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四, 6月 06, 2024

荷攝小記。煩人密語

 少又話少,多又嫌多,好麻煩呀你!

沒錯,人類是最麻煩的生物。初夏兩訪城門谷拍荷,花開零星落索,意興闌珊,於是轉戰粉嶺康樂公園。

dcf-travel-img-49879

dcf-travel-img-49880

到埗,還未看得見荷塘,已見池塘旁邊人影幢幢,此起彼落。心想:這回肯定冇走雞了!快步趨前,放眼一望。嘩!── 花多眼亂。

dcf-travel-img-49881

dcf-travel-img-49882

dcf-travel-img-49883

公園池塘之中,劃出了兩個種植區,一大一小,都種了荷花及睡蓮。荷花主要栽種於較大,近正門的一個,面積大約不及半個藍球場大小,然而荷花開的可多啦;未開的、半開的、全開的、瓣落的,不下數十,甚至可能過百。而且荷花品種也非單一,除了常見的粉紅色,白的黃的深紅的,都有,好不熱鬧。加上塘面滿佈荷葉浮萍,五顏六色、青青綠綠的掩蓋了四分三個種植區。

dcf-travel-img-49884

dcf-travel-img-49885

dcf-travel-img-49886

好看是肯定的,至於是否好拍,有所懷疑。觀看照片與觀看實景最大的分別,在於照片不單只有明確的邊界,而且是將整個畫面同時呈現眼前。礙眼的、干擾的、不好看的,與好看的一併送上。若然取景拍攝時處理不好,未能做到隱惡揚善,結果就是隱善揚惡,成不了好作品,拍攝花卉小品尤其如是。因為此類作品,能否於畫面中建構一個明確、適當,以至好看的造型,非常重要。於密集凌亂的場景之中,要做到這點並不容易。

dcf-travel-img-49889

dcf-travel-img-49892

dcf-travel-img-49893

應對類似的密集景況,有效的方法是嘗試不同取景角度,以及適當運用前景背景。然而這荷塘的設計,基本只容許由上朝下拍攝,至使上述招式難以發揮。哪怎辦?放心,解決方法還是有的。使用較長焦距,拍攝較遠的主體,可減低俯拍角度,令拍攝較為接近水平,增加找到合適前景後景的機會。採用容易造出淺景深效果的鏡頭,例如有較大光圏的,又或者反射鏡頭之類。適當運用非一般手段,諸如多重曝光、刻意過曝或欠曝。此等技巧不但能有效隱藏瑕疵或干擾,更能轉移視線,引導觀者朝閣下的演繹方向去欣賞作品。還有的殺手鐧,當然就是編修後製啦。

dcf-travel-img-49890

dcf-travel-img-49891

總而言之,拍攝荷花,花多並非必然有利。花多景亂,能框取好景的機會反而更少,堪稱 more is less。然而只要閣下擁有層出不窮的招式及創意 (也有源源不絕的器材當然更妙),卻大有機會扭轉劣勢,改寫出 more is more 的結果。

 







星期二, 5月 28, 2024

騙子是怎樣煉成的?城門谷初荷

 唔使問阿貴,肯定又係因為地球暖化。

每年五月,荷花攝影愛好者整裝待發。然而今年,時屆五月下旬,綜合探子回報,城中大小荷塘仍只是小花三兩,未成氣候。屈指一算,半信半疑,時候應該差不多了吧?於是翻查以往拍攝日期記錄,一查之下,對探子報告更是少信多疑。為求真相,即使最懶的人也要親自出馬。

到了城門谷公園,由下而上貼地考察。先往下塘,放眼一望,下圖就是該時該處該模樣。

dcf-travel-img-49878
【圖一】

移步中塘,仍是一片青蔥。花蕾還是有的,然而顏色青綠、嬌小玲瓏的多。

dcf-travel-img-49865
【圖二】

再到上塘,頓感名副其實。配得上塘稱號,就是要比前兩者高級一點。花開一朵半,紅蕾三數。

dcf-travel-img-49866
【圖三】

幸而小弟見慣差劣場面,即使如斯境況,尚能沉着應對。目光往返掃描荷塘三遍,迅即鎖定可造之材:1、2、3、4。開機!

dcf-travel-img-49867
【圖四】

假如說小弟於差劣場景之中,取景位置、拍攝角度無所不用其極,那麼,這回可說是有點超乎極限。首先,城門谷上塘的「極限」相當明確。以當日花開狀況而言,走到老遠的對岸拍攝不計,適合取景的位置,就只有上圖所見,長約十多二十米的的欄河旁邉。當然,在這範圍內可以往返走位,高炒低穿。留意,是低穿,而非低炒。因為欄河是有裝飾格柵的 (見圖三),謝絕低炒,只能穿過格柵取景。

