暫別鄉愁半日閒

 多年前,有過這麼的一個 IQ 題:星期日邊度最多菲律賓人?正確答案當然是菲律賓。但很多人都會答是中環皇后像廣場。

不知道後來有沒有衍生出類似「星期日邊度最多印尼人?」的 IQ 題,但最近因為某事情而較多在旺角出沒,才知道外傭聚腳地點除了著名的皇后像廣場及維多利亞公園之外,還有旺角東近花園街行人天橋一帶。

dcf-travel-img-32863

dcf-travel-img-32864

 

大量外傭佔用公共空間,難免產生一些問題,最明顯的莫過於對附近的居民及路過的市民造成滋擾與不便。筆者並非旺角街坊,沒資格對外傭應否佔用行人天橋這議題說三道四,但卻可能因為也曾聘用外傭,難忘「姐姐」屈居於狹小寒舍的艱苦生活狀況,對外傭有着一份莫名其妙的同情,對這種週期性公共空間侵佔,沒有太大的反感。試想想:起身最早,就寢最遲,睡床朝拆晚行;做對應份,做錯挨批,標準任由主人定;放下了家鄉子女,千里迢迢來到香港照顧別人子女;一個大旅行篋,就是全副家檔 ……。難得的一天假期,也該可以暫別工作,到外面舒舒服服地散散心,與鄉里相聚,一解鄉愁吧?

dcf-travel-img-32865

 

離鄉背井,向來都隱含着辛酸二字。外國的月亮不一定特別圓,異地的鄉愁,卻總是格外的深。且聽來自一位外傭的心聲:

dcf-travel-img-32866

It’s not easy being far away.
Homesickness is my enemy.

遠走他方殊不易,難堪對敵是鄉愁。

 

以上兩句摘自一本2016年出版的免費網上圖書,書名是《Wishing Well:Voices from foreign domestic workers in Hong Kong and Beyond》。全書結集多位本地外傭撰寫的文章,以第一身的經歷,道出本地外傭的心跡,有時間不妨一讀。

dcf-travel-img-32867

dcf-travel-img-32878

 

從另一角度看,佔用公共空間只是外傭迫於無奈的選擇。如果有更好的聚腳點,免卻風吹雨打,又怎會選擇在路邊以紙皮膠布打地鋪?香港自上世紀80年代初期經濟起飛,雙職家庭變得普遍,聘請外傭處理家頭細務亦隨之興起。表面看,外傭來港打工只是為求賺錢,但客觀上卻釋放了本地的勞動力,對香港經濟不無貢獻。然而香港社會又曾經為這群低收人外傭的工餘生活,付出過多少關心與照顧?

dcf-travel-img-32868

dcf-travel-img-32869

dcf-travel-img-32870

dcf-travel-img-32871

 

很少在本欄文章中直接對社會議題表示意見,或者是曾經受惠於外傭幫忙的緣故,今次是少有的例外。總覺得,僱傭相處之道,離不開尊重與體諒。在社會未有更好的解決方案之前,若能讓出一點公共空間,使外傭可以於假日充充電,舒解鄉愁,展現笑臉,再投入工作,相信僱傭雙方都可以從中獲益,未嘗不是一件好事。

dcf-travel-img-32873

 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洪荒之美 @ 城門水塘

西山四韻 @ 潮流反動

解讀 Evening with Fan Ho (一、藝術修養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