題,都必然感受得到那生活的節奏。匆匆往返的車輛、十字路口的人潮、小商店的營役、手推車的勞碌、自行車的奔波、行人天橋上的悠閒、廢物堆旁的守候 ……。相比新發展的社區,老舊社區的特點就是相對坦白,人們的生活日常,近半就在街頭上演。早晨的陽光,穿過高樓大廈,選擇性地照亮了街頭的不同角落,人們穿梭於光影之間,仿佛躍動的音符,譜寫着都市的旋律。快門,是隨心的按下,沒有太多刻意的捕捉,更多的,只是條件反射。

dcf-travel-img-45456

dcf-travel-img-45457

dcf-travel-img-45458

條件反射,總有某樣的條件作為反射的前設,或許這就是街拍之妙。只要街拍 mode 撻着了,關注點便不會停留於景物表面的形與色、明與暗;感官超越了視覺,取材選景,換上了另一套的美學。觸動你舉機拍攝的,不再是單純視覺上的美。那可能是生活的體驗、價值的取向,可能是對社會的認知與期望,又或者,是對某一社群的關心與好奇。當眼前的人物景物匆匆掠過,稍縱即逝,鏡頭的指向,快門的釋放,記錄下來,除了當下的瞬間光影,也少不了拍攝者思想的足跡。

dcf-travel-img-45459

dcf-travel-img-45460

dcf-travel-img-45461

一如所料,個半小時的中場「休息」,未曾 warm up 已夠鐘,連意猶未盡也談不上。奈何職責所在,收機,回航,繼續下半場。

 

相關文章 -
Oh ! 夜 …… @ 翻舊帳
旺角他們
暫別鄉愁半日閒
白馬非馬,人物非人 @ 街頭隨拍







星期二, 4月 26, 2022

Oh ! 夜 …… @ 翻舊帳

 農曆年過後至今,配合全城抗疫,為己為人,不單只外影班組全停,自己外出拍攝也大幅減少。漫長的兩個多月,為了度橋推出不同的 Zoom class,嘗試循不同的途徑尋找靈感。而當中的一個靈感泉源,就是翻舊帳。小弟為人尚算厚道,少念舊惡,翻的,都是自己的舊帳。

舊帳 # 1:Oh ! 夜 ……

那是 2013 年底至 2014 年初的一段時間。在此之前少拍夜景的小弟,因為要為一個以城市夜景為主題的攝影班備課,頻頻出動晝伏夜出。整個過程延續兩個多月,跨越兩年。為了顧及市場需要,貼近時下流行的攝影風尚,當日拍攝的題材,不乏燈飾、車軌 ……,技術方面,也少不了拉爆、扭矇、重曝 ……

dcf-travel-img-45356

提到城市夜景,人們大都會聯想到華燈璀璨的畫面。順理成章,拍攝起來,選擇從光亮處入手,是相當自然的一回事。然而小弟之見,夜景之美,夜景之妙,更多是源於夜間的昏暗。要拍好夜景,不能只朝明亮處看。

dcf-travel-img-45357

dcf-travel-img-45358

首先,夜景中的燈光,之所以顯得特別繽紛明亮,有賴於昏暗的襯托。這本來就是簡單的物理常識,只是拍攝之時,不知怎的往往會被忽略。明亮燈光胡亂交疊的夜景畫面,好比亂撥琴弦,威力與噪音不相伯仲。

dcf-travel-img-45359

dcf-travel-img-45360

其次是關於氛圍。拍攝夜景,不能沒有夜的感覺。而昏暗,本來就是黑夜獨有的風味。欠缺昏暗,夜景就仿如不含酒精的「酒」,或許味道依然不錯,但終歸並不是酒。唯有明暗交織,夜景才能醉人。

dcf-travel-img-45361

dcf-travel-img-45363

再說內容。世間上任何的大都會,要麼不是充滿矛盾,就是個善長變臉,這一點,日夜如是。即使置身最熱鬧的市中心,鏡頭朝着某一方向,盡是華燈璀璨,別過頭來,說不定就滿是陰暗淒清。而在小弟心目中,閃耀、絢麗、繁華、熱鬧,只不過是人們強加於夜間的浮誇雕飾;深沉、晦暗、寂靜、冷落,才更加貼近黑夜的本質。

dcf-travel-img-45362

dcf-travel-img-45364

亦因如此,後來的城市夜景班,加入了街頭拍攝的環節。數年之後,變本加厲,環節膨漲成為主題,成為了「夜。中上環」專題拍攝活動。

 

