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一, 8月 08, 2022

寨城故事

 「小城故事多,充滿喜和樂,若是你到小城來,收穫特別多。

「看似一幅畫,聽像一首歌,人生境界真善美,這裡已包括 ......」

dcf-travel-img-45888

假如鄧麗君甜美歌聲唱出的小城裡頭,故事真的很多的話,那麼,九龍寨城的故事必然更多,至少多上一倍。

可不是嗎?《小城故事》裡唱的就是「喜和樂」、「真善美」,沒提及「苦與悲」、「假惡醜」。更何況,人生不如意事十嘗八九,由此推算,寨城的故事極有可能比小城的故事多出八九倍。事實上,假如閣下對寨城略有所知的話,相信都會同意那絕對不只是故事那麼簡單,而是一段歷史,一個傳奇。

dcf-travel-img-45889

dcf-travel-img-45890

dcf-travel-img-45891

也許正是這關於寨城的觀念,每次走進寨城公園,都會想起相關的故事,每次到此拍攝,都希望能夠拍出故事。拍攝風景如是,拍攝人像如是;這回是拍攝旗袍人像,更如是。

dcf-travel-img-45892

dcf-travel-img-45893

在香港,若要以中式園林景致配襯旗袍,熱門選擇離不開「嶺南之風」和「寨城公園」。然而要說故事,要二選其一,小弟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寨城公園。箇中因素很多,包括環境氛圍、園林設計、地理位置、歷史背景,以致當中街坊遊人的衣着面貎,都似是一點一滴、一字一句地說着故事。相比之下,「嶺南之風」更似一個園林設計的示範單位。

選擇了適合說故事的場景,接下來要做的,當然是說故事。可是,該如何地說?

dcf-travel-img-45894

dcf-travel-img-45895

以照片說故事,大致而言,可以有兩種半方式。第一種,拍攝前已有故事大綱,然後透過多幅照片,以成輯的方式展現出來;換言之,拍連環圖。第二種,則是不設劇本,每幅照片互不相干,各自訴說自己的故事;換言之,自說自話。餘下的半種,拍攝前同樣沒有劇本,拍攝後才根據照片內容整理選輯,從而表現出故事性;換言之,放馬後炮。

本文展示的照片,屬於先拍後編的方式。用這種方式講故事,當然是穿鑿附會,然而仍不可以胡亂拼湊。最基本的要求,就是能表現出統一的情緒與格調。有了統一性,整輯照片看起來就有點像欣賞純音樂,具體的內容你不必知道,也不會計較,感覺主導一切。

dcf-travel-img-45906

dcf-travel-img-45897

無論是以上述哪種方式說故事,最基本的,依然離不開單一照片。因此,故事動聽與否,單一照片的敘事,以至情感表達效果相當重要。然而影響這方面的元素委實不少,隨便列出,至少包括選景選材、光影氛圍、服飾造型、姿態表情等等。如何善用這些元素,以強化表現效果,絕非三言兩語可以說得清楚明白。在此,小弟嘗試分享幾點經驗之談。

dcf-travel-img-45898

dcf-travel-img-45899

dcf-travel-img-45900

首先是人物是否注視鏡頭。相中人望鏡頭,感覺就是與看照片的人溝通交流;若然不望鏡頭,觀相者就會被人物的視線帶到畫面裡去,從而有身歷其境的感覺,更容易融入故事的氛圍之中。

其次是保持距離。利用現場環境,包括前景後景,拍出空間感,使照片中的人物與觀者保持距離,能予人置身於觀眾席,以超然的視角,觀看相中人於舞台演出的感覺。

dcf-travel-img-45901

dcf-travel-img-45902

還有的,是拍攝者自身的投入。在任何場景之中,景物的取捨,以至對人物姿態神情的捕捉,絕對與攝影師當下的思相感情相關。要拍出有感覺的照片,最有效的方法,就是讓自己先有感覺。以單幅照片說故事,難以具體交待前文後理,感覺因而更為重要。

dcf-travel-img-45903

dcf-travel-img-45904

dcf-travel-img-45905

視線引導、空間營造、感情投入,可說是小弟因應個人拍攝風格而慣用的技倆。然而文無第一,藝無絕對,相信不同的風格會有不同的招式,以上分享,謹供參考。



 
本文 model:Coco Wong
ig : coco_wong20

相關文章 -
意境堆砌 @ 草根散記
感嘆魚塘邊上
荒冬物語
50mm 的寨城光影







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林間仙子。星空戰車

  枝葉叢中,隱約可以察覺到一些動靜。肯定不是風吹,更不可能是草動,因為這位置距離地面一米有多,而且周圍沒有長草。定晴再看,那不正是蜘蛛細長的節肢嗎?連忙拿起手中鏡頭,對準位置,扭動對焦環,於是,那傢伙便幽靈般展現於對焦屏上。「蜘蛛網附近,大機率能夠找得到蜘蛛」,小弟這聰明的邏輯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