取材選擇少,位置限制多,以至好些相信合乎要求的構圖,即使半身探出欄河也難以拍攝得到。解決方法是借助大自然能量,風吹荷動,捕捉花與葉於短暫瞬間形成的組合,故稱之為超乎極限。

整個拍攝過程,可用現成詩句形容:遠近高低各不同。欄河旁邊,不分遠近高低,鏡頭可以拍到目標主體的位置,大概都嘗試過。較為經典的,就是於 1 號位拍 4 號花,4 號位拍 2 號花。如此刁鑽,目的主要兩個:一、增加前後景以表現深度;二、尋求更佳的花葉組合。心水清的讀者,不難看出以下作品之中,為數近半,紅荷的存在旨在點題,荷葉才是真正的功臣。

 

#1

dcf-travel-img-49868

dcf-travel-img-49869

 

#2

dcf-travel-img-49870

dcf-travel-img-49871

dcf-travel-img-49872

 

#3

dcf-travel-img-49873

dcf-travel-img-49874

 

#4

dcf-travel-img-49875

dcf-travel-img-49876

dcf-travel-img-49877

看過之拍攝成品之後,對攝影中的所謂反差,或許會有更深一層的理解。

 






星期日, 5月 12, 2024

Suno, 合作愉快!(有片,有 AI)

一向都有興趣將多幅硬照組合剪輯成為影片,並且加上合適的配樂。然而這看似不大複雜的事情,卻有幾個實在的難題。

首先是版權問題。大部份現成的歌曲音樂,都有版權保護,不可胡作非為。其次是歌詞內容大都不能與照片畫面相配。因此,以往製作此類影片,很多時都是倒轉過來,先選內容意境相近的歌曲,然後再揀選適宜配合的相片。明顯地,這是被迫反主為客。而第三,就是讓畫面變化與音樂編排互相配合,尤其是要製作一些相片變換與節拍同步的片段,要做到精準對位並不容易。然而近日爆紅的 AI 作曲神器 Suno,卻是一下子為小弟解決了以上的幾個難題。

dcf-travel-img-49862

dcf-travel-img-49863

先說版權。若然認真探究,這問題其實有點複雜,當中關乎運用 AI 工具創作的版權定義。但無論如何,以現時 Suno 官方的版本說明界定,即使採用免費版本,只要並非商業用途,例如用作廣告歌曲之類,所生成的作品,小弟任用唔嬲。實踐證明,幾條 Suno 配樂的影片,上載 YouTube 全部順利過關。

再說內容。Suno 絕對是個有商有量的代工伙伴,接受不同詳細程度的內容要求。就以小弟為例,音樂知識不及半桶水的N次方,於是只集中描述歌詞內容及曲種,其他一概交予 Suno 代勞。仍是實踐證明,只要你的描述不是邏輯全無的亂咁嚟,Suno 絕不介意讓你感到驚喜。

最後的一個難題,節拍配對。相信是因為歌曲由數碼生成,節拍準確毋庸置疑,最妙的是,似乎更多是整齊的分數。只要每幅相片展示時段是1/4秒、半秒、一秒之類,便很大機會可以對得上。然而必須強調,由於目前試驗作品不多,Suno 在這方面的「優勢」,小弟只是有限度推測,實情有待核實。

話不多說,看看小弟「作品」。留意作品二字加上引號,以表示對 Suno 的尊重。

第一首,《 石板街 》。

由於小弟英語水平貼近水平,Suno 代工創作時,不敢自作歌詞,只提供了幾個簡單描述如下:hong kong、central district、old street、afterwork、female vocal。歌曲創過程真係話咁快就搞掂,堪稱話頭醒尾。

採用的照片,來自日前一個晚上在中環石板街及附近拍攝的街頭人像。為方便製作,只選直幅,全數約三百幅,結果只用上了大概一半。

dcf-travel-img-49860

<< 製作成品 >>


第二首,《看海》。

截然不同的曲風情調。這回是中文,為了良心上過意得去,試試自己創作歌詞 (請參看片中字幕)。描述就只是:女聲、民謠、抒情。

照片方面,這回是選自一次攝影班外影。由於歌曲不長,節奏抒緩,只需選幾十幀橫幅的就夠了。類似地,成品也只是選用了大概一半。

dcf-travel-img-49861

<< 製作成品 >>

需要一提,這一次的配樂創作並非一 click 而就。不知為何,本來說自動生成長度為兩分鐘,然而首個版本卻只有 48 秒,副歌段戞然而止。幸好 Suno 有個 Extend 功能,可以用同樣的曲風、節奏、聲線,續寫之前的創作。以上的版本,其實是用了一段首創,再加兩段 Extend 續寫合拼而成。留意了,小弟在作曲方面也並非全無貢獻的!

