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二, 7月 05, 2022

感嘆魚塘邊上

就在米埔自然保護區近入口處,聚集了一群人。我和朋友二人糊里糊塗的混在其中,之後又糊里糊塗的隨着人群走進保護區。進入之後,才意識到是「偷渡」。但既然一場來到,便跟着人家隨便參觀一下。可是不用多久,又覺得這樣的隨團參觀有點乏味,於是又閃閃縮縮地退了出來,到附近的魚塘旁邊,漫無目的地閒蕩。時近黃昏,遠方的天空一片清朗,夕陽倒影印在魚塘中央。逆光遙看對岸,是依稀可辬的樹叢,以及簡陋的房舍。近岸處,以竹杆架起的一圏魚網,寧靜地為平淡的水面綴上細緻的圖案。那畫面,很美。拿出相機,姆指一撥,拉一格菲林,按下快門,記錄了一幅自己相當滿意的魚塘日落景致。

以上文字所描述的,已是三十年前的事情,照片中日落的方向就是深圳,但難以察覺都市的痕跡。如今置身新田村路旁邊,朝北眺望,魚塘的背後,同樣就是深圳,然而天際線再也不是空空盪盪,而是延綿起伏的高樓大廈。站在這魚塘的邊上,回顧數十年前的往事,彷彿對着一個大舞台,台前的大幕一合一開,便換上了截然不同的佈景。急速的變化,難以理順心中所想,感慨油然而生,無可抑止,也難以形容。

忘記了當時是如何向 Genevieve 描述需要的情緒表現,可以肯定的就只是簡單說了幾句,她便站到凹凸不平的塘間小路,擺起甫士來。我圍着她繞了個圏,選了幾個不同角度,按了幾下快門,再檢視機背影像,Bingo!衝口而出的叫了出來:啱嘞!要嘅就係呢種 feel!隨即興沖沖地走過去與她分享。隨後的一陣子拍攝,簡直稱得上天人合一,拍出來的照片,幾乎每幅都呈現出心中期望的那種感覺。

dcf-travel-img-45805

dcf-travel-img-45814

dcf-travel-img-45807

dcf-travel-img-45808

不久前在拙文《 拍在攝影邊上 @ 草根散記 》中提到,自己喜歡在照片中拍出感嘆號。然而感嘆號就只是一個標點符號,到底感嘆的是甚麼,單憑一個符號,難以說得明白。倘若是一篇文章,或者一段影片,感嘆的事情還可以透過前文後理來表達,而在單幅的照片,就只能依靠畫面中呈現的感覺氛圍。換言之,只可以含糊其詞。然而這亦不無好處,感覺本來就是有點虛無飄渺,不清不楚,倒能為照片留下更多的想像空間。就以拍攝當下為例,自己心中的感想,與 model 所感所想的,並無相同的必要。假如真的要求準確呈現,那豈不是要求 model 像電影演員那樣的演出絲絲入扣?太苛求了吧?更何況,拍的是硬照,不是電影,故事的仔細情節,還是留給觀眾自己編寫好了。

dcf-travel-img-45809

dcf-travel-img-45810

dcf-travel-img-45815

dcf-travel-img-45812

dcf-travel-img-45813

到底這輯照需要演繹的,是哪樣的一種感覺?即使現時自己對着照片,也是欲辯忘言。說不定,相隔一段日子之後,重看照片,又會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。無從確定、因人而異、時過情遷,或許這些正是「感覺系」作品引人入勝之處。


相關文章 -
拍在攝影邊上 @ 草根散記



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大澳小品。詩意水鄉

因為一次上中環夜間隨拍,得到幾幅小品習作,拼湊成為拙文《 50mm 夜。小品 》。隨後又因此文,發展出名為「詩意小品」的理論課。為了不流於「講就天下無敵」,於是又弄出個題為「如詩水鄉」的大澳外影活動。從實踐到理論再回到實踐,不知不覺間,圍着詩意與小品繞了個大圏。 要理解何謂詩意小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