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來滿城花亂飛 @ 春城無處不飛花 2019

愛美是人類的天性。這句話,既指出人人都愛妝扮自己,亦可解作人們都愛美麗的事物。若以後者解釋而論,則人類之中,除了女士之外,攝影人尤其愛美。可不是嗎?每個攝影人都致力於影靚相嘛!而在云云萬物之中,花卉,彷彿就是美的化身,這可以從「貎美如花」一詞得以印證。因此,攝影人與花,是天作之合;攝影人愛拍花,是順理成章。若要知道花卉攝影備受歡迎的程度,不難從每年維園花展之中,重重圍困着那鬱金香花「海」的大堆鏡頭裡找到答案。

河津櫻。香港中文大學

dcf-travel-img-34468

dcf-travel-img-34469

花卉能夠成為極受歡迎的攝影題材,除了因為花美之外,其內容跨度之大,亦應記一功。就以本港常見的花卉為例,由高大威猛的木棉,以至嬌小玲瓏的不知名小花,品種多不勝數,色澤繽紛、形態各異。然而亦因如此,花卉拍攝從來都不是輕而易舉,一蹴即就的事情。加上華人文化愛以畫意手法表現花卉,視覺美麗之餘,更重意象;既為花卉攝影增添豐富層次,但亦提升演繹難度。

宮粉羊蹄甲。香港文化博物館

dcf-travel-img-34470

dcf-travel-img-34471

有見及此,筆者去年春季試辦了連串的春花拍攝活動,並取名曰「春城無處不飛花」。活動由三月初於沙田公園拍攝紫玉蘭開始,之後是南昌公園黃花風鈴、美孚天橋木棉、饒宗頤文化館宫粉羊蹄甲,最後以城門谷公園簕杜鵑作為壓軸,花開到哪裡,美到哪裡,便拍到哪裡,不亦樂乎。由於該活動頗受歡迎,於是今年打算再接再厲。為求能比去年進步,更早於農曆年前已擬訂好初步計劃,只待農曆年假一過,立即啟動;先以一節三小時足料理論課打頭陣,之後安排連串外影,隨着各款春花陸續開放,逐一拍攝。

白玉蘭。沙田第一城

dcf-travel-img-34472

dcf-travel-img-34473

先理論,後實踐,計劃看似週詳慎密,誰料卻遇上多年難得一遇的春來滿城花亂飛。年初四假期剛完結,便收到好幾個不合常理的消息。

「乜話?木棉盛開?家陣才是二月初 ……」

「吓!紫玉蘭都開埋?……」

「唔係嘛,你樓下棵宮粉羊蹄甲開到謝咁誇張?……」

心想:唔會真係咁誇張掛?但回頭一看家中那早於過年之前已花開滿盤的水仙,即時意識到並非沒有可能。當下馬上行動,就近取材,橫掃沙田區,實地考察。

木棉。大涌橋路近城門河第一海濱公園

dcf-travel-img-34481

苦蕒菜。沙田公園

dcf-travel-img-34478

事實擺在眼前,真的是如此誇張。新春過後,近沙田車公廟的木棉,已經開得舖天蓋地。粗略一計,比正常至少早了一個多月。城門河畔的宮粉羊蹄甲,幼枝窈窕,正掛着粉紅嬌花舞動春風。沙田中央公園的白玉蘭,綻放的花朵已佔據枝頭。還好,紫玉蘭仍只是含苞待放 ......。有理由相信,今年的花開程序將是亂如七國。幸而「春城無處不飛花」只是說花開地點無處不在,並沒有提及時間因素,否則難避商品與說明不符之嫌。

白玉蘭。沙田公園

dcf-travel-img-34474

dcf-travel-img-34475

菊花。沙田公園

dcf-travel-img-34477

dcf-travel-img-34476

活動名稱可以不變,春花亂飛卻是事實,稍後的外影安排如何追花逐卉,臨近實際進行之日方能知曉。天意難違,天機難測,當下可以做的,就是善用資源,「嗱嗱臨」為急不及待提早開放的春花留住倩影,一方面可以用作稍後理論課中的示例教材,另一方面,亦為這本年度「春城無處不飛花」的首篇加添點綴。

洋紫荊。大涌橋路近城門河第一海濱公園

dcf-travel-img-34479

dcf-travel-img-34480

 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洪荒之美 @ 城門水塘

西山四韻 @ 潮流反動

解讀 Evening with Fan Ho (一、藝術修養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