相關文章 -
太平山街 @ 實景與回憶
色光燈影裡的夜中環
上中環夜攝啟示錄







星期三, 3月 30, 2022

P 圖隨筆 @ 草根散記

相片的後期製作,到底應否,又或者是否,存在着甚麼樣的底線,可以去到幾盡,一路以來,都是個沒有標準答案的哲學問題。

簡單舉個例子。甲乙二人到海邊拍攝風景,取景範圍的碎石灘上,有三幾個廢棄飲品盒。甲有理冇理,拍咗先算,後期 P 圖完成。而乙則選擇現場即時移除才拍攝。以現今修圖軟件的能力,最後得出的照片,除非擁有科學鑑證級的判別知識,否則是難以分辨出來。或者有人認為前者是對現實記錄作出干預,可是回心一想,後者現場移除,豈不是直接干預現實?更加不可饒恕!

dcf-travel-img-45220
Photoshop 的濾鏡功能加上圖層混合模式,可以創製出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其實拍攝期間的干預,何止於此。動用閃光燈、慢快門、pan 鏡、多重曝光 ……,以至簡單如加添濾鏡,都是對現實影像的干預。雖然手法層出不窮,但是目標一致,為的是改變現狀,原因是不滿現實。有人會認為,那些都是為照片加強藝術表現力的拍攝方法。小弟認同,然而以後期製作達到目的,又何嘗不是?

dcf-travel-img-45221
以柔光混合模式疊上紋理,為照片添加質感。

或者又有人認為,大幅度的明暗色彩改動可以接受,底線是不可移花接木,無中生有。然而又有否留意到,不少公認的大師、沙龍「世界十傑」,傳世作品都不乏改頭換面的雜錦合成。

dcf-travel-img-45225
模糊收藏館中的光圏模糊,朦朧之餘,還可模擬散景亮光

從底片年代開始學習攝影,小弟經歷過攝影歷史中的黑暗時期。黑暗,是因為人們放棄了黑房。快速沖印技術面世,把業餘攝影帶進了「有拍攝、冇後製」的年代。直至攝影數碼化,這現像才得以扭轉過來。或許受此影響,雖然自己在拍攝風格方面偏向寫實,但對於數碼暗房編修後製,不但接受,甚至是某程度的渴求。事實上,最初接觸 Photoshop 時,還未擁有第一台數碼相機,當時的主要用途,就是處理從底片掃瞄得出的數碼影像。

dcf-travel-img-45223
以濾光混合模式疊上亮斑,為照片添上氣氛。

無意為 Photoshop 賣廣告,但在多年的使用過程中,除了得到需要的影像效果之外,更從中學到不少攝影理論。底片年代,攝影書藉關於曝光、色彩的論述,頗有點像古時的師傅教徒弟,佢有佢講,你有你聽,能否掌握,就看你悟性有多高。然而數碼年代的修圖軟件,儼然就是「道成肉身」,每個功能背後,都是毫不含糊的攝影科學,這無疑對學習攝影有莫大的幫助。

dcf-travel-img-45224
濾鏡收藏館中的水彩筆觸,直接注入仿畫效果。

回想起來,自己也曾就相片編修定下過某種的原則,某樣的底線。但隨着編修軟件的功能改進,展現的創作空間愈加廣闊,先前的原則底線,若非模糊,就是後撤;假如仍未放棄的話!至少,在半封城的日子裡,翻出些舊照片,作些實驗性的胡亂編修,既當學習,亦可自娛,算不得是罪過吧?

相關文章 -
為何拍的照片不夠美?@ 草根散記
蒙古烤肉 @ 草根散記
意境堆砌 @ 草根散記
攝影。感染。羅大佑 @ 草根散記
構?還是不構? @ 草根散記
葉公好龍習攝心態 @ 草根散記
流水落花 scene 去也 @ 草根散記
進退之間 @ 草根散記
選擇困難 @ 草根散記
擁有畫筆便成畫家 @ 草根散記
構圖八達通 @ 草根散記
草根散記 @ 2020/12


下白泥。灘塗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