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二, 5月 28, 2024

騙子是怎樣煉成的?城門谷初荷

 唔使問阿貴,肯定又係因為地球暖化。

每年五月,荷花攝影愛好者整裝待發。然而今年,時屆五月下旬,綜合探子回報,城中大小荷塘仍只是小花三兩,未成氣候。屈指一算,半信半疑,時候應該差不多了吧?於是翻查以往拍攝日期記錄,一查之下,對探子報告更是少信多疑。為求真相,即使最懶的人也要親自出馬。

到了城門谷公園,由下而上貼地考察。先往下塘,放眼一望,下圖就是該時該處該模樣。

dcf-travel-img-49878
【圖一】

移步中塘,仍是一片青蔥。花蕾還是有的,然而顏色青綠、嬌小玲瓏的多。

dcf-travel-img-49865
【圖二】

再到上塘,頓感名副其實。配得上塘稱號,就是要比前兩者高級一點。花開一朵半,紅蕾三數。

dcf-travel-img-49866
【圖三】

幸而小弟見慣差劣場面,即使如斯境況,尚能沉着應對。目光往返掃描荷塘三遍,迅即鎖定可造之材:1、2、3、4。開機!

dcf-travel-img-49867
【圖四】

假如說小弟於差劣場景之中,取景位置、拍攝角度無所不用其極,那麼,這回可說是有點超乎極限。首先,城門谷上塘的「極限」相當明確。以當日花開狀況而言,走到老遠的對岸拍攝不計,適合取景的位置,就只有上圖所見,長約十多二十米的的欄河旁邉。當然,在這範圍內可以往返走位,高炒低穿。留意,是低穿,而非低炒。因為欄河是有裝飾格柵的 (見圖三),謝絕低炒,只能穿過格柵取景。

取材選擇少,位置限制多,以至好些相信合乎要求的構圖,即使半身探出欄河也難以拍攝得到。解決方法是借助大自然能量,風吹荷動,捕捉花與葉於短暫瞬間形成的組合,故稱之為超乎極限。

整個拍攝過程,可用現成詩句形容:遠近高低各不同。欄河旁邊,不分遠近高低,鏡頭可以拍到目標主體的位置,大概都嘗試過。較為經典的,就是於 1 號位拍 4 號花,4 號位拍 2 號花。如此刁鑽,目的主要兩個:一、增加前後景以表現深度;二、尋求更佳的花葉組合。心水清的讀者,不難看出以下作品之中,為數近半,紅荷的存在旨在點題,荷葉才是真正的功臣。

 

#1

dcf-travel-img-49868

dcf-travel-img-49869

 

#2

dcf-travel-img-49870

dcf-travel-img-49871

dcf-travel-img-49872

 

#3

dcf-travel-img-49873

dcf-travel-img-49874

 

#4

dcf-travel-img-49875

dcf-travel-img-49876

dcf-travel-img-49877

看過之拍攝成品之後,對攝影中的所謂反差,或許會有更深一層的理解。

 
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荷攝小記。煩人密語

  少又話少,多又嫌多,好麻煩呀你! 沒錯,人類是最麻煩的生物。初夏兩訪城門谷拍荷,花開零星落索,意興闌珊,於是轉戰粉嶺康樂公園。 到埗,還未看得見荷塘,已見池塘旁邊人影幢幢,此起彼落。心想:這回肯定冇走雞了!快步趨前,放眼一望。嘩!── 花多眼亂。 公園池塘之中,劃出了兩個種植...