朗豪 Form

 2004年,座落於旺角的朗豪坊商場啟業,迅即成為旺角新一代蒲點兼地標。


dcf-travel-img-33389


十二年後,筆者才首次踏足朗豪坊。但不是去逛商場,而是帶着相機到 Nikon 客戶服務部檢查維修。之後兩年,即本年八月,才真正踏足商場,但仍不是shopping,而是因工作需要到訪其中幾間商舖。再之後兩星期,才得以認真地在商場裡閒逛,但仍不是 shopping 消費,而是拍攝。沒興趣購物消費,卻有興趣拍攝,是因為要嘗試以影像記錄那種朗豪 Form。

外觀上的朗豪 Form:人多、雜亂,樓層高,地方窄,扶手電梯特別長。講完。

dcf-travel-img-33390

dcf-travel-img-33394

dcf-travel-img-33391

dcf-travel-img-33392

dcf-travel-img-33393


人多雜亂本來就是香港商場的共性,只有少數的高檔商場是例外。而設有長長扶手電梯的設計,亦常見於不同的多層式的商場。長電梯一方面可以讓訪客快捷地上落多個樓層,另一方面,陰謀論,只要配合刻意地將各樓層的短梯設於不相同的位置,便能令訪客焗住在商場內各樓層間打轉,途經更多的商舖。朗豪坊商場連地庫樓高多達15層,電梯特別長更見必須。當然,除了長度出眾之外,其扶手電梯亦因倒行逆施事件而聞名。

dcf-travel-img-33395

dcf-travel-img-33396

dcf-travel-img-33397

dcf-travel-img-33398

dcf-travel-img-33399

 
相比其他大型商場,朗豪坊的高層商場面積不算大,甚至可以用狹小來形容,加上採用光線集中的燈光照明,配上顏色不淺的地板,整體調子略為深沉。走廊迂迴,高低上落,現代風格的建築,大量使用玻璃和不锈鋼建材,既反射又穿透,視線所及,盡是夾雜了前後上下不同樓層店舖的燈光人影,紛紛擾擾的有着停不下來的節奏。

dcf-travel-img-33400

dcf-travel-img-33401

dcf-travel-img-33402

dcf-travel-img-33403

dcf-travel-img-33404


這格局,個人認為談不上舒適,感覺有點像科幻電影描寫的未來世界,── 那些因過度發展而失卻大自然和諧的未來世界。若然外面下著雨,那景象大概就像經典科幻電影《2020》 (Blade Runner 2020)。事實上,即使拍攝當時沒有下雨,也令筆者想起《2020》。

dcf-travel-img-33414
網上圖片


《2020》是上世紀80年代初上畫的一齣科幻電影,以複製人借題發揮,探討、思考連串關於人的問題。電影獲得很高的評價,甚至有不少影評人認為是有史以來最佳科幻電影之一。記憶中該片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畫面都是低調深沉,天空不是灰朦朦便是下着雨,街道總是濕漉漉的,周圍烏煙瘴氣。故事地點是洛杉磯,但場景中卻經常出現中文字,更有廣東話對白,也有不少日本元素 ……。全片負面氣氛描述運用極至,教人透不過氣來。眼前的朗豪坊當然不至於此,因為,至少還有一年多才到2020年嘛!

dcf-travel-img-33405


科幻小說很多時都對太空科技發展有着過份浪漫的想像。三十多年前的電影,預言2020年人類已有星際殖民的能力,懂得製造複製人作為奴隸。殊不知科技卻是朝冒實貼地的方向發展,到了2018的今天,人們對星際旅行全沒興趣,關心的是流動通訊生物科技再生能源。不過,關於複製人這方面,卻似是被電影不幸而言中。所指的不是以科技來複製,而是文化方面的複製。可不是嗎?假如你曾經到過城中多個大型商場的話,定會發覺當中的店鋪來來去去離不開那幾間。這些無所不在的相同「選擇」,使本來是血肉之驅的人,像被植入了同樣的晶片那樣,表現出複製的消費行為。

dcf-travel-img-33406

dcf-travel-img-33407

dcf-travel-img-33408

dcf-travel-img-33409

dcf-travel-img-33410


現今社會表面上強調個性,崇尚自我,但在連鎖品牌面前,我們某程度上都變了複製人,不知不覺地做了品牌的奴隸。從硬件而論,朗豪 Form 是指朗豪坊商場獨特的建築設計,但若以軟件而言,朗豪 Form,或可視作時下流行消費模式的一個典型。

dcf-travel-img-33411

 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洪荒之美 @ 城門水塘

西山四韻 @ 潮流反動

解讀 Evening with Fan Ho (一、藝術修養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