Suno 初度合作後感

雖然第二首裡頭的結他演奏,以及個別文字的普通話發音,聽起來就是有點奇奇怪怪的,但整體而言,Suno 的兩首作品,肯定沒有讓小弟失望。可以這麼說,這兩回合與 Suno 的初度合作,既是愉快,也充滿驚喜。

Suno,AI,Like!

 

星期四, 4月 25, 2024

文化現像隨筆

相對專業的人像拍攝,業餘興趣性質的,很多方面都是求求其其,得過且過,草根階級尤其如是。採用甚麼服裝、道具、化妝,主要看「貨倉庫存」而定。就以這次屏山文物徑拍攝為例,原本打算拍旗袍,然而庫存就只有旗袍,其他常用配套,諸如高跟鞋、紙扇、髪簪等等,一概缺如。點搞?也不難,來個中西合壁、古今融合,不就可以了嗎?世事就是如此,物資匱乏不一定是壞事,反能激發創意。黑色暗花短旗袍,雙臂穿袖套,腳踏 Dr Martens 黑皮鞋,頭紥丫角髻,再加配三兩無以為名的銀飾 …… Bingo!誰說這不就是 fashion?! 

dcf-travel-img-49718

dcf-travel-img-49719

dcf-travel-img-49720

服裝造型明確了,地點早已選定,可以拍出甚麼來,仍要看三大因素:一、天意,看上天賜予怎樣的照明條件,日間光照變化大,足以主宰拍攝的調子;二、model,看她會來個甚麼樣的演出,業餘 freelance不可期望太高;三、自己,看自己能在之前二者的基礎上,能搞出甚麼樣的名堂。誠然,造型地點的確立,已為拍攝劃出了大方向,餘下的因素,主要影響臨場的即興發揮,而這亦是個人文化介入之時。

dcf-travel-img-49721

dcf-travel-img-49722

dcf-travel-img-49723

dcf-travel-img-49724

dcf-travel-img-49725

常說某人冇文化,某人有文化,其實即使最沒文化的人,只要生存世上,也難免於某時某地,經某種途徑,受到某種文化的影響。小弟沒看過巴金、曹禺,對《家。春。秋》及《雷雨》的認知局限於作品名稱與作者,對當中的故事內容幾近無知。然而多得粵語長片、電視劇,以至道聽途說,不知不覺間,也領受到一絲半點的文化薰陶。於是乎,拍攝人像,只要選景是古老大屋,model 身穿懷舊旗袍,總會莫名其妙地聯想到某種的反封建、反禮教故事內容,繼而糊里糊塗地將相關感情融入到畫面之中。如此這般拍攝出來的照片,稱之為「文化現像」也不為過。留意,是現像,而非現象。指的是個人所接受的文化影響,透過照的影像呈現出來。

dcf-travel-img-49726

dcf-travel-img-49727

dcf-travel-img-49728

dcf-travel-img-49729

「文化現像」的存在,反映拍攝過程中有過思考,拍出來的作品,或多或少言之有物,而非意義缺如的「糖水照」。要做到文化現像並不困難,那只需要一個簡單原始的創作態度,也就是拒絕盲按快門,嘗試表逹一點個人想法。至於拍出來的影像,能否有效反映出閣下的文化,又或者所反映的文化內涵有多高深,則是另一回事。

dcf-travel-img-49730

dcf-travel-img-49731

dcf-travel-img-49732

dcf-travel-img-49733

dcf-travel-img-49734

dcf-travel-img-49735

dcf-travel-img-49736

換個角度看,我們常說的審美,也是文化現像的化身。顧名思義,所謂審美,就是個人對美的審判。要審判,就要思考,而思考就像燃燒,需要燃料,思考的燃料就是知識與經驗,當中包括個人對不同文化的認知。

dcf-travel-img-49737

dcf-travel-img-49738

dcf-travel-img-49739

dcf-travel-img-49742

在此文物徑,人像拍過好幾次,即使同樣是旗袍,每次的分別都頗為明顯。感覺上,影響演繹的,除了服式外觀上的差異,更多是 model 的演出。此等拍攝既沒劇本,也無導演,更不存在客戶要求,拍攝之前也沒有綵排,model 的演出是自由發揮,同樣也是有諸內而形於外的文化現像。如此看來,每一次類似的拍攝,也算得上是攝影師與 model 的一場文化交流吧。

dcf-travel-img-49740

dcf-travel-img-49741

本文 model : Gigi
ig : twc._.q





荷攝小記。煩人密語

  少又話少,多又嫌多,好麻煩呀你! 沒錯,人類是最麻煩的生物。初夏兩訪城門谷拍荷,花開零星落索,意興闌珊,於是轉戰粉嶺康樂公園。 到埗,還未看得見荷塘,已見池塘旁邊人影幢幢,此起彼落。心想:這回肯定冇走雞了!快步趨前,放眼一望。嘩!── 花多眼亂。 公園池塘之中,劃出了兩個種植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