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四, 7月 14, 2022

一塘荷葉一朵花

 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?  這流行於上世紀五、六十年代著名民謠的名稱,精準貼切地道出當日小弟踏足西貢獅子會自然教育中心的荷花池,放眼一望時,腦海中即時彈出的疑問。

才不過是個多星期前,探子 Whatsapp 傳來這個荷塘的狀況,是初始綻放。隨後數天,便看到師兄在 facebook 發放的靚靚荷花照。照片中,花朵狀態一流。然而那幾天剛好稍忙,未能即時出動,但根據以往經驗,頗有機會好戲在後頭;即使看不上好戲,至少也可以捉得住水尾。誰料到埗所見,赫然是「一塘荷葉一朵花」的境界!

dcf-travel-img-45841

事實上今年的初夏,幾個主要荷塘的花開都是古古怪怪的。出沒之飄忽,盛放之短暫,令人懷疑是混入了曇花的 DNA。如是者,若非擁有即時監控,又或者廣佈線眼,現實與期望不符的機會率超過六成。

然而世事無絕對,當天猛烈的陽光,正好為各種荷花攝影的「副業」創造有利條件。就以色彩為例吧,向光的荷葉,從深綠到淺綠,都齊備;透光的荷葉,無論是青翠還是泛黃,都明亮;乾枯的荷葉,分不清是灰是棕還是褐,深沉中帶着濃郁。混濁的池水,明暗之間是半透橙黃的漸進;偶爾倒影天空,又仿佛在天上摘下一片蔚藍。色彩交織,形影交錯,儼然是大自然交出一份精彩的美勞功課。

小弟向來習慣隨機應變,隨遇而安。既然沒有荷花,也就樂於接受這天公造美,疊埋心水找靈感、拍光影、攝色彩、捉蜻蜓。

dcf-travel-img-45842

dcf-travel-img-45843

dcf-travel-img-45844

dcf-travel-img-45845

怎樣才可以於亂中求序?怎樣才能夠在亂中尋美?這是攝影班中不少同學的疑問。這些問題真的不好回答。若說是要靠直覺、觸覺,又或者需要時間沉浸,需要經驗累積,以至美學修養,那無疑是說出了實話,可惜類似的答案,提問者多數不肯收貨。然而仔細詳述,又可能要花上一千零一夜。那該如何是好?這時候,亮出一兩手絕招,是不二法門。

dcf-travel-img-45846

dcf-travel-img-45847

dcf-travel-img-45848

dcf-travel-img-45849

dcf-travel-img-45850

dcf-travel-img-45851

其中一手值得分享的絕招,就是失焦。面對混亂無計可施之時,不妨將鏡頭調至失焦。對焦不準,就可以去除眼前的紛雜細節,取景框中的景物,迅即被簡化為明暗、色彩、形狀。如此一來,景觀中若然存在着某些隱藏的秩序,就可以輕易分辨出來。簡單一招,就可以為形色演繹的方向提供相對清晰的線索。

dcf-travel-img-45852
相比以上的照片,這幅並沒那麼明顯地展示亂中求序。
分享,一來是要表示除了亂中求序,繁中求簡亦不無可能。
二來,是因為上面提及過捉蜻蜓。

一塘荷葉一朵花,萬千光影色滿池。懂得改變觀點看景物,拍攝從來不乏好題材。

 

相關文章 -
減法攝影。攝影減法
夏荷姍姍來遲
塘畔偶然留小景,荷花那復計東西
荷塘秋色勝春光
荷塘日當午
新田荷花池發現的邂逅
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大澳小品。詩意水鄉

因為一次上中環夜間隨拍,得到幾幅小品習作,拼湊成為拙文《 50mm 夜。小品 》。隨後又因此文,發展出名為「詩意小品」的理論課。為了不流於「講就天下無敵」,於是又弄出個題為「如詩水鄉」的大澳外影活動。從實踐到理論再回到實踐,不知不覺間,圍着詩意與小品繞了個大圏。 要理解何謂詩意小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